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北大建五星酒店 未名湖畔起風波

?"
在北大學子心中象徵北大精神的未名湖,將作為北大五星級大酒店的名字。(新紀元)

未名湖大酒店落成後,北大學子是否還「存鷹之心」?(Getty Images)

一個豪華的五星級酒店「未名湖大酒店」即將現身於被稱作學術聖地的北京大學校園,引發激烈論戰。許多師生認為,該酒店以象徵北大精神的「未名湖」命名,有玷污北大之嫌;並涉嫌占用北大原本緊張的教學科研用地,因此掀起反對聲浪。

波起「未名湖」畔

從北大科技園有限公司網站上可知,即將開業的未名湖大酒店,由北大科技園公司獨資建設,坐落北大城府園校區。

創新中心項目從2005年12月開工,到今年10月交付使用,裏面包括一個寫字樓,一個酒店,一個公寓。酒店在最西面,緊挨著現在北大的校園圍牆。集住宿、會議、娛樂休閒和餐飲等功能將成為五星級商務酒店,也是中國第一家「五星級校園商務酒店」。

該飯店具有非常罕見的高比率商務套間,6層客房有一整層規劃為商務套房、全方位採光和臨窗觀景,同時將引入地下3,000公尺的溫泉到每個房間,溫泉泳池還將具有健身、按摩功能。

科技園網站上披露這個消息後,引起軒然大波,北京大學未名BBS網站從4月10日開始對此事發出帖子,此後,BBS上一直是一片反對聲浪。

內部決策有爭議

北大城府園的建設,從2002年開始,該校校園規劃委員會,校發展規劃部等多個部門舉行了數十次會議予以商議。建築項目在2005年1月獲得審批通過,根據北大科技園負責人出示的審批材料,該塊地的用途為「教育科研」用地。

一些公開的資料顯示,對於城府園的建設,學校內部存在不同意見。在2001年底學術研討會議中,時任北大發展規劃部部長的岳慶平教授表示,燕園校區周圍進行商業性開發從長遠看,使本來就十分緊張的教學和科研預留地更加緊張。

目前岳慶平教授已經不願對此再發表意見,他回答媒體時表示,自己已經離開這個崗位,作為曾經的同行,不便對此發表意見,婉拒採訪。北大校方以及多個與此事相關的部門,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均三緘其口。

北京市規劃委員會用地處一名工作人員接受諮詢時表示,教育科研用地上蓋酒店公寓「肯定是不行的」。北京市國土資源局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負責人也說,「教育科研」用地上不能蓋酒店是常識。

承建單位辯稱,「酒店是教育科研的配套設施」及「國際學術交流的接待設施」、「學術報告廳可用於開研討會」、「也是為了學校的發展」,如同學校的食堂、操場一樣,「建在這裏沒問題」。不過北大師生和網民卻不認同這些說法。

「未名湖」名號不可侵犯

在BBS網站上,大多數人表示反對建未名湖酒店,很多意見稱酒店以「未名湖」命名,將有損北大精神、不配。

北大社會學的夏學鑾老師說,未名湖的價值是無價寶,北大的人文精神很多是和未名湖相關的,不應該用做企業的名字。

他還表示,身邊的學生對酒店以「未名湖」冠名不能接受,「未名湖就像北大的圖騰,每個遊客來北大都會想到未名湖,可一個酒店若以未名湖冠名,真是糟蹋了未名湖的清譽。」

北大碩士生李宏(化名)也稱,「未名湖是北大的象徵」,用做商業酒店名稱會傷了學生的感情。

眾炮齊轟大酒店

北大BBS上眾多的反饋認為,校園內蓋五星級飯店太過奢華,要知道北大校園是寸土寸金,北大的宿舍、自習教室擁擠不堪。「用珍貴的空地來蓋和學術無關的酒店,真是令人氣憤。」

北大中文系退休的張老師不贊同建酒店。他說,北大一直在建設世界一流大學,應該把錢花在學生和老師身上、放在學科建設上。

還有網友稱,北大都能建五星級賓館了,而中國的有些學校還在為漏雨的教室發愁呢。

也有網友譏諷說,不知道有了這個五星級賓館會不會引來五星級的人才?建好了別忘了給某些領導開個單間,人家可是要準備常駐的。

一些地方媒體也不甘落後,《湛江晚報》評論文章則把這個「五星級飯店」稱之為「弱智工程」;《中國財經報》評論文章稱,大學最好的建築不應是酒店;有媒體刊登讀者評論說,這將不僅是北大的悲哀,也是我們的悲哀。

哈佛有五星酒店嗎?

眾多網友認為,高校建五星酒店,和幹部搞政績工程一樣,官場惡習醜態到了純淨的校園,「哈佛、劍橋有大酒店嗎?」

一位名叫露薇的哈佛留學生撰文說,哈佛真的沒有五星級酒店,哈佛廣場上有兩家酒店,按照中國的標準,三星左右,還有幾家客棧,不少來哈佛短期訪問的學者都喜歡住在那裏。

文章說,哈佛每天都有數不清的研討會,很多政府高官、世界著名的學者,都是一個人開著車來,或者走路過來,他們經常的也就是面對我們十幾個或者幾十個聽眾演講,然後一個人離去。

「前不久哈佛的一個學生團體搞了一次關於中國的研討會,請來了幾位來自中國國有企業的負責人,對方的派頭很大,一定要用禮賓車接送,還提出,要安排至少有500人參加的專場演講。」

文章說,哈佛每年的預算30億美元,這些錢都花在了學校本身的教學上面,確保可以吸引人才,提供完善的科研設施。

有校友質疑,「哈佛之大,在於大師之大」,那麼,北大之大難道就是大酒店之大嗎?

教育產業化

有網友揶揄,北大已不再是前校長蔡元培所強調的「純粹研究學問之機關」,而變成一個「商業機構」,只是這個商業機構比其他企業更具優勢,因為它不需成本,所有資金都是來自納稅人的錢。

北大校友、知名民運人士王丹說,北大自從1989年以後逐漸喪失精神家園的地位,逐步倒向商業化。現在看不到北大為中國的學術與科學的貢獻,卻是引進收取高額費用的MBA項目,師生紛紛想方設法創收掙錢,成為一個令人失望的北大。

在北京大學作過客座教授的美國托萊多大學榮譽退休教授冉伯恭表示,在中國有所謂創收,很多教授根本就是興趣不在教學研究而在工商業上。不光是教授賺錢,很多學生都出去賺錢開公司,主要的興趣和大部份時間都在賺錢上了。

一名網友語帶諷刺地說,大學把賺錢當成主要任務,那建設的一定不是世界一流大學,而是最佳企業。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