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驕傲成包袱 法國站在十字路口

?"
左:薩爾科齊獲勝後發表講話。(Getty Images)右:新出爐的法國第一家庭。(法新社)

左:薩爾科齊獲勝消息公佈後,薩爾科奇的支持者歡呼雀躍。 (Getty Images)

右:薩爾科齊獲勝消息公佈後,羅雅爾的支持者神情黯然。(Getty Images)

法國人對自己國際地位的下降非常痛苦,也非常在意。法國右翼人民運動聯盟這個以反對共產黨和社會主義起家的政黨,從希拉克當政時開始逐步偏離政綱,近些年希拉克更是成了中共分化歐洲和分化歐美的傳話筒和工具。拿破崙當年橫掃歐洲大陸,把立憲政治推給歐洲,後來法國一直是世界的中心之一,巴黎是世界之都。法國人如果不能恢復和堅持對法蘭西的基本價值觀,不可能重振雄風。

熱鬧非凡的法國總統大選終於塵埃落定,右翼人民運動聯盟主席尼古拉‧薩爾科齊5月6日在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中戰勝左翼社會黨候選人羅雅爾,最終入主愛麗舍宮。
目前,中共在媒體已經公開表示對薩爾科齊新任法國總統後的「期待」。中共希望法國在解除歐洲對華武器禁運、通過中國是「市場經濟體系」(關係中共在海外舉債和賣國有資產)等重大問題上有所作為。

一些評論家認為,法國的民主博愛精神,曾經在世界上引起了光芒萬丈的反應,在科學技術以及藝術成就上都無人可及,但普世的價值精神一旦讓位給「利益」,光芒可以瞬間熄滅。

中共讚賞法沿襲戴高樂利益當頭政策
1968年發生法國5月風暴後,13歲的薩爾科齊和許多人上街遊行支持戴高樂總統。
法國人民運動聯盟(UMP)又稱右翼人民運動聯盟。從歷史上看,這個黨是反對共產主義的,站在共產黨對立面。但自從中共在世界上慢慢變得強大起來時,1964年6月6日中共向戴高樂遞交了中共國書。

這個以反對共產黨和社會主義起家的政黨,從希拉克當政時開始,逐步偏離政綱,近些年希拉克更是偏離的厲害,成了中共分化歐洲和分化歐美的傳話筒和工具。
中共讚賞薩爾科齊「利益至上」的外交政策。

在法國大選結果公布後,新華社文章說,得到希拉克全力推薦的薩爾科齊很可能會沿襲其奉行多年的戴高樂主義,即在外交上奉行利益至上原則,「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繼續發展中法兩國間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中共媒體反覆強調和法國是「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中共和世界上一些國家是「戰略夥伴關係」,但和法國的夥伴關係前面加上了「全面」二字。

1989年六四後,法國當時執政的左翼總統密特朗率先帶頭國際社會制裁中國侵犯人權的惡行,並決定向台灣銷售軍艦和戰鬥機,從而導致中法兩國關係急劇惡化。希拉克執政後,在人權問題上率先決定不再公開批評中共。國際人權組織曾多次批評希拉克的妥協政策,「變相加重了中國大陸的人權迫害」。

中共公開向新總統索「回報」
初選階段,薩爾科齊對左翼社會黨說了這樣一句話:「法國共產黨不要參加大選了,你們共產黨走到哪裏都是災難!」但對待中國共產黨對中國帶來的災難,薩爾科齊似乎被利益外交原則左右,表現出不同的態度。

新華網發表了一篇新聞〈薩爾科齊:「感謝中國在我最困難時邀我訪華」〉,強調中共和薩爾科齊的特殊關係,這次法國大選中共媒體也一邊倒的為薩爾科齊製造輿論。中共新華網在法國新總統薩爾科齊當選之後,直接談到了北京當局對薩爾科齊執政後的希望。

新華網一些文章和評論中都點到希望薩爾科齊在2008年奧運會上幫助中共擺脫國際壓力、幫助北京解除六四之後歐美對華武器禁運、幫助中國確定國際認可的「市場經濟」地位、北京可進入國際金融體系融資等問題。

北京:據說薩爾科齊始終沒有忘記
新華社文章說,薩爾科齊曾於1992年、1995年和2004年三次訪問中國。北京強調「在他政治生涯最困難的時候,中國曾邀其訪華。這一點,據說薩爾科齊始終沒有忘記。」。
中共在世界各地為了影響和滲透西方社會,在海外華人中發展中共的間諜,並通過大陸市場為利誘,買通一些海外華人幫助中共滲透歐美等主要西方國家,在美國華府、加拿大、法國、澳洲等地,中共都有各類以僑商、學者、智庫等身份出現的特殊人物,幫中共做暗道。

薩爾科齊與身邊的亞洲專員何福基有30多年的私交,也是他訪問中國的牽線者之一,何福基接受法廣採訪的時候說:「薩爾科齊對於那些幫助過他的人,他一定會記得,並且會找機會回報。」。
何福基在法國大選期間曾說,一旦薩爾科齊當選,將推動他第一個訪問中國(中共政權)。

法國可能第4次出現「左右共治」
由於法國未來政局複雜多變,薩爾科齊本人也是一個務實和善變的政客,中共在法國新總統身上的押寶是否能兌現還很難說。

薩爾科齊將於5月17日就職。根據法國憲法,總統主要致力於外交,而內政由總理負責。在接下來的6月10日至17日的議會選舉中將產生新一屆政府。
此前在4月22日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中,薩爾科齊和羅雅爾得票率分別為29.6%和25.1%,第二輪中分別為53.06%和46.94%,雙方差距不太大。目前還無法預測立法選舉結果,如果選民意外地不是依照慣性繼續選出右翼執政黨,那法國將第四次出現「左右共治」局面,法國未來政局將更為複雜多變。    外界普遍認為,這次法國選舉依然承襲了多年來民眾「左右分化」,政黨「左右對峙」的局面,而不同點在於中間派日趨增多。從傳統上來說,左翼更傾向於社會主義的福利政策,而右翼比較崇尚資本主義的自由經濟,在對外政策領域,左翼往往更加意識形態化,而右翼則更多地執行「現實主義外交」。

投票率83.97% 人心思變
這次法國大選中投票率高達83.97%,創下近半個世紀的新高,這反映了民眾強烈的思變心理。

近年來法國在希拉克執政下,內外交困,步履艱難。法國的綜合國力持續下滑。法國人均GDP在最近25年中從世界排名第7位下降到第17位;法國人均財富的世界排名由1995年的第5位下降到2006年的第13位;目前法國的經濟增長率為1.4%,在歐盟各國中是最低的,而財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則是最高的;法國的失業率也長期徘徊在10%的高水準上。

在外交政治上,法國的國際影響力不斷縮小。2005年法國全民公決否定了《歐盟憲法條約》,令法國在歐盟中的地位受到嚴重損害。隨著歐盟新成員的加入,「法德軸心」開始動搖,而且法德分歧加大。法國的許多做法讓它自己逐漸從美英等西方社會分化出來。   

中共對薩爾科齊「心中沒底」
這次,薩爾科齊憑藉「與過去的法國平靜地決裂」的競選口號得到人心,不少選民認為薩爾科齊從政經驗豐富、處事果斷,是法國新一代政治領導人。

現年52歲的薩爾科齊出生在巴黎一個匈牙利移民家庭,擁有法學碩士文憑和律師執照。22歲時薩爾科齊就當選為巴黎西郊「富人區」諾伊市的議員,76年加入由希拉克創建並擔任主席的保衛共和聯盟。1993年他進入內閣,擔任「左右共治」時期右翼政府預算部長和政府發言人。   

1995年總統大選中,薩爾科齊沒有支援希拉克而導致兩人不和,從而未能進入內閣;2002年的大選中,薩爾科齊轉向全力支持希拉克,並再次入閣擔任政府內政部長,2004年政府改組中,他被任命為政府國務部長兼經濟、財長和工業部長,成為內閣中地位僅次於總理的第二號實力人物。  

巴黎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60%的被調查者稱薩爾科齊是「雄心勃勃的拿破崙」、「不穿裙子的撒切爾夫人」。但多數觀察家都認為薩爾科齊是一個比較反覆多變的人,他的外交政策會根據國際局勢不斷發生變化,他和北京的關係也充滿變數。

這次他一當選,中共媒體一直高調強調對法國的「期待」,並帶有近似威脅的口氣反覆提出在薩爾科齊「最困難的時候曾給與幫助」、「看來他沒有忘記」。
實際上,中共對薩爾科齊「心中沒底」。

法國的驕傲成了法國人包袱
六四學生運動領袖之一,現旅居法國的張健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表示:「薩爾科齊是個實用主義者,他是一個很自大的機會主義者。他所領導的新政府一定會把法國的自由、平等、博愛的意識形態放在第二位,而把法國的現實利益放在第一位。」。

華府著名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表示:「如果新任總統把短期經濟利益放在其民主自由人權等立國之本之上,那將是法國人民的悲哀。」他說:「近代西方崛起,首先是意大利佛羅倫薩的文藝復興,後來意大利諸城邦的自治立憲思想也越過阿爾卑斯山。受到影響的首先是法國,文藝復興無論是藝術、政治、科技、經濟等,都在法國大大發揚。」
拿破崙橫掃歐洲大陸,把立憲政治推給歐洲,後來法國一直是世界的中心之一,巴黎是世界之都。美國獨立、沙皇改革,甚至到了周恩來和鄧小平等人,都有法國的影子。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法國亡國,戰爭期間盟國號稱四強,甚至都沒有法國的份兒。法國人的驕傲成了法國人的包袱。

法國人對自己國際地位的下降非常痛苦,也非常在意。
1994年非洲盧旺達大屠殺,法國人支持講法語的胡圖族人,借錢買武器,提供設備,對抗講英語的圖西族人,結果釀成80萬人屠殺慘案。法國人對這個結果從來沒有反省,更談不上認錯。後來盧旺達和法國斷交,和這原因關係密切。
  
法國一直主導歐洲統一,並在這個過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這個過程之所以成功,同樣是基本價值觀獲得了認同,而不是利益的妥協轉讓。法國人如果不能恢復和堅持對法蘭西的基本價值觀,不可能重振雄風。

法國人如果想在統一歐洲繼續佔據領導地位,就必須以一個歐洲人而不是法國人去考慮問題,如果想在世界舞臺上繼續扮演推動文明進步的角色,就必須從世界人而不是法國人的角度去考慮問題。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