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法國大選:我投一張白票

?"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前中文部主任、資深媒體人吳葆璋先生

5月6日是法國大選第二輪投票日。新科總統當晚最先在小螢幕上有電子描圖出鏡。朋友們早就告訴我,多數制民主其實是爭奪選票的遊戲。不過,換代之年的大選還是在我的心頭燃起過不小的希望。然而,臨近尾聲之時,深切的失望則迫使我只能投出一張白票。


法國大選左翼候選人羅雅爾(右)和右翼候選人薩爾科奇(左)。(法新社)


競選雙方缺乏宏觀視野
2007年大選的目標不是部長、議員或總理,而是國家最高領導人。兩位進入二輪對決的候選人,雖然都是二戰以後出生,已達知曉天命之年的俊傑,但是,在整個競選運動中,卻未讓人看到他們對世界今日與未來的宏觀視野。

法國同其他國家一樣,它的發展變化離不開世界大趨勢和國際環境。競選雙方在各自的綱領和雄辯中所披露的,更多地卻是政策性的措施,不見對原則和方向高屋建瓴的闡述。他們各自的政見陳述中,更不見歷史的景深;一方沒有勾畫出從亞當.密斯的「利己主義的麵包」到福特的大蛋糕、資本主義或自由主義的來龍去脈,另一方也不屑回顧社會主義從虛擬破滅到真實慘敗的歷程。

雙方似乎在社會民主主義上有些辭令上的交匯,但是,沒有歷史教訓的依託也就無法展現未來到底應在何方?雙方在如何處置青少年罪犯或中小學校如何設置上交鋒,忘記了變革的社會中什麼是教育的真諦;雙方在法定工時究竟應為幾何上爭論,從未言及應依據什麼原則確定工時;雙方就如何降低失業率頻頻過招兒,卻未見關於充份就業的現實與未來的基本因素的深入分析;國債高達萬億歐元,開源?截流?調整稅收?治標?治本?本又為何?凡此種種,雙方爭辯的內容使人感到,似乎總統的當務之急乃是幼稚園、養老院或者食堂、市場、商店。

兩候選人對共產中國淺嘗輒止
缺乏政治上的遠見卓識尤其表現在涉及國際關係和外交政策的論述方面。法國如何置身於多極世界,在法國從來是一個諱莫如深的題目,非官方媒體也一向也是以當局看法為馬首是瞻。中國是人口占世界1/4的大國。如何處理與中共政權的關係更是謹而又慎的話題。

然而,總統候選人浮光掠影地涉及卻掩蓋不住共產中國暴發戶式地崛起所掀動的陣陣波瀾。就在兩輪投票中間,一艘來自中國的貨櫃船在北部盧昂港被查抄,該港檢肅非法貿易小分隊從船上搜出1萬1,800箱,價值60多萬歐元的假冒阿迪達斯等名牌產品的背包和手提包。這件事不僅候選人不提,也沒有一名記者就此發問。

關於共產中國,兩位候選人的態度一律是三緘其口或淺嘗輒止,給人的印象則是深怕得罪了顧客的商人。2008北京奧運涉及時政,無法迴避;社會黨候選人先是說鑒於在蘇丹達爾富爾問題上北京的立場,應該考慮包括抵制在內的措施。然而,第二天,社會黨第一書記便親自出面更正了候選人的「失誤」。右翼爭取人民運動聯盟候選人說的更乾脆:抵制北京奧運是「荒謬的」,深怕中共「關門」。

官方法國對中共政權走火入魔
有關對華政策的關鍵問題,除在歐盟是否應解除對北京的武器禁運問題上雙方立場迥異外,既不見說也不見問的還有: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法國是否還要堅持現行政策?法國是否準備承認共產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何謂巴黎與北京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種種跡象表明,換代更新的法國最高當局仍將執行現行的對華政策,也許會有某種新的包裝:口頭上侈談或少談無錢可賺的價值準則,行動上唯唯諾諾或唯命是從以期恩澤賞賜並伺機再從大三角裏面火中取粟。

不同政治制度國家保持一定的國際關係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官方法國與中共政權的關係則實屬走火入魔。法國現行對華政策產出了哪些絕活兒呢?這個政策要上溯到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社會黨總統退出政壇之後,也就是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5年。自那時起,法國當局先後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埋葬了有關共產中國的提案,與北京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為1989年以後兩任中共大使頒授位階相當高的法蘭西共和國騎士團榮譽勳章,在愛麗舍宮歡迎中共黨魁的國宴上,拋棄不干涉內政信條指斥「台獨」;接下來,秉承北京旨意,信誓旦旦為歐盟解除對中共的武器禁運而奔走呼號;此事尚未成就,又領新旨,因為中共已再度加碼,要求承認其市場經濟地位,以便為傾銷外貿商品掃清障礙。更有奇者,中共開放旅遊歐洲後,法國旅遊部門竟下文命令下屬「不要同中國旅遊者談論政治」。


保守派候選人薩爾科齊當選為法國總統。(法新社)



候選人未反思對華政策
兩位大選終局的候選人對上述對華政策未做任何反思,向遙遠的東方傳達的仍是19世紀的資訊:開放門戶和通商貿易。彷彿不知道,20世紀兩大邪惡之一,馬列主義,仍然是北京的國教;彷彿不知道,柏林牆倒塌之後,國際共產殘餘勢力正向北京集結,彷彿不知道,中共政權乃是一個負有8,000萬人命血債的政權,彷彿不知道,神州大地1949年之變不過是君主極權的復辟;彷彿不知道惡貫滿盈的中共政權只剩下暴力與野蠻用以拖延大限;彷彿不知道,制度性的腐敗病毒已經擴散到政權的每一個細胞,彷彿不知道,將近百年來中共政權下,一代又一代的受害者們已經從血泊中站起,形成了再也無法摧毀的力量。

面對中國社會劃時代的演變,官方法國的對華政策是不折不扣的見死不救的政策。近20年來,中共以末日前瘋狂濫用暴力硬要殺出一個穩定和諧。難道巴黎沒有看到,它又作了些什麼?另一方面,官方法國對它的中共朋友,也是見死不救。既然親密到無間的地步,為什麼不去告誡他們,歐洲人的經驗表明專政只是死路一條,反而卻眼睜睜地看著他們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呢?

官方法國叩拜政策無濟於事
現行對華政策是否給法國帶來多少好處呢?事實證明,這項被稱之為「叩頭」的政策並沒有把法國產品在中國市場的占有率提升,它始終落在德國、意大利、日本、美國等國之後。殊不知,在「開放改革」的年代,共產朝廷早已改信了市場哲學,叩拜再深也無濟於事。那麼,極具法國特色的饋贈騎士團勳章行動應該帶來幾分體面與風光了吧?可惜,又是事與願違。

4月初,正當大選正式競選活動即將開始的前夕,官方法國在北京再次授勳。這次別出心裁選擇的物件卻是新聞出版總署署長龍新民,那名任何一個稍懂中國時政的人都知道的臭名昭彰的禁書封報的急先鋒。然而,事過不到兩周,龍某人卻因「經濟問題」被中共當局在內鬥的漩渦中撤了職。這個結果不啻是給了巴黎一記耳光。
為什麼偏偏要把騎士團榮譽勳章頒發給龍新民?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迷茫中突然記起台灣《中國時報》不久前的透露:法國現行對華政策的業主曾公開表示,在權力大限之後,要寫一部關於中國唐朝詩人李白的電影。難道答案就在這裏?不僅要繼續為解除武禁和爭取市場經濟地位效盡犬馬,而且還要緊跟毛主席「褒李貶杜」?真不愧為一號東方學學者!


法總統大選塵埃剛落,立法選舉硝煙又起。圖為法國社會黨總部外,失利的羅雅爾的支持者熱情不減。(新紀元)


6月立法選舉政壇格局微妙
在此次大選競選活動期間,法國媒體人也曾膽怯地指出,國際關係和外交政策一直是總統獨占的領域,國民議會和外交部門都無權置喙。這難道不是一種絕對的權力嗎?絕對權力會把人帶向何方?早有公論。此外,每位總統一旦當選,自然都會想到起碼再連任一屆方好。但願新任總統不再重現柏林牆倒塌時那般的驚慌失措。

在此次大選期間,我反覆思索的一個問題就是,21世紀的歐洲菁英們應與19世紀的前輩有何不同?巴爾幹戰爭期間,也聽到過「人權高於主權」的宏論。不過,我相信,這些都將隨著選戰塵埃落定而散去。但是,這場大選僅僅是破題開篇,法國政壇格局微妙的變幻,還要看6月份的立法選舉。今年法國的夏天一定是一個十分炎熱的夏天。
(小標題為本刊所加)。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