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溫家寶為何最擔憂金融崩潰?

中國總理溫家寶要操心的事情很多,要憂慮的事情也很多,他最憂慮的是甚麼呢?據香港一家雜誌報導,他最擔心中國金融體制崩潰。據稱,溫家寶最近在國務院內部會議上說過這樣的話:「我坐在總理這個位置上,最擔憂的就是金融問題積壓到哪一天,因國內外複雜、突變的因素,引發金融體制崩潰,導致政局混亂,到時沒有一個國家能幫助中國克服和解決。」這種說法應該不是空穴來風。

金融是溫家寶最熟悉的一個行業。1998年他當國務院副總理時,分管銀行與金融,兼任中共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主任。這幾年,作為國務院第一把手,他格外關注金融業存在的問題及其潛在的風險。他說他擔心金融崩潰,不是杞人憂天。

溫家寶至少有三個要擔心的理由。第一個理由是,大陸股市超乎理性空前繁榮,金融風險為此而急劇升高。股市繁榮本來是好事,不好的是全民瘋狂炒股,有的甚至賣房子、當土地、借高利貸,把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並不結實的筐子裏,生怕錯過了快速致富的機會。這種非理性,一旦碰上風吹草動,比如,數千億美元的國際熱錢突然退出中國股市,就有可能引發拋售恐慌,導致股市泡沫崩潰,對還很脆弱的大陸金融體系造成巨大衝擊與破壞。

第二個理由是,銀行壞債不斷產生,極大地增加了大陸的金融風險。大陸國有銀行壞債高築,一直是老大難問題。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大陸政府近幾年採取了一系列手段,包括注資、註銷壞債、上市、資產重組等等。效果怎麼樣呢?總行說自己的風險管理水準不斷增強,可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研究發現,根本沒有證據顯示,這些改革改善了中國銀行的風險管理和信貸分配。至於壞債有多高,已經成了政治敏感問題。央行說,2006年第一季度,壞債總額是1,600億美元,占貸款總額的8%。而國際會計業的龍頭公司安永說,中國壞債達9,000億美元,遠遠超過央行的估計。為此,央行老大不高興,嚴厲申斥了安永。安永後來把報告收回,還誠惶誠恐地作了一番自我批評。可是央行的批評和安永的自我批評,並沒有改變中國壞債日趨惡化的事實:老的壞債沒有解決,新的壞債因為信用擴張正在不斷產生。

第三個理由是,金融腐敗醜聞連續不斷,嚴重削弱了大陸銀行系統的信用。 金融腐敗是壞債不斷產生的一個原因。過去幾年,銀行業暴露的一系列腐敗大案都與此有關,像建行原董事長張恩照,建行原行長王雪冰、中國銀行原副行長劉金寶等,都是利用職務,接受賄賂,濫用權力,違規放貸。銀監會主席劉明康管這種腐敗叫職務犯罪,他說職務犯罪在金融腐敗案中的比例高達80%以上。

上面所說的三個因素中,只要有任何一個發生突發性危機,都有可能引發金融崩潰。對此,溫家寶怎能不憂慮呢?然而,更讓他寢食不安的,恐怕是推動股市瘋狂上漲、製造壞債和金融腐敗背後的力量。一項調查顯示:四大國有銀行在上海、浙江、江蘇、廣東、福建等省市的分行行長、副總經理、總經理,75%是高幹親屬;92%有裙帶關係。這些權貴和權貴的裙帶們,利用金融體制軟約束造成的政策漏洞,通過股市,通過壞賬,通過銀行的存貸業務,呼風喚雨,推波助瀾,鑽營投機,獲取暴利。溫家寶能奈何他們嗎?

中國大陸能否避免金融崩潰?對這個問題,溫家寶恐怕心中並沒有底。不過,他心中有數的是,建立股市規範不容易,整頓金融秩序不容易,抑制金融腐敗不容易,整頓金融界的權貴們和裙帶們,更不容易。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