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回顧七七事變70周年】搶救抗戰史實 與目擊者生命賽跑

?"
這些人都是歷史的目擊者,因為我堅持第一手的資料,不要「聽說」,兒子聽爸爸說的我都不要……所以如果他講話還講得清楚,在軍官中有一定的層級,不管多遠,我們都會去採訪他。

平、津陷落後,華北民眾歡送國軍開赴前線作戰。

中國空軍在對日抗戰初期迭創佳績,圖為空軍出擊情形。

70年前的對日抗戰,這場壯烈死守、血流成河、3,500多萬人喪生的聖戰,不但保住炎黃世冑的民族生命,還進一步牽制日軍併吞世界的野心,對於世界的和平居功厥偉。然而,抗日真相只有5%華人知道,中共篡改歷史稱「中共領導了抗日戰爭,國民黨要搶奪勝利果實,觸發全面內戰」。14億中國人至今仍不知在海外被視為常識的問題:抗日戰爭究竟是誰打的?

無論大戰距今已多少年,當日情景歷歷在目。許多倖存者受訪時聲淚俱下……

今年的7月7日,是盧溝橋事變爆發70周年紀念日。緬懷70年前,中華民國剛剛從列強環伺、北伐統一不久的破墟殘瓦中,尚未站穩腳步,卻又立即宣佈,展開「一寸河山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對日抗戰。70年後,我們面對斑斑史跡仍舊驚心動魄,久久無法自已。

這一場可歌可泣、驚天動地、光耀寰宇的民族保衛戰,在陳君天沒有任何黨派立場、不受任何利益影響,單只依憑媒體工作者維護「文化」與「真實」的信念,傾家蕩產製作的抗日戰爭紀實紀錄片──《一寸河山一寸血》,顯得格外珍貴。

不容歷史盡成灰

資深製作人陳君天,30年前曾經是叱吒風雲、炙手可熱的綜藝節目製作人。卻因一時機緣,投入還原抗戰史實的紀錄片工作,從此十多年,陳君天踏遍抗日時古戰場遺址,尋訪全球親臨戰場的老將士兵800多人,並遠赴日本奔走數月,採訪當時日籍士兵,兼以翔實搜羅他國的軍事檔案,或是親歷這場戰爭的專家……,歷經5次改版、擴編與剪輯,耗費心血,不惜傾家蕩產,只是為了還原這段幾近消失的歷史真相,這股傻勁使人不由得肅然起敬。

他說:「主要的一點是因為內心的不平。從1937到1945的8年抗戰,與日本對打的一個國家,叫中華民國。他做的這件事情,你不能扭曲、不能抹煞。這麼一個非常偉大、非常艱困、非常慘烈的戰爭,居然漸漸跟中華民國沒關係了,這是我非常不平的地方。大陸上不斷的製作這樣的節目,宣傳大陸是在毛澤東統一戰線之下打成功的,這種說法,對當時中華民國的軍人是不公平的。」

抗日真相 只有5%華人知道

當年國民黨撤離中國大陸,退守台灣之際,「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鐵則,注定讓這段由蔣中正領導中國國民黨與全國對日艱苦抗戰8年,乃至全面獲得勝利的史實,在台海兩岸出現完全不同的版本。而國民黨為了消除省籍偏見,擺脫過去的包袱,往往對真實的歷史隱晦少言。再加上日本人不斷竄改史實,真正的抗日史實,已掩上層層疑雲。陳君天義憤填膺的說:

「如果這一場仗打輸了,我們就統統要變成日本人,你去想想看,這樣的歷史卻被扭曲,全球14億的華人,只有5%的華人知道真正的歷史,而這些人幾乎都在台灣。」

「這個8年戰爭裏面,對國家的捐軀,我們漢民族喪生3,500萬人,把整個台灣算進去還不夠……人死成這個樣子,卻只是化成一個數字而已,但是每個人都是有血有肉,有名有姓,都是他爸爸的子女,他子女的父母,是與我們血緣相連、命運息息相關的至親。……想一想如果我們抗日失敗,日本就會佔領中國所有的領土。我非常的沒有辦法接受。」

他沉重的說:「而我非常在意這種不公平的情況,所以我拚了命也要做。」

「不管中華民國後面怎麼樣了,但是這段史實是不容扭曲的!該國民黨的還給國民黨。當時中國的堅持抗戰到底,歷盡千辛萬苦的是蔣介石。這一點,後人何忍扭曲?」

留下影像的珍貴見證

1995年3月,抗戰勝利50周年紀念,許多戰時功勳彪炳的沙場老將與黨政大老,如蔣緯國、馬樹禮,與電視界耆老劉侃如,共同發起中國抗日戰爭紀實紀錄片製作委員會的籌備工作,集結資金,邀請陳君天擔任節目製作人,這是《一寸河山一寸血》的源起。此後,陳君天義無反顧的奔走十多年,為這段悲壯的中國歷史,留下最珍貴的見證。

「我是一個電視製作人,大概什麼節目都做過了,我還能做什麼?所以,我想把自己奉獻給這個節目。……當我做這個決定的時候,我對抗戰也知道不多。但是越走進去,越感慨;越走進去,越覺得不平;越走進去,我越欲罷不能。慢慢、慢慢的一路走來,這十年來雖然遍地荊棘,都是很難走的路,但是我能夠甘之如飴!我常常跟年輕的電視製作人說,假如在你從事電視工作的時候會覺得很難、很辛苦、很累,這可能是你繼續工作下去的原因。……甚至我目前覺得我做的簡直是太少太少,是九牛一毛,但是如果我不做的話,可能連那『一毛』,都沒有了。……但是我覺得做的還不夠好。我希望透過我的努力,保留一些珍貴的史跡。否則連這九牛一毛的一毛,都會消失。」

還原過程觸動很深

陳君天堅持,所有的資料都要正確無誤,同時要「第一手的當事人」,也就是親臨戰場的將軍與士兵:「這些人都是歷史的目擊者,因為我堅持第一手的資料,不要『聽說』,兒子聽爸爸說的我都不要。影片中引用專家的評述也很少,什麼叫專家?只因為他多讀了幾本書嘛。書我可以自己去看……。所以如果他講話還講得清楚,在軍官中有一定的層級,不管多遠,我們都會去採訪他……。」

為了求資料的確實,陳君天首先要問他們當年部隊的番號,問他們的排長、連長、營長的名字。由此就可以確定他經歷過哪一個戰場、參加過什麼戰役。而這段被共產黨扭曲、台灣的國民黨淡化、日本數次竄改的歷史,就這樣一點一滴的被保存下來。還原歷史的過程,觸動了許多人很深的回憶:

「大約有20%,想起來會泣不成聲,早上可能記不得吃什麼,但是那天早上飛機怎麼飛過來、發生了什麼事,生還人數有多少……他記得非常非常的清楚,因為那是他終身難忘的一件事,他活到現在,最了不起的一件事。」

「世界上什麼東西最可貴?真的東西最可貴。而我們這部影片中的東西都是真的,都是講真話。有的時候他一開口,我們攝影機準備好,喊:『要開始囉』,他說好,結果正式來的時候,他一開口就哽咽:『我們那個團長啊,……他真是個好人啊……』第一句話就哭,都沒辦法錄下去。我們攝影的時候除了攝影機外,還要準備舌下含片,因為講話的時候他會很激動。」

無論大戰距今已多少年,當日情景歷歷在目。多人受訪時聲淚俱下,回憶猶似停格復生。由於在蒐取資料時的嚴謹,陳君天的抗戰紀錄史實正確度極高,與大陸、台灣的軍史紀錄相比之下,毫不遜色。

搶在目擊者凋零之前

由於這些抗日老兵的凋零,史實的留存岌岌可危!如果一個人在對日宣戰那一年時正值30壯年,那麼1995年的時候也已經將近90歲,如今只有幾位碩果僅存:
「我們採訪的一些老將軍都是風中殘燭,即使老人家答應接受訪問,但是家人擔心他身體負荷而拒絕,像這樣的例子,不下十個。」

「有一次……不只一次,而是好幾次,當我們好不容易說動他接受採訪,安排好攝影機與車子,到了訪談前一天,臨出發前要確認,當我們打電話過去問的時候,那邊接電話的聲音卻很冷:『你沒有看報紙啊?我爸爸已經過世了……。』」

我早上問到,下午就衝到醫院!但是到病房,他已昏迷不醒了……

「……這種訪問幾乎在搶救歷史,所以我們捉到一個人,第2天就去採訪了。……有一個人叫葛先才,在我軍死守衡陽保衛戰的時候,他是一位師長,他第2年勝利時,蔣介石派他回到衡陽,他重回戰場,將那些屍骨洗淨後重葬,留下了一幀珍貴的照片。當時他一邊洗著這些袍澤的屍骨,一邊眼淚往肚子裏吞……。我好不容易問到他,家人說他還健在,現在在某家醫院,不知道還能不能說話。我早上問到,下午就衝到醫院!但是到病房看到他時,他的身上已經插滿了管子,昏迷不醒了……」

這些深刻的經驗,使陳君天體認到抗日戰爭紀錄片的採訪製作,猶如與時間賽跑般,在搶救珍貴的歷史!然而更堅定了他為世世代代的中國人留下一套公正、翔實的影像心願:「只要我還一息尚存,我就要做我還能做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