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重回浴血抗日舊戰場

?"
八一三淞滬戰役國軍堅守四行倉庫。

對日宣戰的當時,許多國外政論家視為是以卵擊石的「瘋狂之舉」。文獻記載,七七事變時,中國僅有海軍艦艇6萬噸位、空軍飛機300架。日本則擁有海軍艦艇190萬噸,2,700架飛機,陣容直追英美。日本軍隊訓練有素、戰備精良,而中國士兵除中央軍隊外,有收編的雜牌軍、土匪軍,且裝備簡陋奇缺,3個人夥用一桿槍的情況比比皆是。軍力懸殊如此,難怪其誇口將「三月亡華」。

慘烈的淞滬會戰

淞滬會戰是中國有史以來最龐大,也最慘烈的一場戰爭。雙方俱投入百萬人馬,而中國草鞋兵以血肉築成長城,捍衛國家,死傷慘烈至極。一個師有15,000人之多,當時第三戰區司令官馮玉祥說:「我們的部隊,每天一個師又一個師投入戰場,有的不到3個小時就死了一半,有的支援5個小時死了3/2,這個戰場就像大熔爐一般,填進去就熔化了!」

當時淞滬戰場在素稱為十里洋場的上海,四面平曠,無險可守,日軍陸海空三軍的火力盡量發揮之下,我軍等於陷入一座大熔鐵爐。因此淞滬大會戰,可謂以國軍的血肉之軀填入敵人的火海,每小時的死傷輒以千計,雙方死傷逾百萬,犧牲的壯烈,在中華民族抵禦外侮的歷史上,可謂前所未有。參加第1輪進攻的88師士兵蔣堂華回憶:

「我們是8月15日到的,把上海所有被日本人佔領的地方,統統拿回來了,就一個大紗廠沒拿回來。我們523團攻進去一個營,中斷他的電網,一個營整個死在那個大紗廠裏頭」。

談到抗戰的艱難不易,陳君天說:「我們的空軍前3個月就打完了。『筧橋』英烈傳是抗戰第一個月的事。」

由於空軍僅有300架飛機,數月間就全軍覆沒。沒有了空軍,我軍依然奮勇死守,一往無前。為了防止日本海軍沿長江西進威脅南京首府,國民政府在江陰長江江面上建立堵塞線。在船艦奇缺的狀況下,當時海軍全力以赴的工作竟是:把船上的炮卸下來,然後把船炸沉。於是海軍也消耗殆盡。「江陰沉船」是海軍史上壯烈的一頁。然而江陰堵塞線也是抗戰中最大的堵塞線,像塊魚骨一樣,死死卡住日本的海軍喉管。

爾後日軍為了打通江陰防線,增派飛機轟炸、加援艦艇,我軍以對空高射火力殊死戰鬥,海面烽火蔽天,砲彈激起水柱如林。然而我軍死守防線,就是到了11月12日上海失陷,日軍始終未能突破防線。日軍誇口3個月滅亡中國,但中國軍人固守淞滬、江陰,就超過3個月之久。

國軍在南運河架設浮橋,準備渡河迎敵。

民眾熱烈慶祝台兒莊大捷。

振奮人心的台兒莊大捷

「台兒莊大捷」是一場振奮人心的戰役。陳君天在台灣嘉義,訪問到淞滬會戰時第19集團軍總司令薛岳,當時他已經高齡101歲了。抗戰時長沙3次大捷,薛岳是主其事者,任職第9戰區司令。當時按照國民黨軍事委員會的戰略部署,就是避免決戰,保存實力。陳君天說:「其實我們老總統(蔣中正,當時任職委員長)從開始就打死不願意決戰的,為什麼?因為他沒本錢,因為當時兵力懸殊,如果決戰的話,一垮就沒有籌碼了,全國就完了,所以我們盡量的躲、盡量的閃……,能多活一天就多一天希望。」

薛岳當時銜命死守長沙,守不住時就往衡山退,以保全實力。個子小但脾氣奇倔的薛岳不服氣:「我老薛一定挺得住!」堅持要與日軍一決勝負。蔣介石著急地派陳誠與白崇禧調停,乘飛機從重慶到長沙傳達命令:「你如果一定要在長沙打,那就是抗命!」然而薛岳拒絕接受,反罵他們「亡國大夫」,將他們罵回去了。陳誠與白崇禧還沒有回到重慶,薛岳就打電話過去,請示蔣委員長。當時蔣介石已經就寢。薛岳就跟宋美齡說:「我就要在長沙打,打敗了我自殺,以謝國人;打贏了算我抗命,你們槍斃我!」宋美齡說:「薛將軍你不要激動。我跟委員長講。」第二天宋美齡傳話:「伯齡兄啊,委員長講過了,你要有這個信心你就在這裏打,這個時候我們難得有這樣的信心,有這個信心我們為什麼不要呢?你這不是抗命,現在委員會重新再下個命令,配合你。」

陳君天在台灣嘉義訪問薛岳的時候,薛岳已經101歲了,雖然說話不是很清楚,但是記憶力仍舊很好。他講述他的「天爐戰法」,所謂的「天爐戰法」,就是引君入彀:先調遣士兵往四方撤,讓敵人長驅直入。待敵人進來後,再伏擊、誘擊、側擊、尾擊,分段一舉包圍殲滅。一方面消耗敵人體力,一方面打擊敵人,如果沒有訓練精良的士兵與良好的部署,是辦不到的。當時原僅預備截止日軍攻勢半個月,卻堅持長達半年。這次的大勝全民歡騰,國際震驚,大大激勵了抗戰的信心。

當攝製組採訪完畢,臨走時,薛岳老先生到書房,為攝製組提筆寫了四個字:「精忠報國」。稀齡的退役將軍,在默默無聞的平淡生活中仍舊念著精忠報國,使人聞之涕下。

國軍曾經在長沙出奇制勝,也曾經為了阻擋追兵而決堤黃河。震驚中外的黃河決口使豫東皖北44個縣市,5萬4千平方公里的土地頓成澤國,民眾死傷者、無家可歸者不知其數,卻也有效阻止日軍精銳前進,為中華民國爭取了3個月的寶貴時間。這些驚天地、泣鬼神的戰役史實,透過陳君天的搜羅剔抉,以影像重現眼前,引導我們重回中華民族艱苦克難與光芒萬丈的歷史時刻。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