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長假經濟還是長假政治?

與春節長假相隔不過2個多月,又是「五一」長假,電視上報導說,長假期間故宮人滿為患,高峰時日人流量遠遠超過了故宮的承受能力,其實何止一個故宮,大凡熱門一點的景區、景點無不如此,可憐的國人只能享受人擠人的權利,說是旅遊休閒不過是看人頭、軋熱鬧而已。按當局的意圖,每年硬梆梆行政安排的3個長假,是為了拉動內需,擴大國內消費,美其名曰「長假經濟」,「五一」、「十一」被稱為「黃金周」,極力鼓勵老百姓出行遊玩,至於其他的一切根本不予考慮。 

劃一的長假真是令人討厭,一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要讓所有人在同一個時間出遊,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我住在號稱「天堂」的杭州,每到這樣的長假,我到西湖邊去走走的念頭都不敢萌生了,從湖邊的寶石山上看下來,密密麻麻的五彩人流佈滿了白堤,足以令人望而生畏。在洶湧的人流面前,任何美麗的風景恐怕也美不到哪裏去了。這樣的旅遊,完全背離了休閒放鬆的本來目的。 

也許更可怕的還不是在擁擠的人流中消耗假日。每年3個長假,意味著將1年的時間分割成支離破碎的3段,打亂了國人的正常生活秩序。剛剛過完春節,「五一」到了,一切又得暫時停下來,等到恢復正常,喘息甫定,「十一」又要來了,等「十一」結束,離春節已不遠,如此循環往復,國人始終在長假經濟的夾縫中生存,長假經濟在很大程度上主宰了我們的日常生活。即使你不想出行,不願去商場血拼,你也過不上正常的生活,因為那些與我們社會生活相關聯的服務部門,也要受長假的影響,不能按往常那樣運轉。特別是春節,更是如此。除了聽鞭炮聲之外,甚麼也幹不了。 

所謂長假經濟,無非就是要從國人的口袋裏掏錢,至於其他的好處實在看不出來。國人是要休假,但也可以輪休,不一定一窩蜂的來。簡而言之,長假經濟本質上還是長假政治,是典型的官家意志和行政主導生活。我們知道,極權社會的一個基本特徵就是高度意識形態化,或者說泛政治化,一切都是政治,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睡都是政治,談戀愛、結婚也是政治。到後極權社會已經沒有那麼泛政治化了,個人獲得了一些可以自主的生活空間,比如可以決定自己家裏窗簾的花紋圖案,可以決定地板的材料、品質、顏色,可以選擇不同牌子的家用電器,可以選擇穿不同式樣、不同色彩的服裝等等。換言之,我們在物質層面確實有了許多不同的選擇餘地。即使在娛樂消費方面,我們也有了非常多的選擇,我們可以選擇喜歡哪個歌星、影星、體育明星,也可以選擇不喜歡哪個歌星、影星、明星。然而,也僅僅如此而已。 

不要說遠的政治,說我們中國人連邊也摸不到的東西,就是長假這樣的決定,中國人又哪裏有表示不同意見的機會?就是我這樣一篇微不足道、不觸及任何敏感問題的小文,廣袤的中國也沒有一家媒體可以發表。說到底,我們從公共生活到私人生活,仍然都置於行政掌控之下,只是常常被我們自己忽略了而已。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