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奔馳賠錢的無奈和賭博必贏的祕訣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那天問班上20來個MBA(工商管理碩士)學生,如果有兩輛價錢相同的汽車供挑選,一輛是德國的奔馳(Mercedes-Benz),一輛是日本的凌志(Lexus),你會選哪一輛?結果絕大多數人都選奔馳。我進一步問,你們是知道的,從汽車質量、可靠性來講,凌志是遠高於奔馳的;考慮到這一點,你們還做同樣的選擇嗎?結果呢,學生的大多數還是選了奔馳。 

學生們選擇的原因,是對奔馳品牌的認同。所以,當最近原來的德國戴姆勒.克萊斯勒公司(Daimler Chrysler AG)終於把9年前兼併的克萊斯勒的大部份股權賣掉之後,人們普遍看好這一交易。只是呢,德國人買進時付了360億美元,賣出的八成股權只拿回74億,損失了上百億。但交易的背後還有其它故事,《華爾街日報》的記者眼尖,發現了其中一些奧祕。 

交易中給德國人做賣方顧問的,是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而買方資產管理公司賽伯樂(Cerberus)的顧問,是高盛和花旗。根據湯姆森,高盛、花旗和大通也是1998年兩公司合併時的財務顧問。當時3家公司共賺到了1億美元的佣金,高盛獨得其中的6千萬。華爾街的銀行經常玩這個遊戲,把兩家公司合在一起,目的就是以後再拆開,在兩筆交易上都賺錢。 

這就像好萊塢一個叫「漂亮女士」(Pretty Woman)(又譯《麻雀變鳳凰》)的電影裏描述的那樣。那部電影是著名影星理查.基爾(Richard Gere)和茱莉婭.羅伯茨(Julia Roberts)合演的。影片中,從良的街頭女郎羅伯茨問富商基爾是怎麼賺錢的,基爾說,我把經營不善的公司買下來,把它拆散,然後把好的部份再賣出去。羅伯茨立即說,啊我知道,你就跟車賊一樣,把汽車偷來,然後拆掉賣零件。她的回答讓基爾哭笑不得,只能點頭。 

在中國以前也聽說過一個相關的故事:一個人在街頭兜售祕方,每個10塊錢,保證靈光,不靈退錢。祕方之一是「賭博必贏的祕訣」。他周圍圍了一大圈人,有好事者花10塊錢買了下來。祕方就是一張小紙條,打開一看,那人愣了一下。旁邊人趕緊問,說得準嗎?能保證賭錢必贏嗎?這人說:說得準、說得是,但不告訴別人說的是甚麼,自己走人了事。 

紙條裏寫著的,原來是「抽頭」二字。即作為莊家,不參與賭博,而只是抽頭。輸贏兩面通吃,那當然是必贏的了。當然,這事要發生在西方,絕對行不通,吃虧的人一定會揭發出來。唯獨在中國,這類的騙局還有市場,人們吃了虧也不告訴別人,一定要別人也吃同樣的虧才行。所以中國的騙子就能繼續得逞、騙術也越來越多。 

其實呢,從這3個故事看中國的金融市場,會發現其實質是一樣的,國人的自信中不無盲目和迷茫。連中共高官都承認、憂慮股市的泡沫,可老百姓還在添油加醋,往裏丟自己的畢生積蓄。中國股市、匯市、債市和銀行、證券,乃至大公司、財團的高層,都為紅朝的既得利益者控制,他們才是抽頭之人,是左右逢源、兩面通吃、串通一氣的。最後被吃掉的,就是那些渴望一夜致富的升斗小民。「爬得高,跌得狠」的理念在海外家喻戶曉,但在大陸人們嗤之以鼻,他們覺得大陸股市具有「中國特色」,與香港和紐約不同,因而充滿了自信。 

另外,人們似乎有個共識,就是政府不會坐視股市泡沫破裂,因為還有政權穩定或舉辦奧運之類的顧慮。但人們忘記了,經濟規律的威力,是超出政府的能力、甚至超出人類的力量的。冷眼旁觀,就會一目瞭然,天理昭昭、天意使然,天象變化、天威將至,「看不見的手」最終會發揮其不可逆轉的作用。 

看著股民的血汗流入那些「食肉糜者」的口袋,不免令人心生憐憫。雖則如此,茫茫大千世界,芸芸無量眾生,終究誰敢、誰願、誰能不惑不迷?±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