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官逼民反大陸民眾抗暴呈現新趨勢

?"
廣西博白縣爆發7個鎮逾5萬人,反對當地政府強暴執行計畫生育政策的大規模衝突事件。(法新社)

5月本是春暖花開的好日子,然而對那些被剝奪了基本生活條件的人來說,卻是無心看花景了。上周連續發生了數起中國大陸民眾大規模抗議政府暴政的維權活動,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稱,越來越多的大陸民眾認識到上訪維權手段的無力和無效,隨著他們對中共暴政的徹底絕望,目前中國大陸民眾抗暴運動出現了堅決化、持久化、組織化、行動化等新趨勢。

上周數起中國大陸民眾抗暴事件包括廣西省博白縣數萬村民火燒鎮政府,潛江出租車罷工成功,釘子戶手拿菜刀護房等。最突出的,是從5月17日開始的廣西博白縣5萬多民眾參與的、反抗政府暴力實施計畫生育政策的維權運動。目前事件還在發展中。

據大陸媒體報導,位於中國西陲邊境的廣西省玉林市博白縣是客家人聚居地。由於經濟落後,當地人「多子多福」依然盛行,不遵守中國一胎化生育政策的現象較為普遍。今年中國新年前,人口160萬的博白縣因計畫生育未達標準受到省政府的「黃牌警告」,於是縣政府抽調全縣2/3的官員下鄉,實行「人盯人戰術」。兩個多月以來,計生工作「成績喜人」。官方數據顯示,截至4月25日,博白縣對1萬8,110人實施了4類計生手術、直接減少潛在的政策外人口出生3,855人、徵收社會撫養費788萬元。

鬼子進村 三光政策

博白縣是如何實施計畫生育的呢?一位網民寫到,「每當夜幕降臨或快天亮的時候,甚至光天化日之下,在每個村委會全體黨政領導的帶領下,鎮裏的計畫生育工作組幾十甚至幾百人,每個人手拿著鋤頭、鋼管、棒錘、木棍等等大堆的工具,在摩托車的掩護下,小車跟進,直奔村莊而來。下車後,他們直取「華容道」撲上農家,看主人不在(其實是在附近躲著,不敢出來),錢是取不了,他們便開始了「三光」政策。有值錢的傢俱、電器、農具就帶走,不值錢的生活用品,如鍋、茶壺,統統用鋼管打碎,甚至連三兩百斤賴以生存的口糧都要搶走。」

沙陂鎮的居民稱計生執法人員簡直跟土匪一樣:「超生的起碼罰1萬,最多的10多萬的都有。把一個通知單給超生戶,就喊你10分鐘、5分鐘一下子要拿錢出來。如果拿不出來,他們鎮政府全副武裝,一人一頂鋼帽、一個錘子、一條警棍,五個一組,一下子就拆了你的房子,門什麼的都掉下來。家裏有什麼就拿你什麼。」「人家說日本鬼子侵略我們中國都沒有這麼厲害,他們抓光、罰光、抄光,太殘忍了。」

群眾還反映說,計生隊「見男就抓,見女就紮」,他們強迫婦女接受絕育手術,上至年過半百的老婦,下至未婚少女都不放過。白平村一名16歲的中學生在上學途中被強行捉上車,帶到醫院做了結紮,同村一名50歲的老年婦女亦被抓去結紮。雙旺鎮一位20歲的未婚少女因計生人員錯認人也被結紮了。在東平鎮,一位母親在逃避計生人員抓捕時,用手掩蓋剛出生不久的嬰兒哭聲,結果導致嬰兒窒息死亡。

一名同情村民的村幹部表示,這個政府亂搞,有1980年代超生被罰的,也有50歲、60歲、78歲的農民因為曾經超生被罰。罰款數目達萬餘元,是10倍於當地百姓的人均年收入。為追收計畫生育罰款(又稱「社會撫養費」),博白縣還凍結了超生家庭的銀行帳戶,3天之內不繳納罰款者,不是搶走財物,就是派推土機將私宅推平,當地居民對計生人員如土匪一樣的搶掠行動非常氣憤。

最少6個鄉政府被燒了

5月19日以來,大陸媒體封鎖了所有消息來源,網民自發上傳的消息都被刪除,不少電話與外界失去聯繫。然而還是有村民突破封鎖,把真實傳遞到了海外。

據海外媒體報導,17日以來,博白縣很多鎮相繼爆發了不同程度的群眾集體抗議活動。如在永安、頓谷、水鳴這些村鎮,參與抗暴的群眾有的地方六、七千人,有的上萬人。規模最大的一次發生在5月19日中午,沙陂鎮大批民眾湧向鎮政府。起初政府大門緊鎖,民眾只能聚集門外。後來有計生站的人員在樓頂向下扔拳頭大的磚頭,砸傷一人,遂引發群眾怒火。憤怒的群眾燒毀了鎮政府辦公樓,樓外的汽車、摩托車也全被燒毀。

有目擊者表示:「群眾放火燒那政府,(政府)派防暴大隊下來,他們都是頭戴鋼盔,身穿迷彩服,手拿電鞭,看到人就打,這武警太殘暴了,在路邊看熱鬧的他都打,那個電鞭啊打傷很多群眾。大家對共產黨印象非常不好,對它很憤怒、很不滿,它做到這種地步,很多人都沒法活了。」據廣西籐縣維權人士莫巨烽表示,19日中午博白縣最少有6個鄉政府被村民放火燒了。



當地計生標語。(法新社)

5月22日,廣西省政府派出3,000多名全副武裝的警察進駐博白縣各鄉政府大樓,並抓捕了200多民眾。此後新華社第一次承認博白縣發生了騷亂,報導稱「目前共有28名涉嫌串聯、挑唆並參與打砸的人員被警方拘留。玉林市及博白縣目前共派出28個工作組約4,200名幹部,到全縣各個鄉鎮化解矛盾。」,「當地政府宣布這些事件已經平息」。

然而據當地村民反映,儘管表面上事態沒繼續發展,但民憤並未平息︰「被他們拉走的東西都應該歸還給我們,這是最低要求,政府應該給一個說法,但是到現在沒人出來給我們一個答覆,很氣憤!」有當地居民指,若政府一周內不給予明確答覆,「不排除會有第二輪行動。」

鎮壓後抗暴再起並一路擴展

然而沒等上一周,事態又進一步發展。5月23日,不但博白縣旺茂鎮逾千名群眾再次包圍鎮政府,抗暴行動還擴展到附近的容縣自良鎮,該鎮上千民眾也包圍了鎮政府,要求當局停止暴力計生,並賠償村民損失。

據自良鎮林先生透露,容縣多個村莊的超生戶近來被計生辦人員突擊抄家後家產盡失。23日凌晨2點半左右,計生辦人員突然闖入沙埔村一戶人家抄走所有財物,家中老人被驚嚇得住院。早已憤懣不已的上千民眾23日早上包圍了鎮政府。

目擊者表示,當局派出逾500名公安武警鎮壓,10幾名村民受傷,其中一名受重傷住院。憤怒的村民拿石頭打警察,與警察對峙。隨後有10多名民眾被公安以「擾亂社會秩序罪」帶走。事發後,當地政府向博白縣借調武警增援。

然而同一天,博白縣旺茂鎮逾千名民眾再次包圍並準備燒毀鎮政府。他們用磚頭和木棒打向政府大樓,打爛門窗,並與在場的數百名公安、武警爆發衝突,許多民眾被打傷,數十人被帶走。23日下午,博白縣沙河鎮也有3,000名民眾包圍鎮政府,向當局討還早前被抄走的財物,雙方沒有發生暴力衝突。

中共歷來不把中國人當人看

《未來中國論壇》對廣西博白縣抗暴事件發表了聲明,聲明稱「抗暴事件可謂天怒人怨,事件觸發根源在於中共邪惡的、反人道的計畫生育政策。」文章稱中共從來沒有把人當作有靈性、有生存權利的生命體來尊重。60年代的「人多好辦事」的英雄媽媽政策,把人當作準備打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戰爭工具和維持政權的生產奴隸。而80年代的「一胎化」是用削減總消費人口,造成暫時「先富起來」的假象。然而隨著人口的老年化,一胎化政策必將降低中華民族的活力和生存抵抗力。

聲明稱,中國大地上的人口密度遠低於日本、韓國和台灣,而他們的人均資源占有率並不比中國高,但這些國家和地區人民生活人均收入遠高於中國大陸,關鍵在於他們生活在政治民主、自由和憲政制度下、百姓充分享有私有財產和土地私有權,能充分、自由地創造財富供養個人和全社會。

聲明呼籲要「消滅殘酷的一胎化政策,使中國百姓的人道和人性得到尊重和保護。」要做到這一點,「維權抗暴的人士要清醒地認識到中共的邪惡本質,主動退出中共及相關組織,最終參與到解體中共這樣『替天行道』的偉大進程中來。」

湖北潛江出租車司機罷工成功

上周與廣西農民遙相呼應的還有湖北出租汽車司機罷工。從5月14日開始,潛江市出租車司機不滿政府強行收回經營權,經過連續9天的集體罷工抗議,終於在5月23日政府做出讓步。

5月14日潛江市城區所有的350輛計程車統一開始罷工,抗議政府單方面擬定低價收回經營權合同的做法。此前政府欲將市面價格30萬的出租車營業執照以幾萬元的低價收回,以後再租出來時,還要向司機徵收定金、管理費、租賃費等各種費用。

罷工司機把車輛輪流停靠在市中心馬路兩邊,而沒有把車輛停在政府門前,是為了避免像過去那樣被警方找到理由拘押。罷工持續到第7天即21號時,大約40輛計程車、100多人到省城上訪,進入武漢市區時被警方攔下。罷工到第9天時,政府有關人員口頭承諾修改合同,24日潛江市政府與司機代表進行談判,答應將在合同中加入保護司機合法權益的條款。

罷工勝利結束後,潛江前「布衣人大代表」姚立法總結說,這個勝利對所有中國公民都是一個鼓舞。「車主和司機罷工全國各地經常發生,但是堅持10天以上的還沒有先例。這次的勝利讓我們看到,只要團結、齊心、堅持、依法,而且死死抓住政府違法違理的事實不放,最終必會取得勝利。」

姚立法還表示,「隨著越來越多民眾的覺醒和抗爭,政府想打壓也會越來越困難。」目前已有市民組織簽名控告潛江市政府失職,並建議市人大罷免相關市長。

據潛江司機王先生表示,罷工過程中,「全國不少地方出租車司機協會給我們打電話表示鼓勵和支持,鄰近地區的司機還專程趕來聲援,並和我們交流抗爭經驗,以利於今後在抗爭過程中取得更好的成果。」



湖北潛江市350輛出租車集體罷工9天,最後取得勝利。圖為停運的的士集中停在該市的中心路段──市長途汽車站附近。(圖片由姚立法提供)
 


博白縣很多鎮相繼爆發了不同程度的群眾集體抗議活動。(法新社)

拆遷戶手拿菜刀保護個人財產

5月24日早上,北京市豐台區金家村400戶居民中又有兩家被當地政府強行拆除,其中一位戶主劉雙明憤怒之下拿菜刀保衛私有財產時被公安抓捕,他的妻子王女士表示,這裏剩下的40多戶釘子戶家家都準備了菜刀,他們決心要抗爭到底。

據了解,政府以建海軍離退休幹部住宅區為名,以每平方米2,000元人民幣的低價,徵收市面價為1萬2,000元的土地,而且地方政府和軍隊相互勾結,把全村400戶居民上報成800多戶,多領取國家數百萬的補助款。

居民們對開發商的強暴行為非常氣憤,他們把家裏所有東西全部扔出來,連搭窩棚用的瓦礫都要鏟走,但村民們表示,他們要用生命來捍衛自己的財產。維權代表胡煥中表示,他絕不會拿當局放在工程處的拆遷賠償:「我寧可不要,也要把社會應該有的公平正義拿到,哪怕我一分錢都得不到,我不能讓那些唱高調的口號光變成一個形式化的東西。」以前他對《物權法》還抱有一點希望,「由於我這房子被強拆以後,我對它畫上問號了。」但他表示會繼續抗爭到底。

無獨有偶,浙江杭州一位86歲的老太太也拿起了菜刀,成功地阻止了拆遷人員的暴行。5月23日是拆遷人員企圖強遷杭州大井巷53號鄭小蘭老太太家的第13天。13天來,老人一直堅守家門不出,堅決抵制對她家祖屋的暴力拆遷。23日下午1點,一隊城管、便衣及警察再次列隊來到老太太家,老人緊閉鐵門,叫他們滾開,拆遷人員威脅說再不搬家就要抓捕她們全家,老太太緊緊把著鐵門,拿出了菜刀,大聲斥罵他們是強盜,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半個小時後,拆遷人員見群眾越來越憤怒,只得再次撤退。

另據六四天網消息,5月22號新疆石油管理局300多名退休老人,再次和200多警察對峙達數小時。老人們為提高養老金已堅持了10幾年,他們在1996年時被集體強行辭退,以致沒拿到一分錢的退休金。

民間抗暴新趨勢

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表示:從最近大陸民眾維權的方式來看,大陸官民矛盾越來越激化,以往的經驗告訴人們,靠上訪喊冤是沒有用的,一是中央管不了地方,二是官官相護,侵吞百姓財物已成了中共各級官員的共同利益所在。目前許多老百姓對中共暴政徹底絕望了,於是他們開始靠自己的力量團結起來,一起行動。目前大陸民眾抗暴運動出現了堅決化、持久化、主動化、行動化等新趨勢。

比如廣西博白這個計生抗暴,當地百姓被逼得家破人亡,家裏所有財產都被搶光了,把人逼到絕路上了,那百姓的反擊也就相應激烈得多。博白縣大約有100萬客家人,客家民風是很強悍的。1898年晚清時期,「天地會」就在博白發動了「博白起義」,要反清復明;1945年中共在博白發動了「抗日武裝起義」,那裏的老百姓對官逼民反的起義行動不陌生,是有思想基礎的。

再比如潛江的罷工能持續近10天,這裏面的組織性、協調性和持久性都是很高的,這反映中國民眾已開始聯合起來,他們已不是一盤散沙,而是開始集體出擊了。被拆遷戶拿起菜刀開始自衛,這也表明官民矛盾已尖銳到敵對矛盾上了。現在中共在很多方面都坐在火山口上,危機一觸即發。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