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拒絕忘記是一種智慧

又到六四。
有人說血再鮮紅也會逐漸褪色,變成一種灰暗的紫色。發生在身邊的事件,即使是歷史大事,當初的記憶也會隨著時間而逐漸模糊。然而歷史總還是歷史,曾經發生的一切,記錄著所有的罪惡和殘暴,也記錄著所有的懺悔和眼淚。

六四事件不是所謂在特別的時間和特別條件下的特別產物,六四事件是中國共產黨統治中國的一個里程碑,既非空前也絕不會絕後。我們認為,在缺乏管治合法性的極端專制體制下,政治運動和政治暴力,會如週期性疾病一樣必然爆發,根本無法避免。這不是一種老生常談的政治理論,而是中國人用血換的教訓。

人工智慧的科學家把智慧定義成為記憶和經驗。他們認為,人類的所謂智慧,其實就是大腦對過往經驗的儲存,然後在遇到類似情景的時候,大腦調出過往的經驗以處理現實選擇。這個說法或許對人類智慧的定義過於簡約,遺漏了大量人腦的其他功能,但對邏輯智慧卻是一種頗為精確的總結。在這樣的基礎上,電腦科學發展出一整套所謂的人工智慧體系。

我們因此可以得出結論,在現實物質空間中以邏輯表達的智慧和記憶有關。倘若記憶發生了扭曲變形,人腦智慧便會降低,因為人因此無法從歷史經驗中調出準確的記憶來處理現實。

當香港民建聯主席馬力先生否認六四慘案一些事實的時候,我們認為,那是一種大腦變形導致的智慧衰減結果。在八九年之後,海外受到衝擊最大的,是原來親中共的所謂左派。在北美,五家左派報紙倒閉,香港文匯報大批員工掛職求去,包括目前仍在中共監獄中的香港著名記者程翔。

我們選擇記憶還是忘卻?很多時候並不真的不重要。這個繁雜的世界,確實有太多的事要我們去記住和運算,當年刻骨銘心的事情,也許會像被忘記在硬碟上某個角落的檔案一樣,再次被打開的時候不僅僅是一些蒼白的資料,而且連帶著許多牽連紐結的真實,那些,卻往往是真實的生命所在。

所以,作為左派報人出身的馬力選擇忘記或者假裝忘記的時候,那不僅僅是物質經濟的現實選擇,不僅僅是權力和政治的妥協,而是搗毀人類大腦智慧的基本結構。他忘記了當初的憤慨,其實不僅僅是一種政治選擇,也是一種主動選擇低智慧的過程。

在中國的政治現實中,中共和他們的幫兇總是強迫和引誘人們忘記。這不僅發生在中國大陸之內,在港臺和海外,確實有許許多多中國人選擇忘記,或者是假裝不記得痛入心扉的家族血淚和國難。

不是為了報復,而是為了避免。只有保存住真實的記憶,才能保證不變成弱智。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