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加州成美防諜重點 親共僑領亡命中國

?"
沒有一點中國血統的印尼移民熊德龍上世紀九十年成為中共在洛杉磯的紅人。熊德龍因涉及軍火走私案及克林頓時期政治獻金案遭美國司法部搜捕,約10年前亡命中國大陸,至今不敢回美國。(大紀元資料室)

有分析說,中共高官都在悄悄準備退路,中共長期經營的三藩市是他們的首選之地。圖為三藩市中國城。(新紀元)

位於太平洋海岸的美國加州,風景優美氣候宜人,高科技雲集,經濟發達,是美國亞裔和華人聚居和創業的地方。全美大約500萬亞裔住在加州,占亞裔總數的1/3,因此這裏也成為中共重點經營的地盤。中共不僅在洛杉磯、三藩市等僑領中扶持了自己的人馬,還收購中英文媒體,以控制華人社區及滲透美國主流社會。此外,中共在高科技的矽谷安插了很多商業及軍事間諜,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視為「目前美國最大的間諜威脅」,加州也因此成為美國FBI圍剿共諜的重點。

2001年以來,洛杉磯幾代著名親共僑領熊德龍、陳文英、羅文正先後遭到美國司法部搜查和起訴。熊德龍和羅文正不得不逃亡中國或東南亞,成為洛杉磯華人圈內的頭條新聞;江澤民和中共的大紅人陳文英成為「雙面間諜」案主角,一度鋃鐺入獄,更上了全美英文報紙的頭版頭條。美國司法部一連串追打,使洛杉磯親共僑團一片驚恐。

親共洋人「僑領」亡命中國

上世紀90年代,中共在洛杉磯的紅人熊德龍是一位荷蘭和印尼血統的洋華僑。熊從小被父母遺棄,由一對來自廣東梅州的印尼華僑從孤兒院收養。1982年熊德龍移民美國,在中共的資助和扶植下,一躍成為洛杉磯地區知名的親共僑領。

據悉,熊德龍賄賂雲南官員取得紅塔集團代理權,紅塔菸在美國市場並不流行,其經營實則為「出口轉內銷」,熊德龍將紅塔山改頭換面變成美國牌子後返銷大陸。熊德龍為了對付雲南官員的不滿,疏通中央管道以上壓下作為回報,熊幫助中共高層向克林頓捐政治獻金。

熊德龍在一段時間內成為中共在洛杉磯的代言人。當年很多中共在當地集會,都是由這位長相找不到一點中國人影子的「愛國華僑」主持。1996年熊德龍出面收購了原為台灣人經營的美國華文報紙《國際日報》,大量增加中國方面的版面。熊並包攬了中共黨報《人民日報》海外版、香港親共報紙《文匯報》在美國、印尼的發行。熊自稱為這些報紙貼了2、3,000萬美金,與中共的關係可見一斑。

後來,美國司法部搜查與中共有關的軍火走私案及克林頓時期政治獻金案,熊德龍都是主角,熊遭到美國司法部搜捕,只好亡命中國,在那裏繼續打著美國著名僑領、美國中國留學生基金會主席等招牌與中共唱雙簧。

照背中共稿件的羅文正

熊德龍逃跑後,中共領事館又找到了另一位繼任者、越南難民羅文正,據悉,羅文正與熊德龍是親家,水準與熊德龍不分伯仲。

根據居住在洛杉磯的政治和經濟評論家草庵先生撰文披露,羅文正對洛杉磯華人講話比中共官員的官話還「正確」。2001年,中共領事館舉辦中秋招待會,草庵和一位副領事談到羅的談話,草庵說:「國內想對海外搞統戰,找僑領也要找個像樣點的,他講話比中共宣傳部還正確,誰相信啊?」這位副領事說:「這個人比較老實,我們給他提供的文字是參考,讓他用自己的話講出來,誰知他不會,一講就背稿。以後我們會注意這點,多和他說說。」

羅文正1945年出生於中國廣東省普寧縣,小時候隨父母移居越南。1975年由於越共佔領整個越南,很多越南人逃難,不久羅文正也逃到了美國。後來,做起了香菸生意,代理「紅塔山」,也是「出口轉內銷」。羅文正還代理英國名煙「三五牌」以及「萬寶路」、「登喜路」等香煙,賣到中國大陸去。有人舉報羅文正偷稅、造假、走私及欺詐等經濟問題。美國有關部門介入調查,發現問題重重,與中共之間的貿易更是黑幕。2003年7月24日,加州稅務委員會調查科,對羅文正所經營的「洛杉磯國際貿易公司」進行搜查,羅文正當時正在越南,聽到風聲就再不敢回美國了。

與熊德龍一樣,羅文正在中國大陸繼續打著「美國中華團體工商聯合會會長」、「美國著名愛國華僑」的招牌為中共發揮「餘熱」,宣傳他的「愛共情懷」。

雙面間諜案的主角陳文英

洛杉磯另一親共僑領是雙面間諜案主角的陳文英。現年50多歲的陳文英生於廣州,長於香港,11歲移民美國,在美國接受高等教育,在美國政界及中共之間左右逢源,成為洛杉磯僑界風雲一時的名人。

陳文英與中共駐洛杉磯總領事館的關係密切,曾多次組織接待到訪的中共代表團,見過多位中共高層。陳文英被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稱之為在美國的唯一朋友,自稱楊尚昆因為「喜歡」她而送她10萬美元。

陳文英從80年代初被美國聯邦調查局招募,為FBI蒐集有關中國的情報。20多年來,代號「按摩女郎」的陳文英從聯邦調查局那裏得到過大約170萬美元的酬勞。與此同時,陳文英又利用色情從其上司、美國FBI高級官員詹姆斯.史密斯(James J. Smith)那裏獲取美國機密資料,為中共蒐集情報,成為雙面間諜。

2003年4月,陳文英被美國聯邦調查局以「非法獲取有利於他國的祕密檔」罪正式逮捕。

後來因為各種複雜原因,陳文英承認欺騙聯邦調查局和逃稅等罪名,換取檢察官不以間諜罪起訴她的處份,被判3年緩刑,100小時的社區服務工作以及1萬美元的罰款。

有一段時間,陳文英與羅文正同為南加州親共僑團的領袖,許多重大活動多由他們兩人擔任「共同主席」。兩人為了壓過對方,經常暗地裏較勁,爭奪親共僑界一號人物。附和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也是陳和羅表現的機會。陳文英一方面對美國國會議員提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獲諾貝爾和平獎表示「尷尬」;一方面和法輪功學員接觸,認為中共的做法不可理喻。這種兩面手法對於雙面間諜來說,是小菜一碟。

羅文正也沒有放過這個機會。2000年底,羅文正與王劍波等所謂親共僑領前往中領館,騷擾那裏安詳打坐的法輪功學員。2001年初,羅文正出面召集所謂的「南加州各界華人華僑宗教事務論壇」,直接為中共充當鎮壓法輪功的打手。而緊隨羅文正的王劍波更是直接了當地告訴別人羅文正給他生意做,所以他要幫著羅反對法輪功。

這些就是洛杉磯曾經風雲一時的「親共僑領」的真面目及結局。

三藩市僑領:黃菊的親家

加州另一重要城市三藩市1/3的市民為亞裔,其中又有70%到75%是華裔,更成為中共控制的重點。三藩市的頭號親共僑領就是剛剛死去的上海幫幹將黃菊的女婿方以偉及其家族。

方以偉的父親方大川是上海人,在台灣長大,當年是三藩市國民黨僑報《少年中國晨報》社長,後靠與國民黨頗有淵源的資產發家致富,1979年創辦美國第一份英文亞裔報刊──《亞洲人週刊》。1995年2月,黃菊在三藩市留學的女兒黃凡下嫁方大川的公子方以偉,據說此樁婚姻得到了江澤民的首肯。方氏家族成為中共在三藩市精心扶持的代表。

方家與中共高官聯姻後,1998年將先前買下的三藩市7家英文地方報紙與三藩市的《獨立報》(Independent)合併,成為全加州非日報的最大英文報系。2000年,又買下了三藩市地區兩大英文報紙之一、有135年歷史的英文《三藩市觀察家報》(San Francisco Examiner)。2007年2月23日,方家經營的《亞洲人週刊》因發表「為什麼我恨黑人」(Why I Hate Blacks),鼓吹種族仇恨,引起美國主流媒體一片譁然及國會議員的譴責,最後被迫道歉。

從熊德龍收購中文《國際日報》到黃菊的親家收購英文《三藩市觀察家報》可以看出,收購媒體是中共在國外控制華人和影響美國社會常用的手段,這些媒體背後的老闆都變成了中共。

三藩市另一名親共僑領是中華總商會的幕後老闆白蘭,此人在三藩市灣區縱橫黑白兩道,也是中共領館的紅人,經常組織加州政府官員訪中,得到了江澤民的讚賞和國賓級的接待。

據三藩市一位知道許多內幕的人士說,中共在灣區媒體、商業、房地產、僑社等各方面投資巨大,並以投資貿易合作、文化科技交流、甚至以聯姻等方式拉攏利誘一些政界、商界和僑社人士。有分析說,中共高官暗中都在悄悄準備退路,長期經營的三藩市是他們的首選之地。

剛剛病死的上海幫干將黃菊的女兒黃凡在三藩市下嫁《亞洲人週刊》創辦人方大川的兒子方以偉,據說此樁婚姻得到了江澤民的首肯。方氏家族成為中共在三藩市的代言人。《亞洲人週刊》不時發表仇恨宣傳的文章,引起美國各界一致譴責。圖為三藩市市參事戴立(Chris Daly)因在法輪功問題上秉持公道,在「亞洲人週刊」封面照片中,戴立的額頭被印上「滾出去」(Butt out)的字眼。(圖攝自亞洲人週刊)

擺在洛杉磯某公共圖書館書架上的《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雜誌,該期封面印有陳文英伸出3個手指的照片,暗示其「三重間諜」身份。(新紀元)

三藩市親共僑領白蘭。(大紀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