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論《縱囚論》

我剛當律師不久,遇到一位高齡70多歲的退休法官。他問我,為甚麼法律系畢業後不選擇法官或檢察官而選擇律師這一行。我回答,天生性格不喜受拘束,律師的工作比法官自由,可以自己選擇案件。再者,我爺爺去世之前交待過,子子孫孫不得當法官。我選擇律師這一行已經是遊走在祖訓的邊緣了。

這位老法官點點頭說,斷獄必須謹慎,不然因果業力極大。接著他告訴我他自己的一個親身經驗。有一回,他接了一個案子,一個年輕人因為細故,一時激動錯手殺了3條人命。老法官無論怎麼看這個案情,依律都得判死刑。但是這個年輕人,長相極好,相貌堂堂,談吐也極有禮貌(大概像《紅樓夢》裏賈寶玉那般的人物吧!)。老法官便起了一念,想要找一找有沒有方法可以免他一死,再給他重新做人的機會。

但是連續3天,他每次打開此案的卷宗,就有3隻螞蟻,爬到文件上,趴在上頭不走。他打開窗戶,把螞蟻拍落在花圃裏。如此重複發生,每次都是3隻螞蟻,不多不少,連續3天。在古代,人民有「蟻民」之稱,老法官認為這是一種徵兆。到了第三天,他嘆了口氣,最後還是判了這個年輕人死刑。

他告訴我的這段故事,讓我想到以前讀過歐陽修的《瀧岡阡表》,說他父親歐陽觀當官斷獄時,常常半夜了還在研究案情,而且經常掩卷嘆息。歐陽修的母親問歐陽觀,為何嘆息?歐陽觀說:「此死獄也,我求其生不得爾。」歐陽修的母親又問:「生可求乎?」歐陽觀說:「求其生而不得,則死者與我皆無恨也;矧求而有得邪?以其有得,則知不求而死者有恨也。夫常求其生,猶失之死,而世常求其死也。」

意思是說,對於死刑犯,我必再三研究是否讓他有活命的機會,如果找不到生路,至少被判死罪的人和我都沒有遺憾。如果我不盡力,那死刑犯就會有很大的怨恨難解。雖然我總是努力尋求讓死刑犯能活下去的生路,還是可能因為疏漏而判他死罪,但世人卻常常只要求讓他們快點死。

所以這位老法官的斷獄哲學與歐陽觀相同。不過從歐陽修的另一篇文章《縱囚論》,卻看出歐陽修其實不深肖其父。

《縱囚論》主旨在評論唐太宗六年,將死刑犯300餘人放回家去,約定一個日期要求他們回來接受死刑執行(秋決)。結果到了約定日期之前,全部的死刑犯,一個也沒少,提前回來就死。最後唐太宗以這些死囚講信義,就赦其死罪。

歐陽修認為,這叫做「上下交相賊」,意思是說死刑犯們猜到了唐太宗的用意,回來一定可以得到特赦,所以一個被判死刑的小人,才會做到一個高尚的君子都做不到的義行──信守承諾引頸就戮。不僅如此,歐陽修還將唐太宗說成是個沽名釣譽之輩。他的理由是,唐太宗登基6年了,監獄裏還有300多個死刑犯,可見民風不純善,既然如此,唐太宗又怎麼可能在一夕之間,使人心歸善,講究信義呢?

接著歐陽修又推崇堯舜三王之治,說他們本於人情,不做標新立異或逆情干譽的事。

話是沒錯,如果擺在現代,不要說死刑犯了,一般刑事犯把他放回家去,大概十之八九不會回來投獄。按照歐陽修的意見,顯然在宋朝時也是如此,否則他就不會認為這些死囚願意回籠,是違背人性的事,是連君子都做不到的事。

但是歐陽修其實犯了幾個毛病:第一個就是以己度人的毛病;第二個就是忘記了天子有教化四方、為後代留下典範的責任。唐太宗縱囚,和死囚們說定了時間,要死囚們自己回來,回來當然就是依照既定的結果砍頭。沒有人會說,因為有機會不被砍頭,所以我回去撞撞大運。那頭砍了可接不回去,撞不得大運的,逃走才是最保險的選擇。最後這些人竟然全在約定期限前回來了,可見得還有一絲良知未泯,唐太宗再給他們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不正可以教化人心嗎!

堯舜三王之時,民風固然淳厚,治理天下本於人情是對的,但若民風人情已不符聖王之道,當然就不能根據人情去治天下,因為那個「人情」就是要被治理歸正的對象。所以堯舜三王之時的人情與盛唐不同,盛唐的人情又與歐陽修所處的宋朝完全不同。歐陽修忽略了這些因素,卻來議論唐太宗的治國之道,當然就會失焦。

再者,一個天子已廣有四方,又何需沽名釣譽?300多個囚犯,殺與不殺,對社會的教化有何差別?人心的好與壞,人人都得問自己,而不是問皇帝或問總統。但歐陽修既然認為唐太宗登基6年了,人心沒有變好,那麼殺了300個死囚,社會還是一樣糟,人心還是一樣頑固,殺與不殺就沒啥差別了。充其量就是報復,出一口氣。但如果不殺這300個死囚,卻能夠在一夕之間,讓人民瞭解講究信義的重要,那這事做得就太值得了。

唐太宗縱囚到今天,一千多年過去了,人們還記得這個歷史事件,從現代的廣告學來看,這是個超長效的「信義與法律」文教廣告。現代的廣告在各種媒體強力放送下,有哪一個廣告的壽命能超過2年、3年的?如今唐代那300個死囚哪兒去了?早就灰飛煙滅了。但縱囚案留在歷史上卻已快要1,400年。

歷史上的每個重大事件,都有其深遠的意義。所謂狗屠之輩多仗義,人人都有良知善念,一個道貌岸然的君子或知名的人物,未必比一個市井小民更講信義。現在學法律的人,講到特赦都不能不知道唐代的這個案例。這就是唐太宗縱囚,給人們留下的深刻教訓。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