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上海幫的潰敗超出鄭恩寵預測

?"
中共第六號人物黃菊病逝後,胡溫在上海反腐掃蕩上海幫的行動,取得了關鍵性的成果。(Getty Images)

鄭恩寵致力揭露上海幫黃菊、陳良宇、韓正、劉雲耕等人,這1年來上海幫隕落的速度超出想像。陳良宇落馬,黃菊病逝;習近平主政,韓正實權落他人手中,上海官場整肅,500大小官吏去職。原三號人物劉雲耕也因舉報落選常委,仕途暗淡。(Getty Images)

鄭恩寵本人也沒有料到自己成為上海幫拔不動的眼中釘。他被推到中共高層勢力大決戰的風口浪尖。鄭恩寵手中掌握著的證據中就有江的兩個兒子在上海非法圈地的事實。
曾代理500件徵地拆遷案件的上海律師鄭恩寵因代理靜安區東八塊居民狀告富商周正毅,牽動官商勾結腐敗網,2003年被上海幫以向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判刑入獄3年,鄭恩寵從獄中到出獄後,一直不停舉報的上海的貪腐案件,因而成為社會公認的上海幫「拔不動的眼中釘」。

上海幫的變化超出鄭恩寵的預測
今年6月4日是其出獄後的剝奪政治權利1年期滿日,鄭恩寵按要求寫下1年來的「思想小結」。然而此時,有關上海幫的變化實際上也超出了鄭恩寵本人的預測。

陳良宇落馬,黃菊病逝,習近平主政,上海官場整肅,500大小官吏去職。鄭恩寵亦指出在本次上海九次黨代會上他們所舉報的貪腐問題官員已在市委名單中無影無蹤,原三號人物劉雲耕也因舉報落選常委,仕途暗淡。

一句話確實點到了胡溫與上海幫近年來生死大戰的精要所在。胡溫可能做夢也沒有想到上海一個小小的維權律師鄭恩寵,竟然能成為其撼動上海幫的主要功臣。鄭恩寵本人也沒有料到,幾年下來,他已經被推到了中共高層勢力大決戰的風口浪尖。

以接受拆遷案件為開始,鄭恩寵仗義直言的角色確定後,源源不斷的各種舉報材料便向鄭恩寵彙聚,鄭在短時間裏掌握了大量的上海幫貪腐鐵證,有些直指「黃菊工程」、「陳良宇工程」、「韓正工程」。以個人名義出現的鄭恩寵,實際已經具備了相當於一個民間大型調查團的實力。

純粹中國式的智慧:心領神會
在與上海幫勢力的鬥智、鬥勇中,鄭恩寵的策略是以透明、公開作為自我保護的法寶,堅決不與任何一方盟約,否則必然會帶來相應的猜忌與公信力的減弱,被對手打擊。胡溫與鄭恩寵之間的默契就在這種透明、公開的揭發上海幫的材料中砌成,這是一種純粹中國式的智慧,心領神會。

鄭恩寵可以為他所受的不公而申訴,但該受的苦不一定會減少。胡溫依靠鄭恩寵民間力量揭蓋,但不會有公開化的表面聯合。鄭一旦失去其民間義勇形象的獨立性,其所提供材料的公信力就會受到置疑。

鄭雖為孤身奮戰,身邊出乎意料之事頻顯。比如年前上海當局氣急敗壞,曾綁架鄭恩寵,可是不到1天又放人了,據說來自高層壓力;又如鄭能夠持續接受外媒的採訪,痛揭上海幫老底,甚至揪出了江太子綿恒,矛頭直指江澤民,專訪言論頻出,無論上海幫如何仇恨,卻不敢傷他一根汗毛;向來一手遮天的上海幫,在「獨立王國」上海裏,居然連鄭恩寵與外界的通訊聯絡都無法切斷。

鄭恩寵:上海官勸其出國 許願500萬封口
任何一個環節差錯都可以終止鄭恩寵的聲音,但是這樣的事從未發生。就是在獄中鄭也寫了25封檢舉揭發信,出獄後又寫了40封揭發周正毅、黃菊、陳良宇、韓正、劉雲耕等人的信,據說絕大部份都能直達中央。

2006年6月5日鄭被釋放,6月8日鄭就出人意料的打破沉默,接受海外媒體採訪,大曝上海幫腐敗內幕,勇氣非凡。以後更是掐著剝奪政治權利期滿日,剛到點,幾萬字的申訴就轉給了境外記者,部份內容隨即公開,「思想總結」也立即發表海外。

鄭非常明確,越說才越安全。鄭雖非自由身,外界已能感到其在上海幫控制區裏遊刃有餘的收放功底。據鄭本人透露,年前上海官員曾規勸其出國,甚至許願500萬封口。可見鄭恩寵在胡溫的暗中保護下,終於成為使上海幫膽寒的煞神。

證據中有江兩個兒子非法圈地事實
對胡溫而言,以黃菊病逝為標誌性事件,在上海反腐、掃蕩上海幫的行動取得了關鍵性的成果。離取得全面性成果,只剩下處理江本人。而鄭恩寵手中掌握著的證據中就有江的兩個兒子在上海非法圈地的事實。

據說在緊鄰靜安區的普陀區,發現江澤民長子江綿恒和普陀區政府也以周正毅在靜安區的手法圈了一大塊地,性質與周一樣嚴重,既沒有付任何土地轉讓費,也未對原居民作出合理賠償,並一樣強迫居民遷往遠郊。另外發現,江澤民小兒子江綿康在上海郊區也圈了一塊地,但尚未開發。

調查人員並沒因為人物敏感而忍手,由於中央打了招呼,也沒有人敢勸阻停查。這是調查上海名列福布斯排行榜第21位富豪的紫江集團老闆沈雯時無意中發現的,沈雯是靠加工業發達胼手起家的,他原是上海郊區馬橋鎮的農民,江綿康圈的地正好在他的老家。
目前再深挖下去,有習近平主政,相信鄭恩寵不會再受到陳良宇上海幫們報復性的牢獄折騰。

鄭恩寵顯得信心十足,在談到黃菊病逝的消息時,鄭恩寵說,他的鄰居聽到哀樂第一個反應就是問:是不是江澤民死了?

鄭恩寵:「現在我的權利方面,我會主張5件事情,我已經和他們府方人員談過了,第1繼續申訴;第2要求平反;第3要求經濟賠償;第4我要求儘快重返中國律師隊伍;第5我要行使中國公民的出入境自由權利,因為直到現在已經有德國、美國、日本,以及香港方面對我發出了邀請,交流也好、作專題演講也好。我現在正在準備稿件呢!但是他們能不能批,我能不能得到真正自由,現在還是個問號。」

然而從去年9月陳良宇下馬開始的反貪腐風暴,到新的領導班子習近平上任,鄭恩寵這個舉報人不但沒有得到嘉獎,反而是繼續受到軟禁。

江澤民罕見地說了軟話
鄭恩寵認為他現在的處境反映上海官場的問題根深蒂固。他說:「這個問題太複雜了,光只靠習近平一個改變不了。黃菊在上海經營了20年,這套班子全部是他的人馬呀,上海光有區和縣就是9個,部委和局級單位可能有100多個了,這些官員都是他提拔的。再說,這20年當中,幾乎只有上海往外面調幹部的,沒有外面調到上海來深紮著的,很少很少。在中共黨內形成了一個崛起的地方集團。」

江澤民兩個兒子都違法亂紀,這就難怪江澤民在周正毅、劉金寶事件發生後,向中央政治局提出了「幾點看法」:黃菊同志、陳良宇同志在工作上、作風上,有這樣或那樣的錯誤,已有認識,有組織審核結論,如不涉及違法、犯法,原則上不應再揪住不放。上海政局絕不能亂,局部亂也不行。一亂,其他地方跟風肇事亂,會失控。

以前,江通常在批示的結尾都專橫跋扈地寫上:「幾點意見,請一議。」這次江在批示結尾寫道:「幾點看法,是否妥當,盼批評。」

江澤民知道再深查下去自身難保,他罕見地說了軟話。下一波倒江行情的有待擇機啟動,必然以鄭恩寵的民間報料為先導。剷除江澤民,才是真正挖掉了上海幫的老樹根。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