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勾劃下的新聞「自由」

九七前後,中共官員的對外公開說話成為了香港媒體報導原則的「指引」,很多時候節目播出,當受到中共官員批評後,以後便不會再有類似的節目出現。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說:「中共領導人出口說了一些話,大家會知道後果在哪,即使不是法律,但實際上就像法律,會有多少的提防,因為要面對的不是被一些人罵,而是中共領導人罵你,你是否有勇氣面對?」。反映不少媒體界自我審查背後的心態。

以下是九七前後一些中共官員就香港傳媒發言的摘要:
1996年6月1日,中國國務院港澳辦主任魯平接受CNN專訪時,強調香港新聞界九七後不能鼓吹台獨及兩個中國。

1996年10月,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在接受《亞洲華爾街日報》的訪問,被問及香港人九七後是否可以繼續舉行像每年悼念「六四」事件的集會等抗議活動時,他回答說,將來香港不應該舉行那些直接干涉大陸事務的政治活動,他又說,香港傳媒可以提出批評,但不能傳謠及報導失實,亦不能對中國領導人作人身攻擊。

1999年7月,台灣駐香港代表鄭安國在香港電臺參加討論,解釋前台灣總統李登輝於夏天提出「兩國論」的正當性,節目遭到了支援北京和香港官員和一些知名人士的嚴厲批判,特首和政府發言人批評鄭安國不應發表和身份不相符的言論。全國政協常委徐四民也批評香港電臺的某些節目「陰陽怪氣」、「攻擊政府和特首」。

當時的香港廣播處處長張敏儀在同年10月被調離香港電臺,到日本擔任香港駐日本經濟貿易首席代表。她4年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承認被調離香港電臺的決定是在某種壓力下作出的安排。

2000年4月8日,香港有線電視播放了訪問呂秀蓮的節目。呂秀蓮是台灣副總統的當選人。她在接受採訪時說台灣是主權國家;台灣同中國是「遠親近鄰」。幾天後,4月12日,香港親中共的「新聞工作者聯會」舉行〈台灣問題講座〉。王鳳超在會上發言說:香港傳媒有責任和義務維護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的基本國策,不得散佈和鼓吹分裂國家的言論;對於台灣副總統當選人呂秀蓮分裂國家的言論,不能當作一般新聞和一般不同聲音來處理。

中國民主正義黨秘書長傅申奇撰文評論王鳳超事件,他說,在大陸長久生活過的人都知道中央欽差的大官、小官、芝麻官,如沒有中央指示,是不敢在重大問題上隨便發表個人意見的。

傅申奇說,王超鳳的講話暴露了中共「一國兩制」政策的實質:保留香港民主、自由的良好外表,運用中共強大的內、外壓力,逐步削弱香港民主、自由社會的脊梁,即逐步把法治、新聞、言論等納入中共的領導之下。然而,中共一定要達到這一目標,其代價就是使香港從繁榮的國際城市地位跌落下來。

2000年10月時任香港特首的董建華赴北京述職,香港有線新聞記者張寶華反復追問當時的國家主席江澤民是否「欽點」董建華連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江澤民大發雷霆,並公開斥責香港記者所問的問題,來來去去都「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太簡單,有時很幼稚),那個被指「幼稚」的記者一炮而紅,不過從那天起,她每次申請到北京採訪都被拒絕。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