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北京權鬥陰影下的「高度自治」

?"
香港的高度自治實際上是籠罩在北京權鬥的陰影之下。(Getty Images)

無論在五十年代或者是今天都是一樣,香港的高度自治實際上是籠罩在北京權鬥的陰影之下。最近,中共在香港大搞周恩來生平展,抬出香港左派的主師爺的牌匾,實際上是為中共建政後負責香港事務的第一位大佬上香。目前北京權鬥白熱化,鹿死誰手尚且難說,在北京陰影下香港的政界也充滿變數。

2007年為紀念香港回歸10周年,作為先奏,中共從天津周恩來鄧穎超紀念館搬出100塊展板,在香港公開展出,冠名為「為中華之崛起——周恩來生平業績展」。 其實,05年12月,類似的《為中華之崛起——周恩來青年時代業績展覽》,就在香港潮州商會大廈搞過,當時不過3天而已,這是一般此類中共宣傳洗腦性展覽在相對自由化的香港的正常忍受期。

值香港回歸10周年大紀念,中央又不厭其煩的把周的青年時代擴展為生平業績展,從2月26日起在香港浸會大學揭幕,預定14天。到期後,又發佈消息,「因觀眾反應熱烈,主辦機構特別安排延長展期」。雖然是個托詞,但這一延就是延到了3月底,足足把14天的皮繩,拉長到了35天。

周恩來是中共在港澳事務中的首位真正的背後話事人,中共是在刻意祭出周恩來,抬出香港左派的主師爺的牌匾,實際上是為中共建政後負責香港事務的第一位大佬上香。

隨著中共主宰香港事務部門的最高人事變動,有關的香港政策也跟著左搖右擺,無論在五十年代或者是今天都是一樣,因此香港的高度自治實際上是籠罩在北京權鬥的陰影之下。

1967年香港傳統左派發起反英抗暴暴動,造成了無數人命損失,史稱為六七暴動。(Getty Images)

港共隨北京權棒而舞

香港真正的代言人隨著中共的權力分配而不斷更替,無論在回歸前,還是回歸後,香港的利益脈絡一向是錯綜複雜,包括外交、統戰、商業、國安、公安等十幾個中央部委都在其中享有官方和個人的雙重利益,真乃千頭萬緒,但最終拍板者,經歷了周恩來、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每一次大頭領的變換,香港都無法避免一場大波動,所以說,以目前香港政治制度的條件,香港根本沒有相對獨立的政治元神,其權力和政策都只不過是寄生在中共內部權力鬥爭之下的一條化蛹。

中共建政後在香港的初期發展,以傳統的「左派工會」為核心。1966年5月,文革在中國大陸展開。國務院原本負責港澳事務的廖承志在8月指示不在香港搞文化大革命。

廖承志之父廖仲愷乃蔣介石的「同志」,國民黨左派元老,與共產黨極為親密,壯年遇害。1949年中共建國,第一任華僑事務委員會主任委員乃廖承志之母何香凝,廖承志任副主任委員。至1978年恢復更名為僑務辦公室,廖任主任。廖承志是周恩來手下的紅人,抗日戰爭期間,周恩來在重慶八路軍辦事處期間,便非常欣賞這位受過良好教育的「年青人」。

1967年1月,廖承志被紅衛兵奪權。香港左派在大陸文革的影響下,隨即展開對抗港英政府的鬥爭。1967年香港爆發反英抗暴暴動,史稱為六七暴動,亦稱五月風暴,事件由最初的罷工、示威,發展至後期的暗殺、放置炸彈。結果51人直接在暴動中死亡,另外超過800人受傷。期間香港出現傳言,指北京打算收回香港。後由周恩來傳達毛澤東指示,對香港「不動武」。

整個事件持續到當年12月中,由周恩來向香港的左派下達直接命令停止炸彈風潮,六七暴動亦告終結。

楊光是香港在1960年代左派工會的領導人。他被指在1967年左派工會暴動期間擔任工會的領導人,應該對暴動期間所造成的無數人命損失負責。所以,當香港回歸後於2001年獲頒授大紫荊勳章(GBM)時,引起全香港譁然,認為有人意圖粉飾過去的歷史。

鄧小平壓廖挺姬掌握香港事務

鄧小平掌權後,廖與鄧理念不合,鄧有意打壓廖,香港便發生了「羅孚冤案」。羅孚任香港具有「黨報」功能的左派《大公報》副總編、《新晚報》(《大公報》創辦)總編、全國政協委員,有半個多世紀黨齡,畢生的報紙生涯,忽然一夜之間,就成了共產黨的階下囚,羅孚被控有「間諜」之罪名,從1982年到1993年,被「困」北京10年之久。

當時以羅孚署名的文章與新晚報(偏中性)一起,是唯一被香港社會所接受的來自中方的「黨的喉舌」。這樣一種身份和報紙,使羅孚在共產黨對香港高層、特別是文化人的統戰工作中,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羅孚被控罪後並未入監,而是被圈在家中,且明確告之,不是真有其罪,就是拿他開刀而已。

廖、鄧這一仗並沒有真打起來,廖在次年就去世了,但是羅孚在「獄」中經歷了六四事件後,徹底醒悟,走向了與中共對立,出來後成為具有獨立批判精神的知識份子。

廖去世後,由姬鵬飛接手,正好趕上中英兩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互換批准書生效,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正式成立,姬鵬飛以其多年的外交實踐和經驗,被任命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主任委員。姬鵬飛辛苦5年,搞出了草案,受到鄧小平的嘉獎。

江澤民辣手摧姬

姬鵬飛沒有料到的是,他這樣的元老級人物卻栽在了江澤民的手裏。據說,有兩個人一直被江澤民惦記著,一個是姬鵬飛,另一個是劉華清。這兩個人在各自的領域裏人脈都非常深,也都沒拿江澤民當回事。說起來不能怪這兩位老人不尊重欽定的「核心」,是因為江確實平庸無能,樣樣不通。江澤民鼠肚雞腸,誰要說一句看不起他的話,他是非要報復的。

姬鵬飛是中共外事系統實權派,也曾是接管香港的首腦人物。歷任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港澳辦主任、人大副委員長、中顧委常委,權高位重。姬勝德是姬鵬飛的獨子,提起江澤民來也是出口不遜,這讓江澤民臉色更難看。姬勝德是總參情報機構聯絡部的部長,和遠華走私安主犯賴昌星私交甚好。而劉華清的女兒是姬勝德的下級,所以江澤民把他們串起來打。

1999年3月中旬,姬勝德在珠海接獲通知,讓他趕回北京玉泉山參加軍委擴大會議。姬勝德趕到會場一看,發現氣氛不對勁,無人跟他打招呼。接著就被抓起來了,當時大有判死刑之勢。姬勝德出事後,正在北京香山養老的姬鵬飛曾先後四次寫信給江澤民等請求寬恕獨子姬勝德,免其一死,但遭到拒絕。姬鵬飛絕望之下於2000年2月10日服安眠藥自殺身亡。

關於姬鵬飛的死訊,中共官方喉舌新華社只發了一則簡短的消息。江澤民沒有出席他的追悼會,中央軍委、軍方的四總部、國防部也沒有送花圈。但姬勝德母親許寒冰終於通過元老與遺孀路線為兒子爭得死緩。被關在總參監護所的姬勝德參加完父親葬禮後,感覺前途更加無望,於8月13日用牙刷柄割脈,並吞服70多片利眠寧(安眠藥),但自殺未遂。姬鵬飛的妻子許寒冰要求江澤民准予其子姬勝德以高血壓症為由保外就醫被拒,又提出每週探望三次、送食品不受限制的要求。又遭拒之後,許悲憤難抑,於2001年9月14日晚吞服安眠藥自殺,後在三O一醫院被搶救了過來。

九七之後新舊左派矛盾大

鄧進行改革開放以後,香港富豪看到了大陸的商機,隨後紛紛搖身成為紅頂商人。尤其是在九七前後,出現了一批被傳統左派稱為「忽然愛國」的資本家,他們與中共各級官員和太子黨一族在大陸權錢互動,斂財無數。由於緊密的利益關係,港商們迅速建立起一條條直通中央的關係網。

傳統左派和紅頂商人因向中央爭寵而互鬥互踩,而隨著「一切向錢看」的世俗觀的大流行,這些新左派挾財走動,效果當然顯著,傳統左派的理想主義逐漸被置入冷宮。紅色資本家集團成為香港最具實力的階層,現實主義、利益至上權衡一切。

加上,香港富豪個個通天,香港政商界重量級人物都直接與港澳辦聯繫,向上傳話,較少與中聯辦橫向溝通,令中聯辦的運作有些像老鼠拉龜,無從下手;活動圈子逐漸縮小到傳統左派的範圍內,至消息不靈,誤判形勢,香港50萬人上街,23條立法受挫。

最後中聯辦被收回權力,重新納入港澳辦管理。同樣情形,港商界對董建華治港的經濟狀況不滿,私下彈劾,致使2005年3月12日,行政長官董建華突然宣佈因健康問題而辭職,時任政務司司長的曾蔭權於6月21日獲中央政府正式任命出任特首。

曾幾何時,傳統左派九七前一度彈冠相慶,但中共收回香港後,並沒有出現大量傳統左派人物得勢的情形。這使傳統左派非常不滿且怨言頗多。

原左派陣營人物、香港知名記者程翔替胡錦濤穿針引線,2006年5月31日被判監禁5年,廣受傳媒關注,對左派的信心打擊頗大。圖為香港民間呼籲釋放程翔。(Getty Images)

傳統左派和紅頂商人因向中央爭寵而互鬥互踩,紅色資本家集團成為香港最具實力的階層,但有消息透露,胡若真正執掌香港事務之後,將重新重用傳統左派人物,曾蔭權新一屆的領導班子,就啟用傳統左派人物曾德成出任民政事務局局長。(吳璉宥/攝影)

胡錦濤香港政策的新動向

香港九七回歸後,曾慶紅在幫著江謀劃權力的同時,逐漸成為香港的新大佬,港界人等紛紛進京拜碼頭,曾慶紅後來乾脆把其弟弟曾慶淮作為文化部特派員送到香港幫著照看,曾以其慣用的特務手法對香港進行紅黑兩道大融合。

香港知名記者,也屬於傳統左派陣營的程翔替胡錦濤人馬在香港搞調查,在曾的頭上動土,結果「羅孚冤案」事件重演。2005年4月程翔被控涉嫌間諜罪在中國廣州被捕,至翌年8月31日被判監禁5年,因而受香港傳媒關注,對左派的信心更是徹底的打擊。

江退位後,胡溫以反腐為名,成功的削弱了江家幫勢力,據傳,曾慶紅亦表示將在十七大全退,香港事務面臨著重組與填充。另一方面,面對黨心渙散,軍心動搖,搖搖欲墜的政體,胡似乎於心不甘,急欲重建共產理論基礎,幾次上中共老區示範。

有消息透露,胡若真正執掌香港事務之後,將重新重用傳統左派人物,傳統左派理想主義的心理情結,對胡來講無論在大陸或香港都有其利用價值,加上傳統左派近年嚴重受傷,急盼胡出掌撫順,重新得寵。

近日坊間有關傳統左派人物曾德成將進入香港特區政府「內閣」的消息,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來的。
香港政策利益事關中共各派厲害關係,各省市部委在香港都有自己的利益打算和代表人物,最終的結果也不可能是胡的一廂情願。目前北京權鬥白熱化,鹿死誰手尚且難說。但從胡在香港10周年大抬傳統左派的紅色掌門周恩來來看,至少胡中央在做姿態性試探,水深水淺有待進一步觀察,但香港被籠罩在中共權爭陰影下的局面,恐怕還將繼續維持。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