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法輪功八年抗暴屹立不搖

?"
今年5月13日,數百名香港法輪功學員齊聚在香港遮打花園歡慶法輪大法日,標誌著香港法輪功學員經歷八年抗暴歷程,在一國兩制的香港屹然不倒,為香港自由奠定了基礎。

香港法輪功堪稱是一國兩制的最大觀察指標。經歷了八年多的風風雨雨,香港法輪功學員沒有被中共打壓下去,反而在香港歷史上寫下了不少和平抗暴的戰勣。

人權法律協會(Human Rights Law Foundation)亞洲區執行長、人權律師朱婉琪最近在台灣面見了前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酷刑問題專員、荷蘭國際人權專家范博文﹐該官員第一句問朱婉琪:「香港法輪功怎麼樣了?」

談到香港主權移交10年,少不了要提到在「一國兩制」安排下一個很突出的現象——法輪功在香港,以及他們在香港的活動,都是國際社會的好奇焦點。

一個在中國被殘酷鎮壓的群體,卻是中國境內的一個特區的合法團體,他們的活動,他們所遭受的待遇都在見證著「一國兩制」有否落實的一個重要指標。

記錄香港十年大事晴雨錶

今年適逢回歸10周年,翻開香港大事記,不難發現特別是1999年之後,很多大事都和法輪功緊密相關,法輪功也成為考核香港「一國兩制」的溫度計。

1999年7月,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中共在港喉舌一再警告要在香港取締法輪功。2001年初,香港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辭職,據稱和中共欽定的董建華關係不和,其中包括當年將香港大會堂場地租給香港法輪功做修煉心得交流會用途,以及前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出席澳門回歸中國活動被法輪功抗議事件。

前港府中央政策組顧問練乙錚在《浮桴記》認為:「陳方安生與中共關係的轉捩點,是1999年底『法輪功』事件……當時陳方安生仍是政務司司長,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法輪功在香港既是合法組織,其一切活動,如不違反香港法律,都在許可之列。這就構成陳的『死罪』。」

2002年底,港府強推〈基本法〉23條立法,當時憤而走上街頭抗議的45條關注組成員之一的立法會議員余若薇毫不掩飾她的擔心,她說,條例中最受關注的禁制組織條例一旦通過,法輪功首當其衝將會遭取締。香港天主教教區主教陳日君以「今天鎮壓法輪功,明天輪到天主教」呼籲教徒上街力抗惡法。

與此同時,香港律師界、新聞界等也紛紛出來表達對23條立法侵犯人權的擔憂,最終釀成2003年七一超過50萬人上街遊行反對23條立法。在民意壓力下,23條立法被無限期擱置。

另外,香港法輪功學員在過去爭取法律賦予他們的自身權利過程中就曾經發生過法輪功阻街案、台港遣返案,這些案件不單成為了重要人權案例,其中阻街案更成為港人在爭取示威自由方面漂亮的一仗。

臺港法輪功學員2003年聯合狀告港府非法遣返入境香港的台灣法輪功學員,圖為其中兩名原告,台灣人權律師朱婉琪連同香港法輪佛學會負責人簡鴻章向港府遞交公開聲明,呼籲港府與法庭還台灣民眾一個人權公道。

法輪功勝訴保障示威自由

2002年3月14日,16名法輪功學員在香港中聯辦外和平請願,緊急呼籲制止江澤民的屠殺國內法輪功學員的命令。但在中聯辦向港府施壓下,法輪功學員遭香港警察暴力非法拘捕,更被誣告以「阻街」等多項罪名。

經過3年多的抗爭,2005年5月香港終審法庭撤銷所有「阻街」罪名。當時香港民主派元老司徒華在《蘋果日報》撰文,對法輪功學員鍥而不捨的和平抗爭表示衷心敬佩,認為他們真正實踐了「真、善、忍」信仰中的「忍」字。他並讚揚「法輪功學員為香港示威自由打了場不小的勝仗」。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則認為,這對近年來香港當局不斷收窄的請願空間做出了貢獻,意義相當深遠。

身為阻街案被告之一的法輪功學員劉惠卿表示,「阻街案」重新肯定了香港市民根據〈基本法〉、根據〈人權法〉的條例,享有和平集會與示威的自由。經阻街案一仗,香港示威環境明顯變得寬鬆,現在每月舉行的香港市民聲援中國大陸勇士退出中國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的遊行能夠在港九繁華市區舉辦,也是彰顯了「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法治精神。

台港遣返案考驗一國兩制

另一宗備受國際社會關注的案例是,台灣和香港5名法輪功學員於2003年控告香港入境處非法遣返台灣法輪功學員的司法覆核案。這宗案件被認為是台港首宗跨境人權案。案件背景是當年有近80名台灣法輪功學員持簽證準備參加香港舉行的修煉心得交流會,遭港府拒絕入境,部份人更遭暴力遣返。法輪功學員要求討還公道,促港府交出入境黑名單。

台灣副總統呂秀蓮於2003年3月2日在總統府主動召開聲援被遣返的台灣法輪功學員記者會上表示,這個遣返事件是香港實施「一國兩制」5年來,人權淪陷的重大警訊與悲哀,並強調台灣人應重視香港政府幕後黑手──中共領導人──迫害人權。

香港高等法院於今年3月裁定法輪功學員敗訴,目前案例正在上訴過程中。阻街案代表律師夏博義(Paul Harris)對法庭裁決表示失望,並指裁決顯示香港法律對保障國際人權有漏洞:「港府在處理外國人士入境安排上,認為人權公約是不適用的,反映香港法律不能夠跟上國際標準。」

原告之一的台灣法輪功學員、人權律師朱婉琪表示,上訴的意義在於給香港司法「補考」的機會。她說:「高等法院要面對的,不只是香港的原告,不只是台灣的原告或台灣的政府,你更要面對你做出一個退縮法治的決定,怎麼對得起千千萬萬在香港土地上曾經為了要抗拒〈基本法〉第23條立法而走出來的香港人民?』
 

在紅磡火車站真相點,法輪功學員向遊客講真相。(李大衛/攝影)

中共害怕法輪功傳播真相

雖然在「一國兩制」保護傘下,目前香港法輪功學員煉功合法權利受到保障,但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卻一直沒有停止過,只不過由公開轉為地下,包括香港《大紀元時報》印刷廠被砸,出動中共國安綁架報社工作人員脅迫做特務等。

就在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今年七一訪港之前,5月的一個月內有2名香港法輪功學員和一名法輪功學員家屬在入境深圳時遭到抓捕,有國安人員揚言對法輪功學員「見一個抓一個」,而尖沙咀的展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圖片及派發相關資料的真相點亦遭兇徒潑紅油漆破壞。

香港法輪佛學會發言人簡鴻章說,這顯示中共特務的末日瘋狂,他們非常懼怕法輪功學員傳播特別是揭露中共邪惡的《九評共產黨》等資料,「他們害怕民眾知道有超過2,300萬中國勇士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的消息,以及中共野蠻迫害法輪功學員,甚至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殘酷事實。這其中任何一個真相如果昭示天下,在中國大陸變成廣為人知,都足以導致中共迅速解體」。

中共眼皮下的退黨中心

無論是九龍紅磡火車站的「全球起訴江澤民」 的大橫幅,或者黃大仙廟旁邊導遊口中的「法輪功大道」 ,又或者港島山頂旅遊點的電視螢幕,以及設在各個真相點的退黨服務中心,每天都吸引了大量的遊客駐足觀看。

有美國官員向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負責人高大維查詢關於香港退黨服務中心的情況,因為他們對在中國大陸境內都有退黨服務中心感到不可思議。

法輪功學員在港九鬧市區舉辦退黨遊行活動,揭露中共暴政的種種惡行,吸引了不少大陸遊客的注目。有遊客贊嘆香港言論自由,遊行人士講出大陸人不敢講的話。

在著名景點黃大仙廟的停車場通道上,法輪功學員長期風雨無阻地在此向大批大陸民眾講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導遊稱之為媲美尖沙咀的星光大道的「法輪大道」。

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今年七一訪港之前,尖沙咀的展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圖片及派發相關資料的真相點亦遭兇徒潑紅油漆破壞。

擋不住的退黨團隊浪潮

黃大仙退黨服務中心的張女士表示,每天都有數十名大陸遊客在那裡退黨(退出中共)、退團(退出共青團)、退隊(退出少先隊)(即「三退」),有的甚至是整車整團退。退黨服務中心去年曾收到一份大陸民眾帶出來寫有1千名退黨團隊的名單,讓他們很受鼓舞。也有大陸民眾特意找到退黨服務中心義工,哭訴大陸民眾被中共迫害的事實:「有大陸基督徒對我們講述家庭教會被打壓的事情,還帶出了20多名退黨名單。他們說,很高興香港能夠有言論自由,他們在共產黨的殘暴統治下,敢怒不敢言。」

而一則以香港講真相活動為背景的勸「三退」錄像在YOUTUBE網頁上點擊量接近10萬次。錄像中,法輪功學員用擴音器向乘船的中國大陸遊客勸「三退」:「中共就要解體了,由於中共封鎖消息,你們在國內聽不到,我們就是把真相告訴你們,希望你們把這個資訊帶回去,帶給你們的家人親朋好友,會給你們帶來福分。」

向遊客喊話的法輪功學員鄔太太表示,很多遊客聽到「三退」消息感到震驚,他們在默默思考。她說:「有的人聽完後,轉過頭來就塞了張紙條要三退。有一個先生和我說,中共太壞了,要當場退黨。他太太不同意,把《九評共產黨》資料搶走了,後來這位先生對我說,我太太不好,我一定要退,我還要回去以後幫她退。」

今年七一也是「全球退黨日」3周年的日子,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負責人高大維特別呼籲中共黨徒看看《九評共產黨》,不要對中共再抱幻想,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退黨大潮。

他說:「每天都有中共黨徒在中國大陸因做盡壞事而遭到惡報,這種被天地懲罰的,真實的,觸目驚心的案例,希望中共體制內的人士看看這些案例,在歷史關鍵時刻走正自己的路,不要和中共邪惡為伍。」

他特別對香港法輪功學員表示感謝。「香港作為中共邪黨的一個管轄範圍,能夠把對中共邪黨說不的聲音把它講了出來,能夠把揭露它本質的《九評共產黨》,一批批的送到跪倒中共邪靈面前的中國同胞手裡,這是非常了不起的歷史壯舉。」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