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就林彪評價的商榷

《吳法憲回憶錄》的出版,對中共現代史的研究,會提供相當多的素材。中共政治一直是暗箱作業,吳法憲本人是當時政治上的風雲人物,所以,他有可能提供中共內部的一些鮮為人知的事實,特別是一些文革的內幕。

但是,吳法憲雖然有提供內幕的條件,他所提供的卻未必就是真實的的內幕。

我們看任何回憶錄,都必須小心的去偽存真。回憶錄中的通病是:對文中的「我」的處理,幾乎都存在著對自己的無意和有意的拔高和粉飾。回憶錄中的不準確,基本可以分幾個方面:

1、當事人當時就錯誤理解的信息,如有人誤認為自己看見了尼斯湖怪或外星來客。

2、記憶的失誤和混亂。

3、有意的隱瞞和欺騙。

具體到吳法憲的《回憶錄》,我只想談一點,就是其中對林彪的評價。

吳法憲如果想為自己翻案,他只有通過為林彪翻案。而為林彪翻案,已經是一股潮流。我個人認為,是走得太遠了。

「9.13」事件的深入分析、對文革中林彪和毛澤東關係的研究、對官方對林彪定性的置疑,我都同意。但想把林彪說成一個沒有政治野心、內心反對文革和毛澤東的一系列政治運動的人,我不能同意。

只簡單的說幾句:林彪以有病之身,如果是真的看透了毛澤東,不想在政治上有任何作為,他完全不必在反彭德懷、在7,000人大會和在文革中,有不同於所有人的異常表現;而且,擁有一般人所沒有的異常收穫(從國防部長到副統帥)。

只舉一個例子:如果林彪想不作為,他可以人云亦云,而不必在黨內對3年自然災害的人禍進行反省。毛澤東倍受壓力時,林彪會力排眾議說:「三面紅旗是正確的,是現實生活中的反映。」他認為,產生經濟困難「恰恰是由於我們有許多事情沒有按照毛主席的指示、毛主席的警告、毛主席的思想去做。如果聽毛主席的話,體會毛主席的精神,那麼彎路會少走很多,今天的困難會小得多。」

文革前林彪對毛澤東的大樹特樹,也不是一個眾所周知的病號所非做不可的事。說林彪是被迫給拉進文革,是難以服人的。

現在為林彪說話的,其主要根據是林彪私下講話的文字。如果這些能夠證明,林彪早就看透了毛澤東,那麼,只能說明林彪的所作所為更不能原諒。林彪如果和其他的中共高幹不同(如陶鑄等),他應該做的是:為天下出頭,或讓自己隱身。

不可能談得太多。我只講簡單的一句話:中共的罪惡歷史,毛澤東要負主要責任;但把一個中國搞成人間地獄,不是一個毛澤東可以做到的。如果連林彪、吳法憲在文革中的所作所為都可以平反,那麼文革到底是依靠誰發動的?

這真的很像我在文革時所編的一個笑話:「蔣介石大發雷霆,中共高層中有這麼多我的人,連中共的國家主席、軍隊的元帥都是我的人,為甚麼我還會失敗?」

林彪問題值得深入研究。我不同意全黑全白的研究。我覺得,對林彪的評價,有些人走得太遠了──不論是學者喜歡標新立異的翻案,還是一些當事人和家屬希望粉飾。

我個人有兩個問題沒有搞清楚:一是林彪既然已經看透了毛澤東,採取了小心翼翼的、毛澤東畫圈我就畫圈的小學生態度,為甚麼後來會公開給毛澤東摔臉子?──去天安門參加晚會,故意遲到早退,「與近在咫尺的毛澤東既未握手,也不搭話,甚至沒看一眼」?是性格倔強?是恃寵放肆?是破罐破摔?還是羽翼豐滿?

更主要的是,沒有人能夠解釋毛澤東和林彪的關於國家設不設主席的爭論。這是兩個人分手的導火索。為林彪說話的人,可以不同意中共官方「林彪想當國家主席」的解釋,但他們沒有能夠拿出一個讓人信服的證據和解釋。

毛澤東反對國家設主席,態度明確,不下5次地明確表過態,而且把話說到了「孫權勸曹操當皇帝,曹操說,孫權是要把他放在火爐上烤。我勸你們不要把我當曹操,你們也不要做孫權。」話已經說得這麼絕了。

毛澤東的想法很容易理解:一是過去國家有兩個主席,曾經讓他相當不痛快,主要的是:他把自己的主要政敵劉少奇從國家主席的位置上拉下來,自己就絕對不會再去坐這個位置。

林彪的想法,我不能理解。為林彪說話的人,想證明林彪是通過設立國家主席,讓國家正常化。但毛澤東再兼一個國家主席,文革後的中國就會有甚麼實質的改進呢?有沒有國家主席,對當時的中國沒有甚麼實質意義。讓毛澤東去兼國家主席,就更沒有任何實質的意義。

毛澤東公開和私下一再告訴林彪:他反對設立國家主席,而且他自己絕對不會當,也勸林彪不要當。為甚麼林彪就不能退一步?為甚麼他就非要堅持不可?難道沒有指鹿為馬、而且是強迫毛澤東指鹿為馬的味道嗎?

如果毛澤東退讓,又如何呢?就是毛澤東公開地修正自己過去的提法,而且是在林彪的壓力下修改的,那麼當時誰是中國真正的主人,不是一清二楚了嗎?

林彪不在意是否一定有一個名義上甚麼也不是的國家主席。他在意的是在他和毛澤東的較量中自己站在了上風。林彪在一個無關痛癢的小問題上,向毛澤東發難,他爭的真的不是一個名不正的國家主席;他爭的是誰說了算,爭的是今天誰能夠主導中國!

同理,林彪的天才論也是需要解釋的。毛澤東一再地明確表態,為甚麼林彪仍然要用熱臉貼毛澤東的冷屁股呢?

羽翼豐滿、或是自己以為已經羽翼豐滿的林彪,用天才論向張春橋發難,當然就是要進一步搶班奪權。林彪的確是在清王側,的確是在逼宮了。

只是因為沒有辦法解釋林彪頑固地堅持的天才論和設立國家主席,所以筆者提出上面的一種可能的解釋。

轉自「民主論壇」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