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蓮花淨出不染心 專訪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青年女子組冠軍任鳳舞


來自飛天藝術學院的任鳳舞榮獲女子青年組一等獎。

任鳳舞的「蓮花頌」採用中國舞最古典的表現身法,擰、轉、提、沉間韻味無窮,其間又有很多直立上拔的姿態,飄然若仙又根基堅實氣宇昭然。

在紐約舉行的新唐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很多觀眾及參賽舞蹈演員都感受到青年女子組冠軍、來自飛天藝術學院的任鳳舞表演的蓮花舞,以其精湛的技巧透著獨特的韻味,散發一種超凡脫俗的氣質。任鳳舞是擔任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演出的神韻藝術團的領舞演員, 此次參賽顯見其舞蹈表演藝術更上一層樓,她為此解釋了個中奧秘。

風飄香袂空中舉

任鳳舞說,「這個舞蹈是情緒舞, 即通過動作表達內心的感受和情緒, 其中的一些技巧動作並非有甚麼確定的含義,但我在表演中想到了純潔的蓮花來自天外,落入紅塵泥埃中靜靜地開放並不起眼,得遇正法礪煉昇華脫然而出。因為舞蹈中包含了我自己內心修煉的體會和感動,能給人帶來慈悲和美善的信息。」

淡泊風前有異香

「蓮花頌」中有很多朝天蹬等技巧動作,但任鳳舞說,所有搞藝術的人都懂得技巧只是衡量舞蹈作品成功與否的一部份因素。「如果只看技巧,可以讓雜技演員或武術演員來表演。舞蹈藝術不是這樣的,真正的舞蹈家都知道藝術的感染力來自於藝術家的經歷與內心力量。」

她舉例說,「同樣的舉手投足,提、沉、沖、靠,一個閱歷豐富的演員與一個年輕演員做出來是不一樣的。再比如一幅相似的畫或一座雕塑,出自不同閱歷的藝術家之手,會帶給人不同的感動;同一個畫家經三十年後畫一個雞蛋,與三十年前畫的就會有很大不同,因為此時的雞蛋凝集了他三十年的經驗。」

她並不贊成一個舞蹈需要包含很多的技巧,「藝術本身應該是能啟發人善念的,觀眾會因表演者的內涵所感動,而不是為其技巧。」
 


任鳳舞的舉手投足具足中國古典舞的韻味。

裡表清白均屬她

任鳳舞的舞藝為何並沒經過「三十年」,而在短時間內就有很大提升?她將之歸結為自己修煉「真、善、忍」之故。「我在修煉過程中有許多體悟,心靈得到了淨化,一個修煉的人,一個對神佛敬仰的人,所能表現出的東西是非常純淨的。

搞藝術的人知道藝術是無止境的,但他們也都會發現自己到一個層次上就很難再提高了,而修煉卻會在內心世界與外部技巧上都能幫助藝術家提升。」

曾在中國的省級和全國舞蹈比賽中多次獲獎的任鳳舞,認為此次自己的參賽狀態與以往有很大不同,從為自己出發的角度,成為只為觀眾著想的人。

她說:「我從前只想如何博得觀眾的喜歡,想觀眾怎麼喜歡或我怎麼做好看,我就怎麼做。而現在我覺得那樣做是失去了標準的,我通過修煉明白了甚麼是最美、最善、最好的東西,我想的只是要把這些傳遞給觀眾。

以前我在比賽前苦練動作,一心只想拿最高獎。我這次也是為比賽練舞練得很辛苦,但並沒有想要拿獎,只想把這件事做好。這種淡泊的心態反而會幫助我的技巧訓練,比如從前在轉圈時,我可能會想,千萬別轉壞了,而現在我沒那麼多的雜念,心靜反而轉圈轉得比以前更好了。」

佳人原不借濃妝

一決定參加中國舞大賽,任鳳舞首先想到的就是原中國中央交響樂團音樂家陳凝芳創作的「蓮花頌」樂曲,在服裝的選擇上則經過一番周折,原本她想穿全身帶閃光亮片的艷麗敦煌飛天舞裝,因為那樣「會很突出自己」。後來她再次意識到,舞蹈並不是為了展現自己,轉而選擇了白色的仙女裝,若隱淡粉,很符合蓮花的純潔。

出神入化的身韻需要紮實的基本功去表現,她在排練中遇到最大的困難就是要重新使自己的基本功達到標準。雖然剛剛參與了神韻藝術團近百場在世界各地的演出,但因這些舞蹈中沒有翻跟頭等動作,她已對一些技巧感到生疏,要自如表演就需刻苦練習,有時練得混身痛得都動不得。但她終於過了這些難關,在決賽最後一分鐘的自選技巧中,她加進了汗水成果,在規定動作以外的揮鞭轉、大跳踢紫金冠、擺腿跳、空翻等動作乾淨利落,獲得滿堂彩。

世間何物比輕盈

回頭再看這次比賽,任鳳舞認為,大賽最重要的作用是提供了一個交流中國傳統文化的平台,各地的選手其實並不是來比拚的,而是更像古人的「以舞會友」,大家也應該通過這次交會,更領略中國舞的內涵。

她也發現很多選手做的自選動作是京劇或武術,這些動作一般氣走下沉,而中國舞講提氣對拉,因此雖然其技術也好,但不能稱為中國舞。任鳳舞希望通過這次交流,讓中國舞真正回歸到正統的藝術之路。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