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透視北韓:毒品共和國

?"
上世紀九十年代的糧食危機讓掙扎在死亡線上的北韓民眾鋌而走險販毒,毒品也趁機滲入了普通北韓民眾的生活。圖在北韓一個黑市上,軍人吃了東西,孩子撿他們吃剩的豬骨頭。(Getty Images)

本月十日,投誠南韓的前北韓特工安明振因涉嫌將北韓的毒品販賣到南韓而被警方逮捕,北韓政權對外輸出毒品已為世人所熟知,但做為私人倒賣毒品,外界還很少聽聞。不過,北韓吸毒、販毒現象驚人,甚至有到中國探親的北韓人說,在毒品名城鹹興,「你就想在鹹興稍微有點兒錢的人大部份都在吸毒就可以了。」

毒品共和國

被北韓難民稱為毒品共和國的北韓,自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小規模、秘密生產毒品。一九九二年,在金正日的「指示」下,毒品成為全國性大規模生產的正式產業。同年八月,金正日為罌粟種植起了一個漂亮的名字叫「桔梗事業」,此後舉國種植罌粟,並授予銷售一百萬美元以上毒品的人「桔梗英雄」稱號。

金正日說:「為了獲取外匯,要大量出口鴉片。」(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六日韓國國家情報院國情監查時,前國家情報院院長李宗讚向韓國國會提供的資料)。北韓清津的羅南製藥廠和鹹興的興南製藥廠是較有代表性的毒品工廠。這是毒品在北韓得以大面積氾濫的雄厚物質基礎。

普通民眾參與販毒

剛開始時,個人做毒品生意中飽私囊,對於北韓的普通百姓來講是不可想像的,那不過是部份特權階層的特權行為。北韓當局也嚴格管制除為金正日政權以創匯為目的以外的個人販賣毒品行為。因此沒人敢用這種方式作為賺錢的手段。

但九十年代的糧食危機讓掙扎在死亡線上的北韓民眾鋌而走險販毒,毒品也趁機滲入了普通北韓民眾的生活。毒品販子們將毒品偷偷帶入一江之隔的中國境內(在前些年,北韓要想偷越國境,只要用錢買通北韓邊防士兵就行),再從中國賣到其他國家。安明振便是在中國接觸了一位毒品販子而介入販毒。
 

從北韓的鹹鏡南道鹹興到中國進行探親的崔明吉(化名)說,鹹興市居民們都把毒品(冰毒、海洛因)當作「萬能藥品」。圖為冰毒。(Getty Images)

北韓人:

能吃上大米的人都吸過毒

《朝鮮專題新聞》在報導中說:「不能用任何社會都有毒品的眼光看待北韓。從小孩子到老人,不論年齡和階層,毒品正以驚人的速度擴散開來。」,「(北韓的毒品)如今已擴散到貿易商和普通民眾層。事態嚴重到在一般的住宅區幾個人一邊賭博一邊吸食希洛苯(冰毒)的程度。」

從北韓的鹹鏡南道鹹興到中國進行探親的崔明吉(化名)說:「你就想在鹹興稍微有點兒錢的人大部份都在吸毒就可以了。做生意的人吸毒最多。駕駛長途大客或搬運集裝箱的司機(司機是很多北韓人羨慕的,有油水的職業)也很多。甚至保安署的保安員也吸毒。」

「鹹興市民們以為吸食少量毒品還可以治病。感冒引起的發燒或者拉肚子,高血壓引起的臉部癱瘓時吸食希洛苯(冰毒)或者藥粒(海洛因)效果就很好。」根據崔氏的說法,鹹興市居民們都把毒品(希洛苯、海洛因)當作「萬能藥品」。

崔氏還坦白地說:「或許每個人的吸毒次數和中毒情況不同,但能吃上大米的鹹興人(在北韓能吃上大米的人家已經算是富裕人家)大都吸過一兩次毒。我也因感冒發燒全身疼痛難忍時吸食過海洛因。」

目前北韓大城市的平均家庭收入大概在五到十萬朝幣,崔明吉說,四口之家,如果收入五萬朝幣的話,想一天三餐都能吃上大米飯是不可能的,但可以吃摻玉米的米飯和鹹菜。「有十萬朝幣左右才能一天三頓吃上大米飯,每星期還可以喝上一次肉湯,改善一下生活。」

崔氏說:「生意利潤超過十萬朝幣的人都吸過一兩次毒。」

在中國丹東進行朝中貿易的金貞愛(化名)也證實了這一說法,她說:「在新義州只要家境稍微好一點兒的人家連家庭婦女都吸毒,所以很難找到不吸毒的有能力的年輕貿易商。」

另一位到中國探親、出生於北韓鹹鏡北道清津市的徐明玉(化名)說:「孩子他爸也吸毒。有時晚上還勸我也一起吸,但如果連我都吸毒的話誰來掙錢養活孩子呢?看著丈夫日漸消瘦的樣子就生氣。」她還說:「兄伯和大姑子家連十七歲的女兒也吸毒,一家三口一到晚上就一起吸食希洛苯(冰毒)。」

到中國探親的北韓鹹興人金明吉說:「專門做希洛苯生意維持生計的人逐漸增多了。」「中學同學的母親也做希洛苯生意。剛開始的時候掙了點兒錢,但後來我朋友和他母親都染上了毒癮,家庭就支離破碎了。」

他還說,現在鹹興生意興隆的浴池業其實也都是在做毒品和性交易。浴池內二十四小時不停電(北韓一般民眾家裏,有電的時候少,停電的時候多),據說是給配電所行了賄。浴池內大部份是獨盆(單間),只要交錢給浴池,他們就提供冰毒和女人。

毒品蔓延的原因

據專門報導北韓消息的《朝鮮專題新聞》分析在北韓毒品得以蔓延有四個因素。

首先,北韓已經形成所有人隨時都能接觸到毒品的環境。甚至還有親朋好友勸吸毒的。其二,毒品販子們剛開始的時候騙人說,毒品是醒腦強身的大補品,可以免費試用,從而使他們成為中毒者,不得不定期購買。其三,在北韓那種處處是控制和監視的社會中,人的壓力很大,而容易讓人忘卻壓力的就是毒品。

其四,就算是很容易治癒的小病也因藥品的極度短缺而無法及時治療。甚至連治感冒發燒和拉肚子的藥都沒有,目前在北韓流通的中國藥大部份是假藥或劣質藥品。藥效好因價格昂貴在北韓很難賣得出去。在這種情況下,生病只好吸食毒品,因此,經常發生在把毒品作為藥品治療疾病的過程中上癮的現象。

格殺勿論?

當然,普通北韓民眾做毒品生意是要被「格殺勿論(金正日的『指示』)」的。經常來往於平壤和新義州的中國朝鮮族商人金貞愛說,北韓當局也不分是販賣毒品還是吸食毒品的,也不分是第一吸食還是兩次以上,只是反覆強調都處以死刑,「這樣一來也不能殺光吸食毒品的人」。

從北韓鹹興到中國探險親的北韓人金明吉說:「去年還下達了抓捕毒品犯進行槍決的佈告令,中央還派了檢查團,但他們受賄後適當處理事態,都成了一夥人。」

他說:「毒品販們本來就掙錢很多,檢閱團一來他們就一次性上繳三到五千美元賄賂。就算是從中央黨來的,一收到這麼一筆巨款一下子就變成一夥了。」

但是事態也有嚴重到金錢打不通關係的時候,這時「大倒賣商」們就到地方或農村的親戚家呆上幾個月,等風平浪靜的時候再回來。金明吉說:「只抓捕一兩個無辜(沒有權勢的)的小人物進行判決。」

因此每次檢閱團不過是在走過場,佈告令也就一直在重覆著「格殺勿論」的空口號。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