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恐怖襲擊英國未遂 醫生蛻變為嫌疑犯

?"
警方封鎖了發現第一枚汽車炸彈的皮卡迪利廣場地區。


警方人員把裝有炸彈的可疑車輛運到車上。

二○○七年六月底,英國的倫敦和格拉斯哥在兩天內出現了三起未遂恐怖襲擊事件。事件沒有造成人員傷亡,可以說是有驚無險。事後,英國人談論最多的恐怕是這些恐怖嫌疑犯的身份,昔日拿手術刀治病救人的醫生居然變成了恐怖份子。這與人們想像中的恐怖份子的形象相去甚遠,與兩年前倫敦七七連環爆炸案的兇手也很是不同。但同時人們也注意到,蓋達組織二號人物扎瓦西里也曾是醫生。在西方國家工作的中東籍醫生蛻變為恐怖份子,這到底是不是偶然呢?

事件回顧:兩日內三起恐怖襲擊

六月二十九日凌晨一時,倫敦的醫務人員在救治一名酒鬼時,發現市中心皮卡迪利廣場附近停放的一輛奔馳車內冒出煙霧,覺得非常可疑,於是報警。凌晨兩點,警方在炸彈爆炸前兩分鐘,成功的拆除了首枚汽車炸彈。這輛奔馳車內裝有六十公升的汽油、數個天然氣罐、大量的釘子和引爆裝置。

當天下午兩點三十分左右,在發現第一個汽車炸彈不遠處,警方發現了另一輛可疑的奔馳車,這輛汽車裡面也是裝滿了汽油、瓦斯、釘子等。

六月三十日下午,一輛起火燃燒的切諾基吉普車全速衝向蘇格蘭格拉斯哥機場主候機樓,車內一人在身上著火後跳出吉普車,並與警察發生衝突,後被按倒在地制伏。起火的吉普車沒能撞進候機大樓。身上著火的這名恐怖襲擊嫌疑人全身嚴重燒傷,被送往醫院救治,醫生發現他帶有可疑裝置。

隨後,警方宣布,這起襲擊事件與倫敦發生的未遂汽車爆炸案有關。


警方檢查可疑車輛。

八名嫌犯全部高學歷具合法身份

接下來的調查讓英國公眾大為吃驚,抓獲的八名嫌疑犯中竟然有七名是正在或曾經在英國國民醫療體系工作的醫生或者醫學院的學生,剩下的一人具有博士學位,而且這些人在英國全部具有合法身份。這些人中有兄弟、夫妻、遠房親屬和同事,錯綜複雜的關係把這些人綁在了一起。

在格拉斯哥機場當場被抓全身嚴重燒傷的嫌犯名叫卡費爾.艾哈邁德(Kafeel Ahmed),印度人,是本案嫌犯中唯一的非醫學界人士。二○○一年至二○○四年間,他在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的皇后大學學習,後在劍橋的安格利亞理工學院獲得設計與工藝博士學位。六月三十日晚,警方在利物浦逮捕了他的弟弟薩比爾.艾哈邁德(Sabeel Ahmed),二十六歲,在北柴郡的醫院裡工作。七月二日,他們的遠房堂兄穆罕默德.哈尼夫(Mohammed Haneef ,二十七歲,印度人,醫生),在澳大利亞布里斯班機場遭到澳大利亞警方的逮捕,他當時打算回到印度,所持的是單程機票。哈尼夫曾經在英格蘭中西部柴郡的醫院裡工作,後受聘到澳大利亞的黃金海岸醫院工作。艾哈邁德與哈尼夫畢業於印度的同一所醫科大學。

在格拉斯哥機場現場被抓住的另一名嫌犯阿卜杜拉(Bilal Talal Samad Abdullah)是格拉斯哥附近城市佩斯利的皇家亞歷山大醫院的一名糖尿病專家。據英國媒體稱,阿卜杜拉出生於英國的白金漢郡,但他是伊拉克人;二○○四年在巴格達取得行醫資格,二○○六年他來到英國註冊成為一名醫生。他所在的醫院裡還有兩人遭到警方的逮捕,目前姓名不詳,但英國媒體稱這二人是該醫院的醫生或醫學生。

六月三十日晚,警方在柴郡的高速公路上逮捕了穆罕默德.阿沙醫生和他的妻子。穆罕默德.阿沙(Mohammed Asha),二十六歲,巴勒斯坦裔約旦人,有一個兩歲的兒子,曾在英格蘭中西部城市特爾福德的醫院裡工作,被捕時他正在北斯塔福德郡大學的醫院裡工作,是一名神經科醫生。阿沙醫生的妻子瑪娃.阿沙(Marwah Dana Asha),二十七歲,巴勒斯坦人,是一名醫學實驗室的研究人員。七月十二日,瑪娃.阿沙獲釋,警方沒有起訴她。

嫌犯與伊拉克蓋達組織有關

七月七日,英國高級安全官員證實,這幾起恐怖襲擊案的嫌犯中至少有一人與伊拉克的蓋達組織有關。

倫敦大都會警察局反恐指揮部SO15披露,有證據顯示在恐怖襲擊案前的幾個月中,至少有一名嫌疑人曾經通過電話或者電子郵件的方式與伊拉克的恐怖組織頭目取得聯繫。蓋達組織與三起未遂汽車炸彈襲擊的關係可望在近日揭曉。

英國軍情局五處(MI5)在今年早些時候曾經獲得情報,稱蓋達組織可能會在布萊爾離職前後發動襲擊。四月份,聯合反恐分析中心(JTAC)曾經警告,伊拉克蓋達組織的一個高層頭目已經概述了一場對英國的大規模恐怖襲擊的計畫。這個恐怖份子頭目還強調,「需要謹慎進行以確保襲擊是成功且大規模的」,而且最好是在布萊爾下台前進行。這個伊拉克蓋達組織的神秘頭目據稱是埃及人阿布.馬斯利(Abu Ayyub al-Masri),接替去年在美國的空襲中被炸死的扎卡維。

據稱,在格拉斯哥機場當場被抓的卡費爾.艾哈邁德是受到一個名為「全球伊斯蘭政黨」(Hizb ut-Tahrir)的極端分子組織影響而變成激進份子。這個組織在許多國家遭到取締,英國在兩年前也曾經試圖取締這個組織,但是沒有成功。這個組織的前成員揭露,艾哈邁德在二○○四年進行博士學習時受到這個組織的影響並成為一員。據安全部門消息來源透露,他們在艾哈邁德居住的房子裡發現了自殺字條,上面寫明了襲擊的目的,而且駕車襲擊格拉斯哥機場的艾哈邁德和阿卜杜拉也被警方確認是在倫敦放置汽車炸彈的人。

反恐官員:極端伊斯蘭思想 滲透到英國精英階層

恐怖襲擊嫌犯的身份確定後,英國媒體稱這幾起恐怖襲擊事件為「恐怖醫生」,「邪惡醫生」,或者「醫療系統中的恐怖據點」。

倫敦大都會警察局反恐部門負責人表示,此次抓獲的恐怖嫌犯全部都具有高學歷和高智商,這在以前是不多見的,表明「蓋達」組織以及極端伊斯蘭思想已經滲透到了英國的「精英階層」。這位負責人說,「他們與傳統恐怖份子存在很大的差異,他們有著高學歷和高智商,而且全部獲得了官方頒發的合法身份,這使得他們的恐怖活動更加具有隱蔽性和破壞性。」

七月四日,新上任的首相布朗決定,需要加強對外來高技術移民的背景審查。新任反恐大臣前海軍上將韋斯特(Sir Alan West)將負責對英國國民醫療體系的審查。英國二十四萬名已登記的醫生中,約七萬五千人在國外接受訓練,包括近兩千人在伊拉克接受訓練和近兩百人在約旦接受訓練。
 
出人意料的恐怖份子

對於英國人來說,二○○五年七月七日發生的倫敦地鐵和公交車連環爆炸案仍記憶猶新,血肉橫飛的現場和冒著黑煙的汽車使人們感到生命是如此脆弱。其實當時最讓英國人憤怒的是,這些恐怖份子有的是在英國出生,有的是年幼時隨父母以難民身份進入英國,這些人在英國成長,接受教育,甚至可能領取社會福利,但是他們卻用炸彈來回報英國人。

相比之下,英國近期的三起恐怖襲擊嫌疑犯大多來自醫療系統,具有高學歷和合法身份,英國人感到困惑,這些人在英國有穩定的工作,是中產階級,有很好的前途,無法與人們心中恐怖份子的形象聯繫在一起。

就連這些恐怖嫌疑人的親友、同事,甚至他們的患者都感到非常錯愕。阿沙醫生的父親表示,他兒子的被捕是一個「錯誤」,他兒子在英國的三年期間從未顯示出有戰鬥性傾向。阿沙在約旦的導師馬哈夫扎醫生(Azmi Mahafzah)稱,阿沙是一個很好的學生,「我從來沒有想過他會捲入極端分子的活動或恐怖主義中」。阿沙的一位朋友稱,他是一個思想自由的人,尊重其他國家的人或信仰其他宗教的人。


警方人員檢查衝向格拉斯哥機場候機樓的切諾基吉普車。

在格拉斯哥機場現場被抓,全身嚴重燒傷的卡費爾.艾哈邁德更被人稱作是一個「令人愉快,冷靜而又友善」的航空工程師。

而在皇家亞歷山大醫院的同事看來,阿卜杜拉醫生唯一的問題好像是,他花費太多的時間閱讀伊斯蘭教的經書。

這些「恐怖醫生」與人們想像中瘋狂的伊斯蘭聖戰分子的形象不吻合。在人們的想像中,進行自殺性攻擊的人應該是有個性或者背景上的合理原因才會選擇極端的道路。他們可能在貧窮的環境中長大、家庭沒有溫暖、缺少朋友、沒受過什麼教育、缺乏對未來的期待,因而容易受伊斯蘭狂熱分子虛無縹緲的信條影響,認為生活中的所有問題都可以通過簡單但卻致命的方法得到解決。

專家:其實並不出人意料

二○○四年,曾擔任美國中央情報局駐巴基斯坦案情分析官員,法醫精神病學專家賽芝曼(Marc Sageman)發表了他的一項研究結果,證實蓋達組織一百七十二名成員中竟然有九成來自生活穩定、不愁吃穿的家庭背景,其中更是有許多醫生或者工程師出身的人。

賽芝曼的研究結果顯示,這一百七十二人中,四分之三來自中產階級甚至上流社會家庭,三分之二具有大學學歷,三分之二曾經是專業人士或者半專業人士,比如工程師、醫生、建築師或者科學工作者。這些人積極投身到暴力聖戰時的平均年齡是二十六歲。四分之三的恐怖份子已結婚成家,並且有兒女。其中僅有百分之一流露出精神病態。三分之二的人被恐怖組織吸收時正在海外國家。

賽芝曼的結論是「這些人是最優秀、最聰明的,他們被送到海外學習,他們來自有一定宗教信仰的中產階級家庭,可以說三種、四種、五種、甚至六種語言」。賽芝曼還指出,他們與單獨行動的連環殺手不同,他們每個個體不具有危險性,但是如果形成組織團伙就會具有很大的殺傷性。這些人在異國他鄉互相依靠,成為親近的朋友,彼此依賴,從而強化和合理化他們的信仰。

工程師醫生最可能發動恐怖襲擊

賽芝曼在近日接受《泰晤士報》採訪時表示,全球伊斯蘭聖戰活動經歷了三波。首先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本拉登和他的同夥。第二波就是他的研究對象那些人,是中東地區最優秀和最聰明的人,在西方環境裡變成了激進份子,他們中許多人是工程師和醫生。第三波是在西方國家裏土生土長的第二代或第三代移民,這些人沒有受到良好教育,平均年齡在二十歲左右,可能還有前科,比如二○○五年七七倫敦連環爆炸案的兇手。

賽芝曼認為二○○五年倫敦連環爆炸案後,反恐的重點集中在英國出生的極端分子身上,但是第二波一直以來都是潛在的威脅,而且這些人中最有可能發動恐怖襲擊的就是工程師和醫生。比如本拉登的出身是土木工程師,他的副手扎瓦西里是非常優秀的外科醫生,九一一事件中駕機撞向世貿中心北樓的阿塔是建築工程師。

賽芝曼指出,工程師和醫生是非常活躍的,而且更傾向於做出實際行動,他們的工作目標是為謀求全社會的福利,這就造成了他們會產生為了一個社會團體的利益而傷害其他人的生命的極端思想。對於此次的恐怖襲擊未遂事件,這些人可能是就為了全球穆斯林而發動襲擊。

聯繫缺失感使極端思想有機可乘

第二和第三波恐怖份子的共同之處是他們感到自己在生活和工作的環境裡與其他人之間存在隔閡。反恐專家英國利茲大學犯罪學教授沃克爾(Clive Walker)指出,倫敦七七連環爆炸案的四名兇手都有社交反常現象。他們感到被社會排斥,同樣他們也排斥現有文化,包括他們父輩的文化和他們所在社會的文化。在西方社會裏工作來自中東的專業人士也有同樣的聯繫缺失感。這些人年輕時離開了他們自己國家裏那種相對保守的背景和文化,被暴露於其他的文化環境之中,他們發現這一文化對他們來說同樣的陌生和不合口味。

這些人既不屬於西方也不屬於他們父母那種被動的伊斯蘭信仰。在尋找身份的時候,他們發現了激進伊斯蘭教的號召非常有吸引力,使他們找到了歸屬感。激進穆斯林分子把以真主的名義進行聖戰看作是每個穆斯林的義務,而西方社會則被看作是在全球範圍向穆斯林宣戰。《可蘭經》第五章宣稱「那些對神發動戰爭的人,他們的追隨者,以及在地上製造混亂的人應該被殺掉」。對於一些來自伊拉克或者附近地區的穆斯林,他們很容易就把美國和英國劃為與他們的神作戰的人。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