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不可思議的生命奧祕

?"
植物與昆蟲是那麼的不同。然而在深層,它們有多少共同點呢?(法新社)

自從巴克斯特發現植物有感知能力後,從事關於植物「心理」的研究一直沒有間斷過。有人發現,人可以用意念與植物溝通,而一部份植物也具備感知人類思想活動的能力。 

植物具類似人的感知能力 

研究人員沃蓋爾覺得,或許有一天,可能通過植物來閱讀人的思維。這方面甚至已有了成功的例子。有一次,沃蓋爾讓一位核物理學家,對一個技術問題進行思考。當他沉思時,沃蓋爾的植物在記錄儀上描繪了一系列圖形,持續了一一八秒。當圖形回到基線時,沃蓋爾告訴他的科學家朋友,他已經停止了思考。他的朋友證實了這一點。 

沃蓋爾想知道,他是否真的通過植物在圖形上捕捉到了這一過程。

幾分鐘後,他叫這位物理學家想他的妻子。當物理學家這樣做時,植物又一次記錄了圖形,這次持續了一○五秒。在沃蓋爾看來,一株植物在他的客廳裏,當著他的面,就能攫取並傳達了一個人想他的妻子時的影像。如果能解釋這些圖形,不就知道人在想甚麼嗎? 

喝了一杯咖啡後,沃蓋爾隨意地叫他的朋友再按以前的方式想一下他的妻子。植物記錄了另一個持續一○五秒的圖形,與第一次的極為相似。對於沃蓋爾來講,這是第一次發現植物可以對相似的思維過程,進行相似的描述。 

植物為甚麼能知道人在想甚麼?現代人已經發現了人有他心通功能,也稱為「超感功能」。人們之所以稱其為「超感功能」,是因為在這個空間中看不到這種交流的實際形式。而要解釋上述植物的「超感功能」,唯有承認植物具有與人類似的感知能力。

而「超感」是在人類可見的空間還是另外空間?植物之「靈」與人是如何交流的?人類如何才能達到與植物交流的境地?科學對此都沒有答案。

 硬幣周圍的光是穩定的,而人的手指尖發出的光,卻好像微型火山一樣,是向外噴射的。

生命之光 通過儀器顯現

近年來,所謂「全息學」曾經名噪一時。然而由於實驗手段和思路的局限,「全息學」研究很難用實證手段進行深入探索。人們已經發現植物細胞之間的電能傳感,證明細胞具有某種形式的「神經系統」。但是植物又沒有類似人的神經細胞,那麼植物的意識究竟有誰來承載呢?或許,細胞、原子,甚至原子核都具有完整的意識!

現代科學已經知道,人的細胞具備人的全部基因信息,那麼會不會也包含人的全部思想呢?對於這一點,我們還不能明確意識到或與之溝通。 

過去所說的「出神入化」, 「入化」講的就是人的意識進入人的身體之後,融入每一個細胞中,合為一體。如果我們進入那種「出神 」的狀態,或稱之為「凝神」的狀態,也許會使思想擺脫物質身體的束縛,進入其他生命的能量場而與之溝通。 

人們已經能夠通過儀器,使生命體具有的能量在底片上反映出來,曾經拍到兩片表面上看不出差異的樹葉,一片光焰清晰,一片則很微弱。原來後一片是從一棵有病的植株上摘下來的。可見葉子的生長狀態完全可以從能量場上反映出來。葉子在死亡過程中能量會越來越弱,最後消失。

幾個世紀以來人們都在說,動物、植物、人都處在一種由很細小的粒子組成的能量場中。這種顆粒比原子還小,所以能浸透分子組成的身體。神像身後和頭上的光圈,反映的就是這種能量場。 

對那些現代科學視為「無生命」的物質,包括硬幣,也都拍到了它們各自的光暈。這不能不使我們重新考慮「生命」的定義。當然,不同的生命,它的活動特點不同。硬幣周圍的光是穩定的,而人的手指尖發出的光,卻好像微型火山一樣,是向外噴射的。身體不同部位拍到的光,顏色也不同。

另外,從拍到的照片上看,在磁場的作用下,能量在人身體各處的一些亮點集中,這些亮點正好和中醫所說的穴位一致。中國人在幾千年前,就畫出了七百個穴位,認為生命的能量是在脈中流轉的。 

古人的「天人合一」思想,認為人是宇宙的產物,和宇宙是不可分的。現在的試驗表明,太陽放出的宇宙塵埃要兩天才到達地球;而太陽表面的變化,能立即引起人的能量場的變化。這樣看來,古人相信的天象變化與人間有對應關係也就不難理解了。人的能量場的變化畢竟會反映到他的思想和日常行為中。除此之外,別人的思想、情緒、疾病等也會通過能量場影響到我們。

把葉子切掉一部份後,拍到的能量場仍是一個完整的葉子……

生命能量場存在 早於形體生成

人們照片拍到的葉子和人的能量場說明了很多問題,也都值得我們深思。比如,把葉子切掉一部份後,拍到的能量場仍是一個完整的葉子。這就意味著那個葉子(或人)的能量場可能是在有形的葉子(甚至人體)形成之前就存在了。

這對醫學的衝擊很大:醫院在動手術的時候,可能切除了表面的病變,但是如果問題發生在更深一層,手術所觸及不到的地方,比如這個能量場中出現了不良因素,那麼就有可能在身體的其他部位反映出來,比如出現復發、轉移、擴散等。 

有人拍到病人身體周圍有三層光圈——第一層薄薄的緊貼皮膚,幾毫米厚、黑的;外面一層厚一些,深藍的,把人包起來;第三層是淺一些的藍光,向外發散。這個人身體要是好的話,光可發散到體外好幾尺的範圍。我們說一個人精神狀態好的時候,不是經常說,這個人臉上「放光」麼?也許在語言產生之初,人們的確能夠看到這光芒。

從人身體的正面看,能量的流動方向是:從中腹部膈的位置開始,向下沿一種彎曲的「L」形到一條腿,向上沿倒L形,流向跟這條腿相對的那個肩膀。能量在身體背面的流動與此正好相反。前後這兩對L形重疊在一起,正是亙古久遠在世界各種文化中流傳的字的圖形,梵文之意是「吉祥」。 

……我能感覺到這已不再是純粹想像出來的,而是我的人力所不能隨意控制的真實存在。 

進入另外空間 探索植物奧祕 

《植物的生命奧祕》一書中,記錄了人可以進入另外的時空中研究植物的奧祕。 

事情發生在聖何西。有一天,年輕女子德比.薩普來見研究人員沃格。德比是個安靜、不太愛出頭露面的女孩,不過她一下就能與他的萬年青(Philodendron)建立良好的關係,這點讓沃格印象深刻。 

當那植物完全平靜時,沃格不加所指地問她:「你能進入那棵植物嗎?」德比點點頭,面露祥和安寧,彷彿置身世外的樣子。記錄筆立即開始劃出一種曲線,顯示出植物正在接收到一股異常的能量。 

根據事後德比的記錄,她的思想和意識進入植物體內:「首先,我想了想怎樣進入那棵植物。當時我頭腦很清醒,並且決定讓我的想像力發揮作用。於是我一下就發現,自己已經從植物根處的大門進入了主幹。一到裏面,我就看到那些隨著大流向主幹上部輸送的分子和水。於是我也加入,向上流動。 

我想像自己擴散到各個葉片,我能感覺到,這已不再是純粹想像出來的,而是我的人力所不能隨意控制的真實存在。此時腦中沒有甚麼畫面,只是覺得,我變成了一個廣闊平面的一部份。我覺得,這一切都唯有在我意識清醒時才能描述得出來。 

我感覺到了植物對我的歡迎和積極的保護。在那裏沒有時間的概念,只有一種時空存在上的一體的感覺。我微笑著,讓自己與植物成為一體。 

然後沃格先生讓我放鬆。當他這樣說時,我感覺到自己非常累但是很平靜。我所有的能量都留給了植物。」 

沃格一直在觀察曲線圖的記錄,當德比從植物中「出來」時,他注意到圖形中突然間有個停頓。之後,當德比「重新」進入植物時,她能夠描述出植物內部細胞的組成結構的細節。她特別注意到,一片葉子已經被電極嚴重的燒焦了。當沃格挪開電極時,他發現那葉子上有個洞,幾乎都已經燒穿了。 

通過能量流動 與植物交流

馬賽爾烏格爾(Marcelvolel)是一個大塊頭的化學家,他曾在位於羅斯蓋托斯(Rosgatos)的IBM公司工作。一九七一年春天,他開始了一系列試驗,目的是,想把黃薛(Phellodendron amurense)與人交流的那一瞬間記錄下來。 

他把一株黃薛連在一個能提供直的基準線的檢流器上。他站在這棵植物前完全放鬆,深呼吸,他的手幾乎碰到黃薛。同時,他開始用有如把水澆在朋友身上的情感給這棵植物澆水。每次他這樣做時,一系列振動就能通過筆記錄下來。同時,烏格爾的兩個手掌也明顯感覺到這棵植物在向外傾瀉一種能量。 

經過三到五分鐘,即使烏格爾再對它施以情感,也不會喚起它的反應了。在他的協助下,這棵植物已經釋放完了它的能量。對於烏格爾來說,他和黃薛之間的關係就好像一對戀人或親密的朋友相見,他們互相回應的強度引起了一個能量波峰,直到最後消耗完,需要再重新充電。 

在另外一個試驗中,烏格爾把兩棵植物連在同一個記錄儀上。當他從第一棵植物上扯下一片葉子,第二棵植物對它的鄰居受到的傷害有了反應。但這種反應只有在烏格爾注意它時才會出現。當他剪掉一片葉子而故意不睬第二棵植物時,這種反應就會減弱。烏格爾和這棵植物的關係,就好像一對坐在公園長椅上的戀人,忘掉了過路的人們,直到其中一個戀人開始分散注意力。 

 

蔓綠絨。(來源:USGS)

黃薛。(來源:維基)

針灸對人體的機能有調解作用,能疏通經絡、調節氣血。同樣地,科學家也發現,對植物施以針灸,能促進植物的生長發育。 

植物經絡研究 

經絡學說是中醫的重要組成部份,而且,在人體和動物身上均發現了經絡系統。那麼,推而廣之,植物是否也有經絡系統呢?這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可是現在科學上卻發現,植物也存在著與人體和動物極其類似的經絡系統。 

現代科學對於經絡系統的研究發現,經絡和穴位的體表皮膚與周圍皮膚相比,有下列特點:高電壓、低電阻、自發聲、自發光、較高的溫度等等。 

新疆林業科學院的研究人員和新疆大學以及明尼蘇達大學等合作,開展了對植物經絡系統的研究。他們研究大豆等幾種植物,發現主葉脈、小葉脈的電壓比葉肉部位高四~七倍,而它們的電阻卻比葉肉的低二~三倍;同樣地,主葉柄和葉柄的電壓比枝、幹部位高七倍,而它們的電阻卻比枝、幹處的低一至一倍半。 

對分離的葉子的電學特性的測量發現,主葉脈、小葉脈的電壓不再比葉肉部位高,它們的電阻仍比葉肉的低二~三倍,這與醫學上對於死亡人體和斷離的動物肢體的經絡系統所觀察到的電學特性一致。這些結果提示,植物上存在著和動物類似的經絡系統,主葉脈、小葉脈和主葉柄、葉柄可能是植物的經絡。

針刺葉柄(將此處取命名為芽穴)導致主葉脈的電阻下降百分之廿六,而葉肉的電阻只下降了百分之四點五。這也與人體及動物身上的結果吻合。同時,針刺葉柄導致主葉脈的溫度上升零點五九度,而葉肉的溫度上升零點五度。在人體上已經發現,針刺穴位導致皮膚溫度上升,經絡處溫度變化超過遠離經絡處體表。 

對於植物聲學特性的研究發現,植物能發出低頻聲波。當對植物施以針灸時,主葉脈處的自發聲波增加了卅~五十分貝,而葉肉處的自發聲波只增加了廿分貝,這與人體經絡系統的聲學特性很相似。

在實驗中,他們還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當植物處於應急狀態下(比如缺水時),植物(葉子)的自發聲波也增加了廿分貝。但是,給植物澆水後,在六分鐘之內,植物的自發聲波即恢復正常。而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植物是不可能把水從根部輸送到葉子處的。所以,他們猜測植物有一個未知的控制系統,能把信息迅速傳遍整株植物。 

針灸對人體的機能有調解作用,能疏通經絡、調節氣血。同樣地,這些科學家也發現,對植物施以針灸能促進植物的生長發育。與對照組相比,針灸過的植物提前三天開花,結果更多,果實乾重增加。 

現在科學上對人體經絡結構的瞭解還遠遠處在探索階段,有人認為,經絡是神經系統的表現;有人認為,經絡屬於血管或淋巴系統,到現在沒有定論。如果植物有經絡,是否可以從人體、植物都有的結構入手,考慮經絡結構的研究呢? 

從發現植物能感知、能記憶、能思考,有類似動物的神經反應,到後來又發現,植物可能也有經絡,這一切都令人感到神奇。但是,不同的生物表面又是那麼不同,比如植物看上去並沒有神經系統,那麼,不同生物的共性究竟是甚麼造成的呢?(待續) X

中國明代繪製的經絡圖。人和動物的經絡已經被證實,那麼植物呢?(來源:維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