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洞庭湖人鼠大戰 生態環境令人憂

?"
洞庭湖是中國第二大淡水湖。由於生態環境的破壞,目前正面臨乾旱、過度捕魚、嚴重污染等生態危機。一月十一日,一位漁民在乾枯的湖泊捕魚。

湖南一農婦從自家玉米田裏捕捉到的田鼠。今年六月底以來,因漲水,二十億隻田鼠從受淹的棲息地逃出來,大量損害莊稼,並對人體健康帶來危害。

提起洞庭湖,人們會想起「上下天光,一碧萬頃,沙鷗翔集,錦鱗游泳,岸芷汀蘭,鬱鬱青青」(范仲淹)的美景,可如今的洞庭湖邊正上演著一場慘烈的人鼠大戰。一邊是二十億隻東方田鼠隨著洪水的漲落一次次的拚命往岸上衝,一邊是數千萬人為保衛家園一車車的殺田鼠。至於人鼠大戰誰是最後的贏家,如今尚待時光的推演,也許誰也沒有勝利的一天。

有記錄以來的最大鼠患

六月下旬以來,由於上游暴雨導致的水位上漲,湖南洞庭湖區爆發了幾十年來最為嚴重的鼠患。棲息在四百畝湖洲中的約二十億隻東方田鼠(俗稱水耗子),隨著洞穴的被淹而部份內遷。它們四處打洞,啃食莊稼,嚴重威脅湖南省沅江市、大通湖區等二十二個縣市區沿湖防洪大堤和近八百萬畝稻田。

在洞庭湖畔的益陽市大通湖區,為防範田鼠,當地群眾沿洞庭湖大堤築起了一道「防鼠長城」,堤下還開挖了五十公分深的「防鼠溝」。六月下旬鼠災高峰期時,爬上岸的田鼠很快填滿了防鼠溝,防鼠長城下形成了一條觸目驚心的「黑色鼠帶」。一棒打過去就能打死兩三隻田鼠;一鏟子拍下來就能砸死七、八隻。還有人乾脆用捕魚的抄網捉田鼠,一網能網住好幾公斤。

湖南省政府日前宣布,從六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四日四天裏,大通湖區共捕殺九十多噸田鼠,約兩百二十五萬隻。用卡車拉了十多車,挖了近百個大坑掩埋。還有很多來不及掩埋的鼠屍在炎熱的天氣裏迅速腐爛,晚風吹過長堤,傳來陣陣令人作嘔的腥臭味。

然而在沅江市、君山區、華容縣等一些防鼠設施不夠完善的地方,田鼠則突破了人工防線,侵入稻田和村莊。田鼠們築巢而居、啃食糧食作物籽實和根莖,所到之處,堤岸、護坡變得千瘡百孔,水稻因根莖被咬傷而成片枯死。

在岳陽縣鹿角鎮的濱湖村,十年來由於田鼠的不斷侵襲,三分之一的村民無奈地搬走。今年的鼠患更為厲害。據村民反映,眼看稻穀七八成熟了,可只兩天功夫,全讓田鼠把稻根啃光了。「一根都沒有剩下,像是被收割機收割了一遍」。村裏的早稻、花生、紅薯,還有桔樹幼苗,都被田鼠啃掉了,到處都是田鼠洞,空氣中散發著一股臭味,僅該村直接經濟損失就在百萬元以上。

為殺田鼠,村委會花錢買了六千斤大米和幾百斤殺鼠藥拌在一起放置在田地間,「最多的一天撒了三千五百斤毒大米」。然而讓村民尷尬的是,田鼠依然到處可見,因為鼠藥毒性發作至少需要幾天時間,而這期間田鼠依然可以吞食莊稼,更慘的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村裏上千隻貓狗也被毒死了。

七月中旬,連日暴雨令洞庭湖水位急漲了三十米,導致大通湖區的田鼠無處棲身,再次湧向大堤內。有關方面已撒下大量毒餌,以圖降低田鼠密度。目前,地方政府要求沿湖鎮、村每天派出一百人以上的隊伍,日夜在防鼠牆和防鼠溝巡視,務必做到每個碼頭有專人看管、沿堤防鼠溝有專人巡視。人鼠大戰還在酣戰中。

另外,洞庭湖區內多個小島已變成「鼠島」,島上田鼠多以億計。由於食物短缺,田鼠開始互相吞食,有村民把貓送到鼠島捕鼠,反被田鼠吃掉,令人震驚。現在田鼠已不怕人,大模大樣地在人群中穿梭。

生態環境的破壞所導致的鼠患

據農業部監測發現,今年洞庭湖區東方田鼠種群密度和危害程度為近二十年來的最高年份。一月份,洞庭湖區的東方田鼠越冬種群平均密度為上世紀九十年代同期最高年份的四到五倍,一至五月份,東方田鼠數量又以三到四倍速率增長。專家預測,如不採取有效防控措施,鼠害將對洞庭湖周邊地區及湘江流域一千多萬畝水稻生產構成嚴重威脅。

《科學時報》分析今年洞庭湖鼠災特別嚴重的原因,首先是去年汛期短且水位不高,湖洲約有百分之三十面積未被淹,為東方田鼠提供了有利的生存環境。其次,田鼠繁殖高峰時段的二月份氣候偏暖,湖洲的蘆葦生長良好,為田鼠帶來充分的食源,有利田鼠大量繁殖和生長發育。

特別是田鼠的天敵銳減,如蛇、鷹、黃鼠狼等其他小型食肉類等,造成生物鏈的失衡。有網友戲稱,「黑貓警長」因人們的過度寵愛變得嗅覺不靈;「口味蛇」成了餐桌上的美食,售價已達每公斤二百元,由此催生了大批惟利是圖的「新捕蛇者」;貓頭鷹因傳說可治偏頭痛,價格也是一路飆升,讓人難覓蹤跡,於是才有了今日的「鼠膽包天」,它們啃完莊稼後還啃農戶的門窗,吵得村民夜不成眠。

「田鼠運到廣州做野味」

面對鋪天蓋地而來的田鼠,有網民風趣地建議:把湖南的田鼠運到廣州去當野味賣,「二十億隻田鼠,每隻就算賣一塊錢,也有二十億的收入啊,不但可以賑災,大批鼠肉剛好可以緩解目前豬肉價格上漲的困擾,食鼠可謂一舉多得。」

事實上,儘管廣州政府禁止從湖南收購田鼠,以防吃了毒餌的田鼠混入餐桌,但很多商人還是把洞庭湖田鼠運到了廣州,據說廣東人喜歡吃田鼠,把其視為「山珍」。民間還流傳「吃一鼠,當三雞」的說法,還有人相信鼠肉能滋陰壯陽,與淮山等燉食能使頭髮油亮等說法。據說野味餐館裏一斤田鼠賣價五十八元還銷路不錯,食客滿門。

專家稱,田鼠不僅危害農作物,還是鉤端螺旋體病、出血熱等多種疾病的傳播者,一九七九年、一九九三年的鼠災就造成傷亡傳染病。作為雜食類動物,田鼠體內可能積存多種有害化學物質。滅鼠普遍使用的敵鼠鈉鹽,不但能毒死田鼠,人食用死田鼠後會產生二次中毒,出現胃出血、胃潰瘍等症狀,甚至危及生命。

田鼠上街、魚躍水面,地震將至?

據南京《現代快報》報導,七月十六日上午南京玄武湖出現魚群跳躍奇觀,幾十條四、五十公分長的魚兒一起躍出水面一米多高,部份還飛撲上岸,主動「投懷送抱」撞到路人身上。

有網民預測說,近日先有二十億田鼠大鬧湖南洞庭湖,繼而有玄武湖群魚跳躍,此等異象,可能是發生大地震的先兆。「三十一年前的唐山大地震前夕亦有此類先兆!」

但願這個預測不能實現。然而俗話說,人不治天治,當一個社會毛病百出時,天災人禍也就在所難免了。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