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商道.賈道.商之真道(中)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商道》的古代主角,是韓國義州商人林尚沃,生活在相當於中國清朝的仁宗嘉慶年間。義州在朝鮮半島西北,鴨綠江下游沿岸,它原是平安北道的首府,是僅次於平壤和開城的朝鮮古城。日本侵入朝鮮時,為了便於用鐵路掠奪中國東北的資源,把平安北道的行政中心由義州搬到中國人更熟悉的、與遼寧丹東隔江相望的新義州。

丹東本來叫安東,稱疆土的東方平平安安,這有多好;改叫丹東,一幅血紅的肅殺,充滿不祥的氣氛。而且,「丹東」二字還和法國大革命時簽署了許多殺人手令的革命政府公安委員會主席喬治.雅克.丹東(Georges Jacques Danton)聯在一起。革命家的丹東除了殺人,還整日發牢騷、與妓女調情,最終被另一革命家羅伯斯比爾處死,被自己發起的革命和人民民主專政送上了斷頭臺。

小時候在丹東長大,一次傍晚在鴨綠江公園漫步時,赫然發現江岸的草皮被掀了起來,裏面露出黑洞洞的機關鎗槍口,衝著對岸朝鮮的「同志加兄弟」們。這可把當時的我們嚇了一大跳,共產黨人「鮮血凝成的戰鬥友誼」看來說對了,說不定甚麼時候就要了對方的血和命。

當金正日也搞資本主義、成立新義州特區時,第一任特首原定荷蘭籍華人楊斌,這引起中共的不滿,借逃稅把楊抓起來了。其背後的原因,估計是沒經他們的首肯,對老大尊重不夠。死要面子、爭勢力範圍的結果,是朝鮮人最後被迫以「對外經合推進會」的形式來集體管理特區。看來在權益面前,帶血的友誼是靠不住的。

話說回來,義州商人林尚沃的父親,竟然夢想著當個翻譯官來發財,因為當時朝鮮政府沒錢給譯官提供俸祿,就給他們與大清國做生意的機會。這應該算是地地道道的「官倒」了。官倒們帶到中國的是人參,每人可帶80斤,值兩千兩銀子;從中國帶回去的,則是綾羅綢緞。應該說,中國那時候出口的,是高(紡織)科技的產品,而從韓國進口的,是初級的農林作物。

韓國人把白參熏蒸為紅參,減弱了白參的毒性,提高了它的藥性,深受中國人歡迎。也因此,朝鮮同清朝的人參貿易居然達到白銀上百萬兩。厚利之下,人參商人徒步跋涉兩千里、耗時一個月,從新義州過鴨綠江,再入山海關到北京。讀「外商」林尚沃在北京的旅行、經商故事,還是蠻有趣的。

北韓商人中,不同地區的人特性不同。長於跨國貿易的義州商人把「信用」作為第一要旨,善於國內分銷的開城商人則把「討價還價」作為職業的首要精髓。義州人重「商道」,開城人重「商術」;一道一術,各有所長。

在韓國人眼裏,中國人的經商之道迥於其「商道」,而被稱為「賈道」。「商道」視信用為首,「賈道」則以「審慎」為最。行「賈道」者連親友也不相信,認為信用可以培養;是否具備商人的資質,需要刻意的觀察。明清以降,「賈道」成為一種價值觀念,「良賈」可與「鴻儒」相提並論了。

韓國人對我們的評介,仔細推想,還不無道理。當代中國人,不管是良賈、劣賈或官賈,鴻儒、小儒或犬儒,從官場人士到平民百姓,「賈道」之原則,如審慎、戒備、懷疑、冷漠、和偏執,是不是與我們如影隨形?商界人士可捫心自問,閣下信奉、奉行的,是不是「賈道」多於「商道」?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