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黑龍江失地農民:不要奧運要人權

?"
北京奧運建築之一的「鳥巢」工程。中共因為準備奧運而製造的強制拆遷受到人權組織的批評 。(Getty Images)

二零零七年六‧四前夕,黑龍江富錦基本生存權利被剝奪的數千農民通過網站「全國公民維權抗暴連線」(簡稱「抗暴連線」)發表簽署真名的公開信,呼籲「要土地人權,不要奧運」。拉開了中國大陸民眾拒絕無人權奧運的序幕。

「不要奧運要人權 」的訴求獲得了大陸草根百姓的支持,之後僅一個月時間內徵集了包括黑龍江雞西失業礦工和失地農民、上海市民在內的約一萬一千人在網上聯名聲援。

中共當局對此感到驚恐,在七月初抓捕了富錦失地農民維權代表王桂林和佳木斯民主運動義工楊春林。此外當局還對失地農民進行收買和威脅,並對「全國公民維權抗暴連線 」網站進行破壞。

該網站聯絡人及中國自由民主黨主席潘晴指出,中共的干擾和破壞表明它對失地農民要人權不要奧運的聲音非常懼怕,但是它動搖不了民眾反抗暴政的意志。

失地農民要人權

二零零七年六‧四前夕,黑龍江富錦市二千九百一十三位失地維權農民,用真名在互聯網上簽名,憤怒地發出「不要奧運要人權 」的聲音,很快得到黑龍江各地村民的響應。

農民維權代表於長伍表示,「要了奧運,中國人權還是得不到保障,中共黑暗至極,老百姓叫苦連天,都無法活了,還辦啥奧運,這奧運金牌有什麼用。」

另一位維權代表王桂林說,「當今社會就是這樣黑暗,這樣做也是迫不得已,只能用這種方式讓全世界知道。作為農民只要有地種,有口飯吃,但是目前中國這種法律、人權狀況,迫使我們不能再考慮個人安全了,沒有付出,就討不回公道來。 」

「抗暴連線」聯絡人潘晴指出,「『不要奧運要人權』並不是一個政治口號,這只是中國失地農民和底層百姓在目睹了中共為舉辦奧運一擲千金的同時,卻對老百姓的死活全然不顧之後所表達的一種憤慨。」

據悉,富錦市農民的維權訴求起因於十多年前地方當局強行徵收數千農民的五十七萬畝土地,在十多年的抗爭中,農民不但未能索回,反遭殺身之禍。

政府借黑幫侵占黑土地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三十日,為了與韓國人張德振合建「中韓合資頭興農場」,黑龍江富錦市政府下發通知強制對興隆崗鎮、頭林鎮的九個村屯予以撤銷,遭村民抵制。當局隨後決定將興華村土地無償承包給富錦市的黑社會頭目武鐵華。

一九九六年的四月十日晚,武鐵華一行九人持槍枝彈藥、棍棒開進興華村,對不同意動遷的老百姓動武開槍。成片的農民倒下,重傷五人、輕傷無數。霎時,鮮血染紅了這片黑土地,這就是富錦「四‧一零慘案」。

之後不久,市委常委兼武裝部長馬成喜帶人在強行動遷的村莊縱火焚燒房屋、開槍射殺牲畜,逼迫一千多位農民流離失所。在當局高壓下,農民被迫簽署了農場協議。

不久頭興農場倒閉,韓國商人攜巨款逃跑,當地政府仍非法強徵了涉及富錦市九個鄉鎮、六十三個村屯的逾四萬農民的五十七萬畝土地。後來又以建洩洪區的名義徵收農民土地約六十萬畝,不給農民分文補償。這樣富錦的四、五萬農民的總共一百二十萬畝土地被政府強制徵用。

失地農民為了要回土地,年年上訪、到處告狀,受到嚴酷打壓、抓捕、射殺,多人被迫害致死、致殘。

二零零六年,富錦市村民將富錦徵地案的材料交給了中國輿論監督網創辦者、自由撰稿人及全國數家媒體的特約記者李新德。李新德通過採訪許有與其他上訪村民代表,寫出〈政府官員成地主 隨意漲租惹民怨──來自黑龍江富錦市農村的調查〉、〈鮮血浸透的黑土地〉等報導,多年沉冤開始大面積曝光,農民拒奧運要人權的訴求也受到海外關注。

黑龍江省富錦市失地農民老一代維權代表戴山。(網絡圖片)

表戴山之子在黑社會逼遷時,被暴徒用匕首捅傷後背。(網絡圖片)

大陸拒奧運聲傳至海外

六月初富錦的失地大案被海外正義媒體曝光,同時近數千農民的聯名聲援「不要奧運要人權」的訴求也傳到國際社會,在海內外引起巨大反響,也立即引起中共高層的恐慌。

六月五日中紀委書記吳官正親赴黑龍江同江市,悄悄地把同江的一樁僅涉兩萬畝土地的政府非法占地案解決了,並且暗中部署成立特別工作組對富錦失地農民實施威脅、安撫並用的打壓。

村民指出,這個工作組的成立,表明富錦市政府在其所犯下的罪惡被外界正義媒體揭露後,受到強大壓力,所以要竭力把敢說話的人壓下去,這正說明他們心裏有鬼。最高當局多年來裝聾作啞,但當海外媒體把事實真相報導出來,他們便感到恐懼。

大紀元六月十三日發表的〈黑龍江省富錦市失地農民維權系列報導之七〉,引用了中國輿論監督網李新德的部份報導內容及圖片,次日,中國輿論監督網上的所有〈富錦土地案件專輯〉系列調查報導悉數被刪除。

中共當局於六月十八日逮捕了維權代表於長伍,之後佳木斯公安七月六日又在楊春林家中抓捕了正在商討失地農民聯名網上簽名的王桂林和楊春林。

楊春林是佳木斯市的一位失業工人,維權義工人士。二零零六年曾參加高智晟律師發起的維權抗暴絕食運動,四次被抓。當地公安在問訊他時,竟被他的坦誠和理念折服。

萬名中國民眾署真名聲援

中共的抓捕並未能嚇阻農民簽名聲援,富錦失地農民「不要奧運要人權」的訴求傳出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在網上署真名聲援的中國民眾就超過萬人其中包括黑龍江省雞西市的工人、農民和上海市民。

萬人簽名中,有二千八百七十五人的名單來自黑龍江省雞西市,而且是在兩位維權代表被抓後送到海外的。

黑龍江省雞西市礦業集團失業工人與失地農民的基本人權被侵犯數年,過著食不果腹、窮困潦倒的日子;特別是在礦業局井下作業多年的礦工,落下一身職業病後被無情地拋棄。

患病礦工說:「我們現在無路可走,要那奧運有什麼用,我們就要個基本人權,我們這火熱地簽名支持富錦,就要人權,不要奧運了。」

黑龍江雞西市村民表示:「司法官員與政府官員合夥霸占我們林地,用推土機把我們村八千八百多棵樹推毀。法院院長為蓋帶養魚池的別墅占我們耕地,我們沒有一點人權,富錦喊的『不要奧運要人權』的口號我們都支持。」

「全國公民維權抗暴連線」指出:「這一口號得到了四川、上海、浙江、廣西、貴州、湖北等地的民眾們公開呼應,它反映了全國被壓迫、被損害的所有老百姓們的心聲。」

「中國人是發出『不要奧運要人權 』呼聲的龐大群體,請國際社會正視他們的呼聲,正視他們不可被忽視的基本人權!」

村民:不放人就呼籲不停

楊春林和王桂林被抓後,警方封鎖他們的消息,給他們的家人施加重壓,明令禁止他們對外提及自己親人的案子。然而富錦農民要求當局放人的呼聲越來越強烈。

村民透露,王桂林和楊春林被抓前,中共就蠱惑村民說,王桂林與海外法輪功有聯繫,現在又在村民中散佈楊接受海外的特務經費,搞顛覆活動,為給他定罪做鋪墊。

村民說:「現在維權代表雖然被關,但我們要說話,要繼續揭露,不把土地還給我們,我們就『不要奧運要人權』,我們就向大紀元披露中共罪行。」

「全國公民維權抗暴連線」並呼籲國際奧委會向中共施壓,要求其停止對人權的迫害,並釋放維權代表。

維權抗暴連線全程參加人權聖火

「抗暴連線」聯絡人潘晴不久前還宣布,中國自由民主黨及「抗暴連線」將全程參加「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發起的「人權聖火」傳遞,把中國大陸民眾「不要奧運要人權」的聲音傳向國際,同時國際上對人權聖火傳遞的反響也將回饋給大陸民眾。

中國自由民主黨五月三十日曾公開發表〈告全國同胞書〉指出,當大多數人在貧困中掙扎、教育和醫療不能保證、說真話要坐牢獄、不能自由思想、不能選擇自己的領導人時,「這個民族何來幸福、尊嚴、自豪?此時舉辦奧運,不但不是我們民族的榮耀,而是我們民族被愚弄後的恥辱!」

大門緊閉的富錦市農業開發公司。(網絡圖片)

村民戴紅文的頭部被鉛彈擊中。(網絡圖片)

失地農民安鳳珍的眉尖被武鐵華等人的槍彈擊中,至今還有一粒未能取出。(網絡圖片)

政府官員、公安局長、黑社會頭目武鐵華和受害人一同簽訂的協議書。(網絡圖片)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