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台灣解嚴二十年 理性回應民意訴求

?"
一九八七年七月七日,當時的立法院長倪文亞宣告通過解嚴案,擊槌宣告通過台灣地區解嚴案。

面對歷史的錯誤也許可以被包容,但是絕對不能被遺忘。七月十五日台灣剛紀念過解嚴二十周年。台灣總統陳水扁表示,戒嚴讓台灣民主付出了沉重的代價,解除戒嚴是改正過去三十八年的歷史錯誤,是人民的要求和權利,不是任何人的「德政」和「恩賜」,而紀念解嚴二十周年,就是要確保同樣的錯誤不能再次發生。

在台灣宣布解除戒嚴時擔任「副總統」的台灣前總統李登輝認為,前故總統蔣經國宣布解除戒嚴是一個歷史性決定,是領導人在面對變局時做出的勇敢果決的前瞻性決定。但他也說,解嚴的意義在於整個民主化的歷程,而非解嚴這個事件。台灣民主化是全體人民努力才能達成的,靠的是人民的力量,而非哪個政黨或哪個人士的功勞。

蔣經國解除長達三十八年戒嚴令

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就在蔣經國去世前半年,國民黨政府宣布解除台灣地區戒嚴令,這個從一九四九年五月二十日開始延續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令,創人類史上時間最久紀錄,至於蔣經國當年為什麼突然「省悟」,至今仍是個謎。

也許就如蔣家第四代蔣友柏在接受媒體專訪時,首度談及,「蔣家人曾迫害台灣人,就應該接受批評。」而蔣經國在晚年解除戒嚴,也許是為蔣家的「過」作了彌補,讓台灣得以實現在全球華人中唯一享有自由民主的地方。

二十年前,蔣經國的解嚴決定,事實上是突然之間發布的,一九八六年十月七日,蔣經國在接受華盛頓郵報發行人葛蘭姆女士(Katherine Graham)專訪時表示,「中華民國將解除戒嚴、開放組黨」,同時也要當時擔任駐美代表的錢復,研究「戒嚴的意義」,並且收集世界各國對台灣長達三十八年戒嚴令的看法。接續著,一九八八年一月一日,長達三十七年的「報禁」,也一併解除。
 

前總統蔣經國在一九八七年七月十四日宣告台灣地區自十五日零時起解嚴,這是具有歷史意義的總統令。

馬英九:

面對中共壓力不得已戒嚴

透過大量的文字紀錄,回望那段戒嚴的日子,充滿現今的台灣人難以想像的禁忌,禁歌、禁書、報禁、黨禁,軍事審判被濫用、基本人權受侵害。根據台灣法務部統計,戒嚴時期軍事法庭受理的案件高達二萬九千四百零七件,無辜受難者約達十四萬人;另據台灣司法院統計,政治案件高達六、七萬件,件件都有台灣人民追求自由、人權的血與淚。

面對這段歷史,擔任過蔣經國秘書的馬英九坦承,戒嚴是很遺憾的事,造成一些人家破人亡。但是,我們也要了解,當初面臨中共壓力之下,也許在戒嚴初期是不得已的。如果能夠早一點解嚴的話,也許對台灣發展更有幫助。

中國國民黨前秘書長李煥也說,一九四九年中共占領中國大陸,當時中共總理周恩來表達將血洗台灣,政府因而實施戒嚴。何況當時匪諜潛伏各個單位,政府為了保障台灣安全,因而推動戒嚴。他說,解嚴前他擔任教育部長,蔣經國希望他轉任國民黨秘書長,雖然他希望留任,但是蔣經國很堅持,他在一九八七年七月一日出任秘書長,七月四日蔣經國找他,並表達改革國民黨、解除戒嚴與開放中國大陸探親三個心願,希望李煥全力推動。蔣經國在七月十四日在中央黨部宣布解除戒嚴,七月十五日對外發表。

 

前總統蔣經國在一九八七年七月十四日宣告台灣地區自十五日零時起解嚴,報禁於一九八八年一月一日正式解除。

台灣總統陳水扁(左三)、行政院長張俊雄(左)等人十四日出席「重返龍山寺」紀念活動,重現當年要求解嚴的歷史畫面。

學者:各因素促成解嚴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陳儀深說,解嚴是黨外人士的打拚犧牲、廣大人民的支持、海外台灣人的努力、美國國會議員的壓力以及故總統蔣經國「一隙之明」願意讓步,綜合起來才得以完成的。

財團法人群策會舉辦「從台灣民主化到國家正常化」論壇,陳儀深發表論文表示,一九七九年十二月發生的美麗島事件,一九八六年九月民進黨成立,都對解嚴造成衝擊。

陳儀深表示,一九八六年三月蔣經國召集國民黨第十二屆三中全會,會中決定「政治革新」,五月開始由蔣經國直接指示,開始與黨外勢力進行「溝通」工作。

他說,在台灣人公共事務協會努力下,美國參議員甘迺迪、貝爾等人成立台灣民主化委員會,一九八六年六月二十五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與人選小組共同決議要求國民黨政府「容許新政黨成立」,以上種種國際因素,當然有助於解嚴。

解嚴是理性回應民意的訴求

當然,每個時代的形成,都有其錯綜複雜的歷史成因。而今,戒嚴時代已遠,但願此後的人都能從歷史得到借鏡。侯文豹以一個大陸自由人士的立場認為,台灣解除戒嚴,其實就是理性的回應了民意的訴求。

他撰文指出,經過解除戒嚴之後二十年的發展,今天的台灣社會與民眾已經普遍的享有言論、出版、新聞、結社、示威遊行、基本生存等等廣泛的公民權利,並且進行了和平、有序的政黨輪替。

誠然,在現在的台灣民主政治運作之中,還有著一些不盡人意的地方,但都只是發展中的問題。他認為,今天的台灣社會已經經濟高度繁榮發展,政治已經極大的開放與包容。侯文豹認為,就現在的民主政治而言,台灣是中國大陸仿效學習的楷模。

侯文豹省思現今的中國大陸,與解除戒嚴前的台灣社會有什麼區別呢?雖然經過二十多年來的跛腿式改革,經濟領域取得了一定的發展與成果,但政治領域的嚴重滯後則更為嚴重的阻礙了中國社會的全面發展與文明。在今天的中國社會裏,依然廣泛的存在著與國際主流價值相背的報禁、書禁、黨禁。

他認為,後極權社會的國家暴力在中國各個領域大量的侵犯公民的基本生存與基本人權,例如廣泛存在的暴力拆遷、暴力徵地、暴力壓制言論自由等等。不知道,今天的胡總書記是否有勇氣向蔣經國先生學習,勇敢的背負起自己的政治責任與歷史使命,及早的推動中國的政治民主化進程?從而給他自己一個機會!

台灣總統陳水扁七月十一日以錄影談話方式在歐洲議會「台灣解嚴二十周年紀念酒會」致詞時則強調,台海兩岸關係最根本的問題也是民主,如果中國無法走向民主,始終堅持一黨專政、極權統治,中共軍事擴張與武力侵略的潛在危險性也將日益升高。積極引導中國邁向民主化與自由化,如此才可能為全人類開創一個更民主、更和平的世界。陳水扁七月十二日接見七一遭港府大規模遣返案的請願代表時更表示,中國共產黨一定要徹底崩潰解體,世界才會有和平。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