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監管商品先要監管共產黨

?"
上海冠生園生產的的大白兔牛奶糖在菲律賓驗出含致癌物質甲醛。(Getty Images)

先前因受賄和疏忽職守罪被判處死刑的前中共國家藥監局局長鄭筱萸,於7月10日上午被處決。

2007年6月9日,尼加拉瓜衛生部沒收了150,000只含二甘醇的中國牙膏,圖為新聞發佈會上展示被查禁的中國製造牙膏。(Getty Images)

前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鄭筱萸七月十日上午在北京被執行死刑。他的罪名是受賄與怠忽職守兩項。他受賄的款物折合人民幣是649萬元,與其他貪官相比是小數字,然而事關假藥,人命關天,不巧最近中國假藥問題在國外也鬧得沸沸揚揚,他自然成為「祭旗」的對象了。鄭筱萸案件從今年一月披露,經過判決、上訴、駁回到執行死刑,前後也才半年左右。這一切都符合八○年代中期鄧小平發動「司法群眾運動」所下達的「從重從快」精神。

在鄭筱萸處死前夕,中共任命黨外人士陳竺出任衛生部長,這是改革開放後第一個黨外人士出任部長職務,原部長高強降為副部長,於是有人立刻認為這顯示了胡錦濤與溫家寶的改革決心云云。這未免高估胡溫的決心與低估改革的標準了。

第一,高強仍是衛生部的黨組書記。反右已經五十年了,但是我們不會忘記當年一些黨外人士即使掛了正職,因為要聽命於副職的黨組書記,發出 「有職無權」的牢騷而被定性為反黨反社會主義右派份子的歷史。胡、溫這樣的改革,根本連一九五七年前的水準都沒有達到呢。而高強這個黨棍也被委以中共「十七大」代表,顯示黨對他的信任與期望。

第二,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六個副主席中有三個黨外人士,現在一兩個黨外人士出任部長,叫什麼改革?前幾年「黨外人士」榮毅仁還是國家副主席呢,死了才知道他是共產黨地下黨員,拿來作為統戰工具欺騙國內外。之所以這樣做,當然是因為共產黨名聲太臭,所以要找黨外作為花瓶點綴一下。如果榮毅仁都是地下黨員,能保證陳竺不是嗎?

鄭筱萸被判死刑,偽劣藥品與商品的問題解決了嗎?沒有!六月十一日 ,香港海關呼籲停用中國進口的三款牙膏,因為含有二甘醇。這個化驗結果與美國等國家是一致的。但是比鄭筱萸的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層次更高的中國國家質檢總局在十四日宣佈對此高度關注,要求香港海關儘快恢復三款牙膏在香港銷售,並且向香港海關通報中國衛生部組織國內專家對牙膏中二甘醇危害性的評估結果。顯然他們不認同香港與美國等國家的做法。

但是,國家質檢總局在七月十一日發佈的〈關於禁止用二甘醇作為牙膏原料的公告〉中,宣佈為保證消費者和科學使用牙膏,及避免出口企業不必要的損失,即日起禁止使用二甘醇作為牙膏原料。一個月內有如此重大變化 ,人們是不是有理由懷疑,國家質檢總局裡也有另一個鄭筱萸需要處理?

其實,一個鄭筱萸倒下去,千萬個鄭筱萸會站出來,因為鄭筱萸代表的是一個制度而不是一個人,否則朱鎔基準備的九十九口棺材早用光了,貪官污吏還是如同雨後春筍那樣冒出來,偽劣貨品有增無減,發展到用糞便炮製臭豆腐。人們要問的是,這些人可以監管食品、藥品與其他商品,但是誰來監管他們?如果是共產黨可以監管他們,又是誰監管共產黨?別忘了,共產黨實行的是「無產階級專政 」的制度,它可以對民眾專政,目前民眾對它卻無可奈何。

還要特別說明的是,衛生部下面有一個「中央保健委員會」,以前由政治局常委兼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擔任主任,級別比衛生部長高得多;現在由中央書記處書記、政治局候補委員王剛擔任主任,級別仍然很高。有報導說,衛生部的經費大多用在這裡,因為這個部門負責中央領導人的保健工作,他們用的是進口藥,自然對國內那些假藥、毒藥不必放在心上。只要保住他們的健康,就可以保住共產黨對國家的領導,特權階層的利益就有了保障,這才是頭等大事。如果不是外國人的投訴與抗議影響出口賺取外匯,十三億人口即使有十億死在吃假藥與有毒食品上,也還有三億,中國還是世界大國,共產黨仍然還可以作威作福。

老百姓要保住自己的小命,就要行動起來,維護自己的權益,不能讓無法無天、不受任何監管的共產黨再繼續統治下去了;至少,先要把共產黨監管起來。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