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冰凍的巨獸墳場

?"
茫茫的西伯利亞凍原。(法新社)

在大約一萬年前滅絕的長毛象復原像。 (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

茫茫的西伯利亞北部,是一望無際的永久凍土。在這裏,人們發現了冰凍的成千上萬史前哺乳動物遺骸。專家指出,這些動物死後立即凍僵,其後一直保持著冰凍狀態,使得這些軀體保存得相對完好。 

那麼這些軀體究竟完好到甚麼狀態呢?曾經有傳言說,在西伯利亞冰凍了上萬年的長毛象,牠們的肉竟然能夠擺上人類的餐桌!雖然,後來澄清說,經過了上萬年的冷凍,長毛象的肉質已經嚴重敗壞,根本無法食用。但是據說獵狗確實曾經以長毛象的肉為食。無論如何,完整的軀體能夠保存那麼長時間,不能不說是個奇蹟。 

當最早的探險家們登上位於北極圈內的新西伯利亞群島後,他們驚奇的把那裏描述為:由巨象的長牙和屍骨堆疊成的島嶼。 

在白令海峽另一側,幾乎處於同一緯度的阿拉斯加凍原:扭曲的動物遺體和橫七豎八的樹幹,攙雜著結晶的冰塊和一層層泥炭和青苔……美洲野牛、馬、狼、熊、獅子……顯然,在某種力量作用下,整群動物死亡在那裏。看上去像是一場迅猛而慘烈的災難——它突如其來,甚至波及了全球…… 

北極地帶冰封著溫帶動植物 

西伯利亞北部的凍土層裏挖出皮糙肉厚的長毛象,並不奇怪;可是,大量根本無法生活在寒帶的物種也和巨象混凍在一起:犀牛、野牛、馬、羚羊、土狼、劍齒虎、獅子……還有人類的遺骸! 

難道那荒涼的、灰濛濛的西伯利亞一帶,曾經是溫帶草原? 

在最為寒冷的新西伯利亞,最典型的發現是冰凍的一株完整的果樹,高七十呎,青翠的葉子和果實完好無缺地依附在枝頭,這是典型的溫帶植物。而今天,新西伯利亞群島上,唯一生長的樹木只有一吋高的柳樹。 

北極點五百哩內,曾生長著茂盛的沼澤。在冷岸群島(Svalbard)中的司匹茲卑爾根(Spitzbergen),還曾發現過十呎長的棕櫚葉和睡蓮,這是在暖氣候、高濕度氣候下才能生長的植物。難道那荒涼的、灰濛濛的西伯利亞一帶,曾經是溫帶草原? 

驟然降溫四十五度成凍原? 

著名考古學家漢卡克說:「我們不得不承認,那個時候(公元前一萬一千年以前),西伯利亞的氣候一定相當溫和,甚至溫暖,適合萬物生長……嚴寒的天氣突然降臨西伯利亞,很快的把這片土地變成凍原。」 

漢卡克在他的著作《世界偉大考古紀實報告之二——上帝的指紋》中描述:在這場劫難中,美國阿拉斯加整個西部,加拿大育康地區、西伯利亞大部(包括北極圈內的新西伯利亞群島)……突然變冷,結果活活凍死了很多巨象和其他大型哺乳動物。 

下面讓我們來一個回味無窮的「思維體操」——從溫暖到酷寒,一小時降溫攝氏四十五度!這太令人驚異了。如果溫度的下降是緩慢進行的,或許對思維的衝擊還不那麼大。 

但是如果災變是緩慢發生的,那麼風信子、菖蒲等溫帶草木早死光了,怎麼能出現在巨象胃裏呢? 

只有驟然降溫,動植物屍體才能保存得那麼完好,而且溫度得在攝氏零下卅度左右。那麼,溫帶氣溫以攝氏十五度計,降溫後的冰凍溫度以最保守度攝氏零下卅度計,降溫幅度最保守的估計為攝氏四十五度! 

如果降溫過程超過一小時,巨象胃裏的青草就會被消化掉,可是沒來得及消化。 

會不會是:快凍死了的巨獸吃了凍僵的青草,然後才凍死了呢?如果是這樣,就沒法從胃裏的食物估計劫難的時間,一天都有可能。其實,再嚴密分析一下就會發現這種疑問是不成立的。咱們從「速凍保鮮原理」分析:如果巨獸吃了凍僵了的青草,青草在胃裏先要化掉,等動物凍死連胃也凍僵後,青草再凍上,這「凍──融化 ──再凍」,草就無法保鮮了,甚至爛了,也不可能像解剖時那樣「保存完好,一眼就能認出來。」 

氣溫驟降,風雪滿天,驚恐的巨獸無處逃命,一頭一頭被凍暈、凍死了,有的連嘴裏的青草都沒來得及吞下,就凍僵了。一小時,也是最保守的估計!全球的氣候是關聯的,是一個整體。近北極地帶的西伯利亞和阿拉斯加,發生如此慘烈巨大的變化,不可能不牽扯全球。 

浩劫背後大自然的力量 

科學家們一直在為長毛象、劍齒虎等古老生物的滅絕尋找答案。有人說是氣候的變遷,有人認為是人類的大量捕食。最流行的觀點是氣候和人類共同消滅了長毛象。但是這不能解釋前面提到的具體現象——大量溫帶生物被冰凍在北極圈內,最大的罪魁很可能是來自自然的力量。 

橘子皮假說 

哈普古德教授在研究古代南極地圖時,提出了地殼移換假說。他發現,一五一三年(南極大陸被發現前)依據遠古腳本繪製的冰雪覆蓋前的南極洲,與現代通過衛星遙感繪製的冰雪以下的南極洲地形圖極為一致,他因此提出地殼移換假說,解釋南極的變遷。這種學說完全不同於流行的「大陸漂移論」。他認為,地球的整個外殼有時可能整體轉動位移,如同一個空鬆的橘子的厚皮,鬆脫後就會整個轉動移位。哈普古德在他的著作《地殼的轉移:解開地球科學難題的一把鑰匙》一書中稱之為「橘子皮假說」。 

俄羅斯發現的僅四個月大的長毛象遺體,至少上萬年來仍保存完好。(法新社) (來源:University of Michigan)

探險隊的科學家在西伯利亞發掘長毛象遺骸和象牙。


該假說認為:卅哩厚的地殼,在八千哩厚的地球核心上滑動。現在的南極大陸,原來在南極以北大約兩千哩。在這次人類文明產生前,至少公元前四千年前,即至少距今六千年以前,發生了一次地殼轉移,整個地殼轉動移位,把南極大陸推到現在的位置。這使得南極洲由溫暖驟然變冷,漸漸被冰雪掩埋。 

這一大膽的設想,引起物理學家愛因斯坦的濃厚興趣,他為哈普古德著的《地殼的轉移》一書做了序言,其中談道:「我經常接到各方人士來函,請我對他們未公開的觀點提些看法。這些論點大多缺乏科學依據。而哈普古德的來信卻讓我大為振奮,簡單的觀點極富創意;如能找到確鑿的證據,他的觀點必然將對地殼歷史的研究,產生極為深遠的影響。」 

愛因斯坦在《地殼的轉移》一書序言中提出了對「地殼轉移」的理論解釋:「南北極地區,冰雪不斷積累,分佈並不均勻,從而在地球的自轉中,引發出一股離心力,傳導到地球堅硬的表層。這種離心力產生的能量會日漸增強;達到某一程度時,就會使地殼鬆動,開始移動……」 

大量溫帶生物被冰凍在北極圈內,最大的罪魁很可能是來自自然的力量。 

近年來,一些學者開始重視這一學說,並進一步把時間推至八千年前,甚至一萬年前。一九九八年美國的一部科教片《神祕的人類起源》(已在美國公映)中,幾位學者把這一學說與一萬一千年前西伯利亞和阿拉斯加的大劫難聯繫起來:這次地殼大轉移,在極短時間內,南極洲跟著轉動了兩千哩,進入南極圈;同時,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亞轉向北極。使本來溫暖的陸地瞬間「凍僵」了。 

如果地殼發生這樣的運動,將給地球帶來甚麼?地幔岩漿被帶動,至少會導致局部火山爆發;很多地區會發生大地震,因為地球不同緯度地區「自轉角速度」一致,而線速度不同,地殼轉移必然造成大陸板塊「自轉線速度」的變化,使板塊互相擠壓,發生強烈地震;原來的極地的冰山,進入溫暖地帶融化,海面上升,陸地被淹,熱帶進入溫帶,溫帶移到熱帶……整個地球生態系統遭到毀滅性的打擊,生命大量滅絕,如果真是一小時之內發生這樣的變遷,絕大多數生命和物種將滅絕。 

但是「橘子皮假說」也有嚴重的缺陷。 

人類進入文明前的六千到一萬兩千年前繪製的幾幅古地圖中,準確繪製了冰蓋以下的南極大陸,而且就在極點位置。這是哈普古德的理論難以解釋的。哈普古德認為,地殼移動了約兩千哩(大約卅度),導致南極洲進入南極圈,被冰雪掩埋。然而,古地圖上,那個沒被冰雪覆蓋的南極洲,就在今天極點位置。並沒有發生這麼大的移動。 

地球被撞歪了身子? 

我們知道,南極、北極是地軸的兩極,那裏很冷,並不是因為那裏在兩極,而是因為太陽斜射,接受的能量少,赤道地區是垂直照射,接收的能量多,所以很熱。現在地球是「斜著身子」繞太陽轉(黃赤交角),所以溫帶地區才有四季變化;如果地球直著身子繞太陽轉(黃赤交角零度),各地就沒有太陽直射斜射的變化,幾乎也就沒有四季變化(只與離太陽遠近有關,變化小)。 

如果地球身子再斜一些,再斜大約廿度,結合一萬一千年前比現在溫暖的全球氣候,那麼南北極地區就是比較溫暖的地帶了。這樣一來,南北極在那時和現在都位於地球同一位置:極點。 

是否有這樣的可能:一種力量迫使地軸角度變了廿度,成了現在的樣子?一個小行星撞擊地球,把地球「歪斜的身子撞正了約廿度」,撞成了今天的樣子?如果是這樣,會引發更大的劫難,地震、海嘯、火山爆發,恐怕極少生命能倖存了。當然,這只是一個很不成熟的假想,只能解釋南北極基本在地圖的極點位置,卻比較溫暖的問題。 

對於這一假說,古地圖是一個佐證吧。另一個佐證是在西伯利亞北部,越往北走,發現的巨象和其他動物的遺體越多!

與預期恰恰相反。這表明當時的氣候,越往北極,越暖和。

如果當時地球自轉的身子比現在「歪廿度左右」,就會出現南北極不是最冷,反而較暖的現象。 

遠古部落的傳說 

在幾個遙遠部落,流傳著歷史的傳說,記錄著氣候的突然變冷。比如伊朗襖教的傳說中記載:「原本每年七個月的夏天樂土,一夕之間變成冰雪覆蓋的荒原。每年有十個月變成酷寒的冬天。」 

還有一些民族的「記憶」中,流傳著有關地球劫難的故事。

他們描述的倒數第二次劫難,都是突然降臨的酷寒。要知道,全球有五百多個民族的傳說(史詩)中,描述的上次地球災變都是一致的「大洪水」,但對倒數第二次災變記述的就很少。 

究竟是甚麼神奇的力量,使南北極地區突然變冷?假說畢竟是假說,但是只要我們還有想像的翅膀,就會不斷有新的觀點提出。歷史的真實是怎樣的?不知道大自然願不願意讓我們知道? 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