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台灣入聯 挑戰不可能任務

?"
台灣陳水扁總統七月二十七日二度致函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並首度致函安理會輪值主席駐聯合國常任代表中共王光亞,再次以台灣名義申請入聯,但再度被駁回。

左圖:有七成台灣民眾支持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在七月訪美之行中也表達臺灣立場。

右圖: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積極投入明年選戰。對台灣申請入聯被拒,他認為,以台灣名義申請進入聯合國有其正當性,而國民黨的重返聯合國方案則務實有彈性。

台灣想要加入聯合國,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事實上,一九九三年台灣就曾為加入聯合國做了第一次努力。從一九九三年到現在,十四年過去了。台灣入聯是不可能的任務嗎?美國對於台灣加入國際組織的考慮是什麼?

台灣尋找尊嚴和空間
民進黨在華盛頓D. C. 的中央黨府聯絡人彭光理(Michael Fonte)向本刊記者表示,謝長廷旅美之行,表達了台灣民意是尋找身份和國際認同。他認為,這是台灣應對中共邊緣化台灣的一個戰略步驟。台灣也是在尋求一個國際社會生存的空間。

美國在台灣入聯議題上的曖昧態度,給台灣人民造成一個可怕的國際真空。彭光理認為,在華盛頓有一種看法,就是台灣還需要怎麼做?台灣沒有做錯任何事。只是因為有一個大佬鄰居,才造成這樣的入聯困難。他說,入聯的嘗試顯示,台灣沒有從國際舞臺上消失。
美國弗吉尼亞州理士滿大學(University of Richmond)政治和國際研究專家王維正教授在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說,台灣入聯合國一直挫敗,但民意支持一直沒有減弱。在衣食溫飽後,人們還希望獲得尊嚴。

中共製造的僵局
聯合國負責外部事務的前副秘書長、現任聯合國基金會資深顧問吉利恩‧索倫森(Gillian Sorensen)接受新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她看不到台灣入聯合國有任何機會,因為沒有人想引發台海戰爭。中國已經有一個席位。她認為,台灣必須先和北京商談這件事。

中華民國國親兩黨駐美代表處副代表張大同先生向本刊記者表示,這次謝長廷來美國,他自己都說沒有想到美國對台灣入聯公投的反應強烈,反對程度超出他原來的預期。
國際社會把台灣入聯的主動權放在中共手裏,好像都在被動地看中共反應行事。對此,彭光理表示「是也不是。」他認為,從邏輯、道義、人權方面來看,國際社會沒有理由不接受台灣入聯。然而由於中共的態度,沒有人希望兩岸打起來。對兩千三百萬台灣人來說,不能在國際社會有代表,這是不公平的。

王維正教授表示,台灣只能不斷地爭取。如果台灣自己都不在乎的話,別人為什麼要在乎呢?

北京從一九四九年開始到一九七一年入聯合國,也走過了二十二年的漫長歷程。他對聯合國最終接納台灣有信心,並表示,有一天,國際社會會發現,儘管中共逼迫他們在北京和台北之間做選擇,但是為什麼應該在這樣的格局和限定下來選擇呢?有沒有其他的方法呢?一旦數量達到一定程度的國家開始考慮這樣的問題,台灣就離聯合國席位近了。一個民族兩個聯合國席位,或一個國家、兩個政府、兩個聯合國席位,這在國際上有先例可循。

美國與台灣的關係
布魯金斯學院理查德‧布什(Richard Bush)分析,世界秩序的基本問題是安全問題。美國對待台灣的態度也隨著這些考量而變化。

當蔣介石被中共擊敗後,華盛頓知道台灣敗給中共會損害美國利益,但是它選擇不去反對這個結果。部份原因是因為美國沒有足夠的資源保護台灣,而且美國認為有一天中共將與蘇共分裂,美國不希望阻止這種情況發生。

朝鮮戰爭爆發後,美國的戰略利益發生了變化。為阻止共產主義在亞洲的擴張,美國積極建立遏制機構,而台灣是這個遏制機構的一部份。直到七十年代時,為了遏制前蘇聯,尼克松和卡特政府決定與北京聯合。在這個過程中,美國不得不在台灣問題上讓步。
九十年代,歷史之輪再次轉動。前蘇聯垮臺了,中共開始軍備擴張。美國又聚焦在該地區的安全問題上,老布什政府開始加強在台灣的軍事防備。

二○○一年「九‧一一」發生後,情況又發生了變化,突然中共成為美國反恐的重要合作夥伴。然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的長期軌跡並沒有完全落定。未來對於中共的威脅所產生的安全憂慮,可能再次把美國和台灣在安全方面聯合在一起。

美國與台灣在聯合國
一九二八年中華民國成為中國的合法政府,並作為聯合國成立國之一,從一九四五年到一九七一年在聯合國代表中國。從一九四九年國民黨敗戰退到台灣後,聯合國一直在考慮誰代表中國的問題。

王教授在他的研究論文 《台灣如何能加入聯合國?歷史、議題和方法》中提到,由於中共和國民黨都不能接受兩個中國,所以當時議題演變為「代表」問題,而不是成員國加入問題:哪一個中國才可以在聯合國獨家代表中國人,而不是哪一個中國可以代表它管轄下的中國人。

誰來代表中國人一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在聯合國裡和外交上的重點。從一九四五年到一九七一年,中華民國獨家代表中國。一九七一年後,中華人民共和國獨家代表中國。

在一九五○年到一九七一年間,美國在聯合國支持中國民國;一九五○到一九六一年間,美國採用「暫停」的手段,阻止建議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的方案;從一九六一年到一九七一年間,美國採用「重要的問題」手段。也就是說,重要的問題需要聯合國大會三分之二票數通過。

隨著越來越多的第三世界國家加入,最終一九七一年,聯合國大會通過著名的二七五八決議,把中國的席位交給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六十年代,美國在中華民國在聯合國擁有席位的議題上,是開放的。但當時中華民國沒有變通的可能。現在,當台灣想要再次加入時,美國卻已經鎖在已有的定位上:一個中國政策。
兩黨殊途同歸
民進黨和國民黨都不願意違反民意,對台灣入聯的結果有共識,但是對於中間的過程,則有相當的分歧。這次入聯與往年最大的不同是,往年都是通過台灣的友邦國家向聯合國提案,要求把台灣入聯之事列入議案。由於中共在安理會的否決權,這個做法一直無法突破,台灣入聯始終沒有能夠列入議案。

而今年,台灣方面由陳水扁以國家元首的身份,直接寫信給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和輪值主席王光亞,不是以中華民國,而是以一個新國家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

張大同批評民進黨太過激進,給民意造成一種錯覺,好像入聯馬上就可以成功。他認為,雖然總統選舉給予在重要議題上公投的便利,但陳應該在公投揭曉後才有所動作。在公投之前行動,有為助選之嫌。

彭光理認為,這個問題最終是「誰更愛台灣」的問題。名字不是最重要的,陳水扁與謝長廷都強調台灣身份和國際認同的問題。爭取台灣入聯,有助於競選。兩黨都在做這方面的努力,目前對於民意來說,做比結果更重要。

國民黨與民進黨都認為潘基文沒有把陳水扁的申請轉給正常工作程序,而是直接引用二七五八號決議案,駁回申請,屬於越權。X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