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愈演愈烈的中國天災

?"
二○○六年春季,中國北方出現十八次沙塵暴天氣過程,其中強沙塵暴過程達五次,為兩千年以來同期最多。圖為二○○六年四月十八日,經過一夜沙塵暴,一名工人正在清掃一家飯店招牌上的沙土。(法新社)

進入二○○七年以來,中國的天災報告就一直不曾間斷。首先是大面積乾旱持續,繼而局部地區暴雨成災。很明顯,二○○七年將是一個繼去年大災之後的又一個災年。

二○○六年底中國氣象局預測減災司官員總結說,「二○○六年中國天氣氣候異常多變,極端天氣氣候事件頻繁發生,氣象災害種類多、範圍廣、災情重。」 其中沙塵暴、颱風、乾旱、暴雨洪災、高溫諸類災難都來勢洶洶。

二○○六年是自一九九八年以來中國自然災害造成人員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年。中國氣象局資料顯示,二○○六年中國極端天氣氣候事件頻繁發生,是繼一九九八年中國發生特大洪澇災害以來的又一個重災年。據氣象部門統計:二○○六年共有七個颱風和強熱帶風暴登陸,登陸時間早,時段集中,移動路徑複雜,而且影響持續時間長、範圍廣、強度大、災情重,為歷史罕見。其中八號超強颱風「桑美」在浙江登陸時最大風力達到十七級(暫態最大風速七十一點八米/秒),為一九四九年以來之最。

而在二○○七年初,中國水利部官員警告說,今年中國南澇北旱機率大,高溫乾旱、颱風、強降雨等極端天氣時間將多於常年。

二○○七年七月十八日,山東省會濟南遭到百年一遇的暴雨襲擊。圖為奔流的雨水幾乎要把行人沖走。(法新社)

天災比去年更嚴重

果然,在二○○六年的高溫乾旱之後,二○○七年中國又發生了嚴重的春夏旱情。綜合媒體報導,中國西北中西部、西南大部份地區以及海南等地發生嚴重春旱。雲南農作物乾旱受災面積至三月底達四百一十萬畝;繼去年百年未遇的特大乾旱,四川又遭春旱。當地水利廳稱該省「春旱非常嚴重,飲水困難人數已上升至五百九十萬人,嚴重春旱將誘發特大夏旱。」

而入夏以來,中國大約有一半面積遭到嚴重洪水襲擊,水災受災人數已超過一億人,受害較嚴重有河南、安徽、湖南、湖北、雲南、廣西、江西、陝西、貴州、四川及重慶等地區。去年剛遭遇百年不遇的乾旱及高溫的重慶,今年又經歷一場百年不遇的暴雨洪水的襲擊。

暴雨使多條江河氾濫成災,中國長江流域及淮河流域出現較大的汛期。預測今年將是近年來天災導致死亡人數統計最高的年份。

與此同時,高溫、乾旱、龍捲風及冰雹也持續肆掠各地。自入夏以來,中國江南南部、東南沿海和華南地區少雨,並出現攝氏三十五度以上的持續高溫天氣,部份地區高溫持續時間長達二十天以上。福州持續高溫日數突破百年歷史紀錄,據報導,截至七月二十六日,福州市連續二十七天最高溫度在35℃以上,突破了自一八八○年該市有氣象紀錄以來持續高溫日數的最高紀錄。今夏以來,廈門市、仙遊縣以攝氏39.2℃、39.6℃的高溫,打破了歷史同期最高紀錄。

江南華南高溫40℃。據報導,七月二十七日中國江淮大部份地區、江南、華南中東部、重慶西部、內蒙古東部以及新疆中東部等地有35℃以上的高溫天氣。其中,浙江大部、江西大部、福建大部、蘇皖南部、湖南東南部、廣東北部以及新疆吐魯番盆地和南疆盆地東部等地的最高氣溫有37~39℃,浙江北部、江西中部等地的局部地區最高氣溫可達40℃,新疆吐魯番盆地最高氣溫可達41~43℃。

湖南久旱迎暴雨旱澇交加。據報導,久旱的湖南省七月十三日遭遇暴雨,這場雨沒有從根本上緩解旱情,又造成了八十五萬餘人遭受洪災,四十五條公路中斷。江西七月以來持續高溫少雨天氣致該省出現半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旱情。北方內蒙古中東部地區也出現持續旱情,黑龍江三江平原則發生了多年罕見的夏伏旱,部份地區四十多天無有效降雨,一些農田幹土層厚度達三十釐米。甘肅遭遇近七十年罕見大旱,八百零八萬人受到旱情影響。

今年淮河流域遭遇五十三年來第二大洪水,洪水未去,大風又來。七月二十六日到二十七日,安徽省有十二個縣區接連發生風雹災;湖北武漢遭受罕見大風雷雨冰雹襲擊;湖南多處縣市遭龍捲風、冰雹突襲,損失慘重。

據中國官方的報導,截至七月十二日統計,二○○七年以來中國有二十四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發生暴雨洪澇災害。災害共造成八千二百零五萬人受災,因災死亡四百零三人,失蹤一百零五人, 三百一十七萬人流離失所,農作物受災面積超過五千五百千公頃,倒塌房屋三十萬間,直接經濟損失三百一十九億元,其中水利工程直接經濟損失近五十億元。國家防總說,今年,中國局部強降雨等極端致災害性天氣偏多,一些水庫出險、垮壩,嚴重影響水庫下游群眾生命財產安全。

二○○六年中國大陸的天災人禍比往年更加異樣、頻繁和暴烈,至目前情況來看,二○○七年災情超過去年,又是一個重災年。

四川遭遇歷史罕見高溫伏旱。圖為二○○七年三月二十五日,四川農民在修抽水的水管。據當地媒體報導,中國南部和東南部近一千萬居民由於乾旱而苦於飲用水嚴重缺乏的困境。(法新社)

中國大部份地區二○○六年都出現雷雨大風、冰雹、龍捲風等局地強對流天氣,導致一百四十一人死亡,是近幾年最多的一年。圖為二○○六年六月二十九日,安徽省宿州市泗縣遭受龍捲風襲擊。(法新社)

二○○六年十大氣象事件

中國氣象局去年底公佈了二○○六年十大奇異氣象事件,顯示去年中國的天災情況十分嚴重。

一、二○○六年是中國自一九五一年以來最暖的一年。全國年平均氣溫為10.0℃,比常年同期偏高1.0℃,為一九五一年以來最高值,與一九九八年持平,也是連續第十年高於常年。

二、百年一遇超強颱風「桑美」登陸中國。二○○六年八月十日,超強颱風「桑美」在浙江蒼南沿海登陸,登陸時中心附近最大風力達十七級,為百年一遇,是一九四九年以來登陸中國大陸最強的一個颱風。
  
三、強熱帶風暴「碧利斯」橫掃中國南方七省(區)。強熱帶風暴「碧利斯」二○○六年七月十四日在福建霞浦登陸,之後深入內陸歷時五天。福建、江西、湖南、廣東、廣西、貴州、雲南七省(區)出現大範圍持續性強降水天氣,發生嚴重暴雨洪澇、山洪和山地災害,造成的人員傷亡為近十年單個熱帶氣旋之最。
  
四、重慶、四川遭遇歷史罕見高溫伏旱。二○○六年夏季,重慶遭遇百年一遇特大伏旱,四川出現一九五一年以來最嚴重伏旱。重慶、四川兩省(市)七月中旬至八月下旬遭受罕見的持續高溫熱浪襲擊,其中重慶市38℃的高溫日數達二十一天,創歷史新紀錄;二十二個區(縣)最高氣溫破當地歷史紀錄。

五、春季森林火險等級高,雷擊引發大興安嶺特大森林火災。二○○六年五月二十一日至六月二日,黑龍江省黑河市、內蒙古自治區鄂倫春旗、牙克石市遭受雷擊,相繼引發特大森林火災。據衛星資料估算過火災總面積約為三千八百二十平方公里,是一九八七年以來大興安嶺地區最嚴重的一次森林火災。

六、強沙塵暴頻襲中國北方,北京一夜降塵三十三萬噸。二○○六年春季,中國北方出現十八次沙塵暴天氣過程,其中強沙塵暴過程達五次,為二○○○年以來同期最多。四月九日至十一日北方出現範圍最大、強度最強的一次強沙塵暴天氣過程,十三個省(區、市)遭受影響,造成九人死亡;北京四月十六日至十七日一夜總降塵量達三十三萬噸。

七、暴雪封阻旅客農曆新年返鄉。二○○六年一月十七日至二十日,山西南部、陝西中部、河南、安徽北部、湖北北部出現大暴雪。時至春運高峰,大範圍雨雪天氣導致河南省公路、航空、鐵路全面受阻,僅鄭州一地滯留人數就達十多萬人;京廣、隴海等鐵路沿線部份列車無法正常運行,十多萬名旅客滯留北京西站,均為歷史罕見。
  
八、夏季暴雨洪澇導致福建高考延期。二○○六年六月上旬,華南、江南、西南地區東部出現持續強降雨天氣過程,浙江、福建、江西、湖南、廣東、廣西、貴州等省(區)部份地區發生了較嚴重暴雨洪澇災害。福建省建甌市城區被淹,近五千名考生無法按時參加高考,這是近半世紀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高考延期。
  
九、北方出現近十四年來最嚴重的酸雨。據北方七省市(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東、陝西、山西)監測資料顯示,二○○六年北方出現了十四年以來最嚴重的酸雨,降水酸度顯著增強,酸雨頻率明顯提高。七省市十六個監測點的年均降水pH值為四點五,酸雨頻率為44%,其中強酸雨頻率為23%。

十、十二月太陽連續強烈爆發。二○○六年十二月五日至十六日,太陽連續發生強烈爆發事件,這是一九五七年以來太陽活動低年中最劇烈的一次。受其影響,中國多次出現長時間、大面積短波通訊信號衰減和中斷,電網中出現較強附加電流,國內外衛星工作多次失常。

中國大部份地區二○○六年都出現雷雨大風、冰雹、龍捲風等局地強對流天氣,導致一百四十一人死亡,是近幾年最多的一年。圖為二○○六年六月二十九日,龍捲風襲擊了安徽省宿州市泗縣的朱彭小學。據當地媒體報導,學校被毀壞,造成六間教室被夷為平地,兩名學生當場死亡,四名學生受重傷,四十名學生和兩名教師受傷。( 法新社)

七月罕見極端氣候事件

「今年七月份,我國很多地區都發生了極端的天氣氣候事件,很多氣象要素紀錄都被打破了,」中國氣象局新聞發言人、預測減災司司長宋連春在中國氣象局表示,這樣極端天氣氣候事件的發生,會越來越頻繁,會越來越明顯,這已經被事實證明。氣象局羅列了被稱為七月以來在中國發生的八大罕見極端氣候事件:

一、淮河:降水量僅次於一九五四年

淮河流域七月份降水量是歷史第二高,整個淮河流域降水量在七月份僅僅比一九五四年略少,導致淮河流域發生流域性大洪水。氣象衛星監測到,洪水面積達到一百一十五平方公里,導致淮河流域需要開閘洩洪,總共淹沒數十萬畝農田。

二、重慶:一百一十五年來最大降水

七月十七日,重慶一些地區降水量打破氣象紀錄,特別是沙坪壩達到二百六十六點六毫米,這也是一百一十五年有氣象紀錄以來一天最多的降水。這場暴雨導致五十五人死亡。

三、濟南:一場暴雨四十三人殞命

濟南七月十八日發生大暴雨,一個小時降水量達到一百五十一毫米,是一九五八年有紀錄以來一個小時最大的降雨量。全省九個省二十五個縣受災,死亡人數四十三人。

四、雲南:暴雨引發地質災害

雲南暴雨引發多處滑坡、泥石流災害。死亡人數八十二人,直接經濟損失將近九億元。

五、烏魯木齊:降雨創新高

新疆暴雨成災。烏魯木齊十七日降水量達到十七點四毫米,突破歷史紀錄,造成三十人死亡,三人失蹤。

六、江南華南:大範圍高溫乾旱

江南華南出現了大範圍高溫乾旱天氣,七月份江南華南大部份地區大於35℃高溫有十五到二十一天,部份地區超過二十一天。福州連續高溫數達到三十二天,為一八八○年福州市有氣象紀錄以來最多的連續高溫天數。

七、東北北部:六百六十七萬人缺水

中國東北北部、黑龍江、內蒙古東部也出現比較嚴重的乾旱。黑龍江、內蒙古七月份降水量是歷史第二少。截至七月二十八日,受災人口六百六十七萬人,農田受旱面積超過四百萬公頃。

八、暴雨、龍捲風奪命一百四十一人

中國大部份地區都出現雷雨大風、冰雹、龍捲風等局地強烈對流天氣,導致一百四十一人死亡,是近幾年最多。

鑒於今年異像頻頻,對於官方的指稱,民間更多有補充

九、北京七月飛雪

據網易新聞報導,二○○七年八月六日下午三點○五分左右,北京市區再次出現「六月雪」,北京市海澱區成府路地區,大風卷著雪花從天空落下,持續五分鐘左右。之後,天空又開始降下大雨。在此之前,據北京青年報報導,七月三十日,北京東三環附近,天空中竟然飄起了雪花。下午六點十分左右,當人們看到空中白色的小雪花忍不住發出陣陣驚呼。

近二十年來,由於氣候異常,出現在六月份並被氣象部門記載的「六月雪」有三次:一九八一年六月一日,山西管涔山林區普降大雪,雪深達二十五釐米;一九八七年農曆閏六月二十四日,上海市區飄起了小雪花;同年六月五日,河北張家口地區降了一場大雪,最低氣溫降至零下七攝氏度。

最近的兩次「六月飛雪」,一次是二○○七年六月二十日,甘肅降大雪;還有的就是北京的七月飛雪。

十、「火爐」城市異地

民間評選新的“火爐”城市,福州、廣州和杭州排在前三,歷史上的「三大火爐」 重慶、武漢、南京退位。

在地理教科書上,中國的「三大火爐」是指重慶、武漢、南京。因為資料顯示,南京、重慶、武漢、南昌等城市每年的高溫日數量的確居於前幾位。這四大城市氣溫35℃以上的日子,平均每年有十九點三天,37℃以上的日子平均每年有四點五天;夜間最低氣溫28℃以上的日子,平均每年有十三點二天,最低氣溫30℃以上的日子平均每年有一點九天。

福州今年,持續高溫數達到三十二天,破歷史最高紀錄。杭州,今年累計高溫(超過35℃(天數已經超過二十天,而常年平均則是二十五點四天,從兩千年開始,有三、四個年頭,杭州都出現這樣的連續高溫。廣州出現35℃以上的天數已達二十以上天,打破了二○○三年七月十八天的歷史紀錄,去年廣州就因長時間高溫而被關注。

另外,浙江四分之一縣市七月極端高溫超40℃,浙江高溫積溫(日平均氣溫之和(總體為三十年一遇,部份地區為五十至七十年一遇,26%的縣(市(月極端最高氣溫超過40℃。

十一、全國耕地受旱面積一點六四億畝

截至八月一日,全國耕地受旱面積一點六四億畝,比多年同期偏多近三千萬畝,其中重旱四千六百二十四萬畝、乾枯一千三百萬畝,有七百五十三萬人、五百○八萬頭大牲畜因旱發生臨時性飲水困難。受旱地區中,以江西、黑龍江、湖南、內蒙古、吉林、廣西六省區旱情最為嚴重,其中江西、黑龍江、湖南耕地受旱面積分別超過全省耕地面積的三分之一。

十二、遼寧兩天內連發十七次雨雷預警

遼寧全省自西向東從七月三十一日至八月一日迎來一場大到暴雨。氣象部門連發十五次暴雨預警,兩次雷電預警。如此之高的預警頻率在遼寧的氣象史上並不多見。

中國大部份地區都出現雷雨大風、冰雹、龍捲風等局地強對流天氣,導致一百四十一人死亡,是近幾年最多。圖為二○○七年七月四日,村民集合到前一天被龍捲風吹平的玉米地。安徽省天長市秦欄鎮、仁和集鎮突遭龍捲風襲擊。龍捲風達到每小時一百公里的速度,造成十四人死亡,近一百五十人受傷,七百一十五戶房屋和一百戶江蘇省的房屋被摧毀。(法新社)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