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禁歌、禁曲話白色恐怖

二○○七年七月十五日是台灣「解嚴」廿周年紀念日,台灣各地紛紛舉辦活動。查禁書刊、歌曲是戒嚴時期箝制言論自由打壓藝術創作的一大工具。為讓民眾瞭解這些歷史,國家圖書館舉行「戒嚴時期查禁書刊展」,揭幕當時由合唱團獻唱當年多首禁歌。同時,新聞局也和高雄市府合辦「自由歌唱、歌唱自由—禁歌、禁曲演唱會」,老中青三代藝人現場高唱昔日被禁歌曲。

在近千首禁唱歌曲中,不乏民眾琅琅上口的名曲,其中的〈何日君再來〉應是佼佼者。其實,這首曲子不是在台灣戒嚴時期才被禁唱的,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八年抗戰」尾聲時,就曾被禁過。藉此紀念白色恐怖戒嚴遠去的日子,我們來談談這一首曾經響遍台灣街頭巷尾,人們耳熟能詳又能哼唱名曲的滄桑。

「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愁堆解笑眉,淚灑相思帶,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是〈何日君再來〉的一段歌詞,如此充滿人間至情的文句為何會被禁唱?在揭開謎底之前,我們先問「這首歌是何人所唱?」相信絕大多數的答案會是「鄧麗君」。不過,這個答案並不全對,因為原唱者並非鄧麗君,它早在一九四○年代,也就是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就被當紅的金嗓子歌后周璇唱紅了,流行地區廣及日軍佔領地。

據說當日軍意識到將敗戰返回日本時,竟利用各種方式強力播放此曲。不過,所播出的並非周璇唱片,而是一個日本姑娘演唱的,其發音吐字不怎麼道地,尤其唱到「何」這個字時,咬字特別重,聽起來頗怪異。聽者難免納悶:「每一個會唱這首歌的人聽了,都會覺得換上我唱,也比她唱得好呀!」

謎底終於揭曉,原來日軍知道將要敗戰了,但心有不甘、不服氣,想出點子將〈何日君再來〉的「何」字改為「賀」,「君」改為「軍」,於是就成了「賀日軍再來」。如此一改,就成了中國漂亮小姐,向日軍敬酒、歡迎日軍再回來。日本的男女都在唱,連眾多的中國人不分敵前敵後也唱做一堆,達到流行高潮。這種「心戰」伎倆,終被國軍敵後情報人員識破,在蔣委員長親自下令下,全國禁唱這首歌,連出版該首歌的唱片公司也將沒賣出的唱片統統收回銷毀,版子也廢掉,電臺不再播放,該曲就盛極而衰。在沉寂二十多年之後,長大後的鄧麗君再翻唱又掀起新一波流行風潮。不過,為何台灣戒嚴時期又被列為禁曲,也實在費猜疑,是否與上文所述理由相同呢?

即使禁唱理由在對日抗戰時好似合理,但相信廣大的唱、聽者其實並不瞭解其中玄機,而且也不會有那麼多心思,卻在不明就裡下被剝奪了應有唱聽的權利。在當前自由民主的台灣,講起這段往事是笑話、趣談,但在威權體制的時代卻是生死攸關的恐怖事件。

諸多的禁歌、禁曲都各有其背後故事,但絕大多數應都是捕風捉影,硬入人於罪的「白色恐怖」,除了歌曲外,書、影片、言論等等琳琅滿目的「禁品」,不勝枚舉。那是威權時代、戒嚴時代的鮮明寫照,也是不文明黑暗時期,「老大哥就在你身旁」的場景。民主化之後的台灣百無禁忌,換以「分級」等民主規則,這是經濟自由、政治民主的場景。

不過,在全球化高唱入雲,自由民主人權已成普世價值的現時,竟然還赤裸裸的出現逆流!

那是號稱和平崛起的中國,在經濟有些成就後,竟然變本加厲緊縮各種自由並迫害人權。不但接連關閉以報導真相敢言的媒體、且迫害維護人權的正義人士,甚至還脅迫美國尖端網絡公司作「警網監控」勾當,真是十足性的流氓政府、野蠻國度!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