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蘇三起解─洪洞縣的正義何去何從?

高中的時候我曾經參加過學校裡的平劇社,學的第一齣戲就是六百年前發生在山西的真實故事,名妓「玉堂春」也就是「蘇三」從山西洪洞縣被押解往太原重審的段子。還記得那流水板的第一句是這麼唱的──「蘇三離了洪洞縣,將身來到大街前」,最後一句則是「九也恨來十也恨,洪洞縣內無好人」。洪洞縣因此是我印象深刻的一個中國地名,只是沒想到多年後再次看到這個地名卻是山西黑心磚窯廠奴工事件的爆發,綁架上千名孩童的磚廠(不只一家)正是位於山西洪洞縣。

 

 

《蘇三起解》確有其人其事,直到民國九年(公元一九二○年)山西洪洞縣尚存有此案的卷宗,蘇三被監禁的牢房到今天還是個熱門的旅遊觀光景點。六百年的時光流過,洪洞縣的變與不變是甚麼?
蘇三原名周玉潔,五歲時父母雙亡,不幸被拐賣到北京蘇淮妓院,因排名第三遂改名為蘇三,花名為「玉堂春」。蘇三成為名妓之後與書生王景隆一見鍾情,立下山盟海誓。只是不到一年的時間裡王景隆床頭金盡,被冷血老鴇掃地出門,蘇三也被老鴇以一千多兩銀子賣給了山西馬販沈洪為妾。蘇三到了沈家之後就發生沈妻毒死沈洪的命案。沈妻誣陷此事為蘇三所為,知縣因為貪贓受賄對蘇三嚴刑逼供,屈辱成招後蘇三被關入死牢等待秋決。在此同時王景隆進京趕考高中進士,官任山西巡按。他密訪洪洞縣之後探知蘇三受冤,便下令押解沈洪一案的被告與關係人到太原重新開堂審問。最後蘇三的沉冤得雪,《蘇三起解》被編為戲文成為中國民間家喻戶曉的故事。

六百年後,一千多名可憐的童工和蘇三一樣在幼年時被拐賣,這是六百年來的不變。這些孩子最小的才只有七歲,卻像奴隸一樣被拘禁在黑磚窟廠裡,每天必須工作十幾個小時,非但沒有薪資還得承受毒打,其中不乏被打殘、打傻、打死的。其中有一間磚廠的所有權人還是中共人大代表(代表誰?)! 直到事情曝光之後,當地政府和警察局還要企圖掩蓋真相!這種地方官員的「素質」,也是洪洞縣六百年來的不變。

一千多個孩童,要辦好幾所小學才能容納得下。數量如此龐大的拐賣事件,以中共對戶籍掌控之嚴,如果不是官商勾結,豈能掩蓋得了?地方上竟完全無人知曉如此可怖的罪惡?難道六百年來洪洞縣裡還是沒有能夠說句公道話的好人?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肉,基於人特有的同理心,一個人要冷血殘酷到甚麼地步才做得出這種拐賣綁架殘害孩童的事來?同樣的洪洞縣,蘇三最後得到了平反,但這些黑磚廠的孩子們呢?如果不是數百位鍥而不捨的父親,數年來不放棄的追蹤調查、自力救濟,這些孩子到今天還是會繼續困在「沒有好人」的洪洞縣!

基於義憤,許多律師投入了令人髮指的山西黑磚窯維權案,其中不乏義務扶助者。但是僅管此案已經震驚中國也同時震驚國際,西安司法部門仍伸出了黑手,要求黑磚窯案的維權律師都必須由官方的「法律援助中心」指定,目的在控制這件司法案件的進行與結果──這個結果顯然已經被決定了,而且絕對與維權律師想要的結果不同,否則也就沒有阻撓維權律師參與維護被害兒童權益的必要。與六百年前的「蘇三」一案相比,洪洞縣總算有了改變──變得更加黑暗不公。

被中共慣稱為「萬惡的舊社會」還能見到的司法正義,在今日中共統治下的社會卻被掐住了咽喉。當人民輿論都站在公義的那一邊時,為了遲滯中國邁向自由的腳步,中共司法部門卻殫精竭慮於干擾、壓制、迫害維權律師,站到了人民的對立面。雖然說翻開人類的歷史,沒有例外的,凡屬獨裁政權都不會給法律人活動的空間,因為法律人的工作核心、思維活動與不義的政權注定水火不容──法律人講法治與證據,而獨裁者為了專治的方便,既不講法治也不管證據;法律人每天從事言詞與書面的辯證工作,擅於用最簡捷的文字解說最複雜的法律活動,只要有少數覺醒者勇於對抗不義的政權,就有機會造成風起雲湧的效果,這當然不會是獨裁者所樂見的,也就必然遭到打壓與箝制。但是在洪洞縣這次的黑窯童工事件裡,我還是得說,選擇站在人民對立面的中共司法部門,實在是愚不可及。

將來倘使有一出《黑窯苦兒記》在人間傳唱,洪洞縣將背上永遠的罵名,而這個時期司法黑暗的歷史罪名也將永遠洗刷不清。

但是在中國被拐賣的孩子只有這一千多個嗎?中國還有多少未被揭開的黑窯?有多少個「沒有好人」的洪洞縣?有多少個在罪惡之前沉默的硬心腸?中國被共產黨竊占之後至今已有超過八千萬人死於非命,隨著黑心商品的對外輸出,這股毒素也開始滲入全世界其他國家的民眾家裡──有毒服裝、有毒牙膏、含鉛玩具與飾品、致癌食品、致命寵物食品直至紙包子事件之後舉世譁然,直到毒牙膏事件毒死外國人民,這才引來各國媒體的廣泛追蹤報導,不講誠信的商品已經不是單一商品、單一產業,而是普遍存在各種商品、各行各業。但中國人早已被毒害、欺詐多年,國際媒體卻直到有非中國人受害之後,才開始正視此事,中國人命真是世上最不值的生命嗎?

走一趟台北的迪化街,客人隨手挑著乾貨,一定不忘問上一句:「不是大陸貨吧!」商家又是搖頭又是搖手:「不是大陸貨,現在誰敢賣大陸貨?」全世界已形成的對大陸商品的不信任心理,將來要以如何的努力才能扭轉改變?

自從中國變成世界工廠之後,中國的環境在近年內被恣意毒害,人們也被各種黑心的食品、飲水毒害,一切向錢看的後果逐漸炸開。洪洞縣就像整個中國的縮影,洪洞縣的黑官就是中國共產黨,中國人則是被綁架的兒童,但黑窯裡的兒童因為年幼所以缺乏掙脫牢籠的智慧與能力,在中國被中共惡黨綁架的人們則是長期被洗腦,欠缺正確判斷的能力;或者是欠缺逃脫牢籠的勇氣與決心。冷漠自保的洪洞縣居民就是所有環視發生在中國的罪惡,卻保持沉默的人。所有的人環環相扣,才能形成《蘇三起解》裡的洪洞縣,才能形成今日不講信義良心的中國。

在世人譴責中國向外輸出的各種黑心有毒商品,責問著「誰來解決這個問題?」時,人們問過自己,自己為這件事盡過甚麼力嗎?還是曾經推波助瀾,幫了一把?或是以為事不關己、己不操心,直到環顧自己最鍾愛的住居,發現食衣住行裡充斥著「Made in China」這樣的原產地標誌時,才想亡羊補牢抵制中國貨,但走到商場逛一圈卻發現如果要堅持抵制中國貨,最後只能空手而回?

見微知著,以洪洞縣為指標──當正義重回洪洞縣、當好人重回洪洞縣、當冤假錯案都在洪洞縣得到平反,中國的正義才得伸張,全世界也才能得到安全的中國貨。蘇三何時起解?洪洞縣的正義何去何從?就等旁觀者何時一致堅定要求正義重現。維權律師正在中國努力,要求中國人權的「人權聖火」正在世界上傳遞。人權聖火的起跑有如蘇三被起解的那一刻,她肩上仍有枷鎖,手上仍有手銬,但一步一步的,她走到洪洞縣的大街上,抬頭重見了天日,往太原之路就是走向自由之路。二○○八北京奧運,全世界將聚焦在中國──這也是世人徹底認識中國共產黨真面目的一刻。

在所有的媒體都想著北京奧運轉播權、商家則著眼於北京奧運「商機」的此時,我卻預見到中國共產黨的「喪機」──奧林匹克旅客湧入中國的同時,也是中國共產黨一切惡行大曝光之日──網絡封鎖、機場遣返、逮捕和平請願的平民及來自世界各地的正義之士。北京奧運那二個星期(如果屆時中共惡黨還在喘息),將讓世人大開眼界,所有人們本來不相信的殘暴、反人類、不文明,都將生生的展現在世人眼前。◇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