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能飛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兩年前在費城的一次晚餐會上,結識了阿楠達.瑞德(Annanda Reed)女士。阿楠達二十出頭,兼有南亞和日爾曼的血統。她父親是德國人,母親是尼泊爾人,尼泊爾據說是唯一一個男性壽命比女性要長的國家。阿楠達顯然繼承了東西方的精髓,長得高雅、美麗而動人,尤其是她的眼睛,睫毛很長,目光深邃,透露著與年齡不符的憂鬱,令人一見就印象深刻。

晚宴上我們談得很投機。她是一個虔誠信佛的人,我問她生活在美國,如何建立了對東方信仰的信念,她說她人生的大部份時間是在尼泊爾渡過的,耳聞目睹了許多神奇的事情,受到環境很好的熏陶。我們談及東方修行的精妙,她告訴我,曾親眼看見西藏僧人的凌空飛行。

我停了下來,帶著探詢的眼光看著她。作為修煉之人,知道人的大周天一旦打通,這就是可能的,以前也有過許多這方面的報導。但那天畢竟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親口說見過肉身之人在空中飛行,所以下意識的,我追問了一句,飛行,你親眼看到的?阿楠達點點頭,說是的。我看著她的眼睛,她也堅定而平靜的看著我,目光清澈,沒有一絲虛偽和做作。她沒有必要、沒有理由、也完全不需要跟我說謊,我相信她。我們相對著點點頭,一起會心的微笑了起來。

據說,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就親身見過僧人虹化的景象。認識阿楠達之後我就想,幾百萬藏人無疑也是這樣的,有基於神奇經歷的堅定信仰。無論是甚麼樣的中央政府,如不能理解藏人的精神世界,恐怕永遠也解決不了西藏的問題。

七月中旬,中共國家宗教事務局頒佈了《藏傳佛教活佛轉世管理辦法》,規定活佛轉世的條件、審批、與處罰規定。活佛的審批權在省、自治區、國務院宗教事務部門。未經政府審批的活佛,被視為無效和非法。當年戰天鬥地的人現在要「管理」活佛,也是末法時期的奇觀。

管理學到了極致,就是基於人的本性的管理。而人的管理之難,在於人的私心和私慾,在於人們之間的爭鬥、嫉妒、不滿,和隨之而來的不合作及互相拆臺。

暑期許多海外華人去大陸渡假,海歸大陸的美籍華人也回美國渡假。數數周圍的人回去當海龜的,前後也有十來個了。跟其中在中國創業的人聊天兒,談管理的瓶頸,在產品、市場之外,最頭疼的都是人的問題。雇員沒有積極主動性就不說了,還普遍存在不誠實、老闆不在就偷工、做表面文章等反映著社會的側面的問題。
人去管理人,尚如此艱難。而讓人去「管理」活佛,讓搞政治、充滿權力、爭鬥慾望的人,去管理清靜自在、與世無爭、超出人類能力和智慧的生命,其結局會如何呢。

人看螞蟻覺得它們很渺小,千百萬螞蟻築的蟻山,人一把鏟子就可以剷平,潑桶水就可以造成螞蟻世界的大洪水、大災難,席捲它們辛辛苦苦建立的文明。佛與人之間的距離,豈是人和螞蟻之間的距離可以比擬?就用這個不恰當的比喻,如果螞蟻說要實施一個「管理活人」的螞蟻法案,人類會如何感想?
修煉之人,在歷史上被稱為半神;真正的轉世修行者,如阿楠達見過的能飛行的僧人,都有超出世俗的絕技,只是他們有更高的訴求,不願在人前使用。就像任何一個有理智的人,不會因為螞蟻王國提出「人類管理」的蟻案,而要去向螞蟻們展示人類的智慧一樣。

「活佛」一詞,已經是不敬了。佛超越生死,怎能冠以「活」字?至於「管理」活佛,更是充滿褻瀆之意。按維基百科的解釋,活佛是漢地對藏區轉世修行者的稱謂,並不是「活著的佛」。準確的稱謂應該是「祖古」(Tulku)或「仁波切」(Rinpoche)。

中土種種不敬之舉,讓人聯想起聖經啟示錄的描述。當今世界能把這些字眼在書面公佈於眾的,恐怕也只有那個即將面臨啟示錄所預言的結局、滿口褻瀆的獸和紅色的龍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