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神祕的奧爾梅克古文化

?"
二○○七年在墨西哥發現的兩個奧爾梅克石像。(法新社)

大約三千年前,中美洲海岸上曾經有一個古老的文明:奧爾梅克(Olmec)。它在高原上大興土木,建造城市;他們曾經很強盛,但在公元前九百年前,不知是甚麼原因,他們突然消失了。是因為外敵入侵嗎?但是在他們的遺蹟中沒有發現任何遭到外敵入侵的痕跡。那麼是自然條件的改變,還是因瘟疫,還是……他們與瑪雅文明又有甚麼樣的神祕關係? 

歷史留下了太多的疑問,只能讓我們在那一個個古代廢墟中追索曾經發生的故事…… 

藝術造詣極高 巨石雕像為最 

奧爾梅克文明有極高的藝術造詣,連現代人都嘆為觀止。恢宏宮殿的殘骸、奇特的陶器、人形美洲虎圖案……但奧爾梅克最卓著的當屬其特有的雕像,這些雕像以巨大的石頭頭部雕像工藝見長。它們不僅體積巨大,而且栩栩如生,大都雕刻著厚厚的嘴唇和凝視的眼睛。

奧爾梅克人卻把沉重的玄武岩石塊從幾十公里外的火山區拖到聖洛倫索,還把巨大的石頭打磨成了三米多高的石頭頭像。

最令人感到吃驚的是,這些地方並不盛產石頭,當地人製作大型石雕像的巨石必須從幾十甚至幾百公里外運來,可以想像這項工程的工作量之巨大。而在當時沒有機械設備的情況下,奧爾梅克人卻把沉重的玄武岩石塊從幾十公里外的火山區拖到聖洛倫索,還把巨大的石頭打磨成了三米多高的石頭頭像,其中的力量與智慧實在不容小視。 

奧爾梅克的巨型頭像。


「奧爾梅克巨石頭像」最初是一九三六年被發現的,當時共發現十四個,成為奧爾梅克文化中最聞名於世的藝術品。這些頭像都是用整塊玄武岩雕成,構思完善,具有強烈的寫實性。其中最大的是一個青年的頭面雕像,重達三十噸,高三○五釐米左右,形象十分生動。他鼻子扁平、嘴唇厚大、眼睛半睜,呈扁桃狀,眼皮顯得十分沉重;頭戴一頂裝飾有花紋的頭盔,遮住了兩耳。 

有人認為,這個頭像可能與這種競賽的祭祀有關;也有人認為,頭像可能是當時奧爾梅克領袖的雕像,或者就是一種向死者表示致敬的紀念物。 

不僅如此,科學家發現奧爾梅克人還發明了一種橡皮球遊戲,後來這種遊戲在整個地區廣泛流傳,成為各地十分喜聞樂見的活動項目。此種發明無疑又閃現了奧爾梅克人特別的智慧。 

奧爾梅克文字發展具延續性 

有人提出,早在兩千六百年前,奧爾梅克人還用原始的文字符號來記錄他們的光輝業績。佛羅里達州立大學考古學家在位於墨西哥塔巴斯哥州的拉文塔,這個方圓兩百公頃的著名奧爾梅克文明遺址,發現了一個圓柱型的璽印和一塊綠玉殘片,上面都刻有一些筆畫縱橫的形象與圖案。傳統歷史學與考古學的觀點,美洲文字歷史不超過兩千三百年,而這個新發現使學界不得不重新評估奧爾梅克文明的重要性。 

墨西哥塔巴斯哥州出土的圓柱型的璽印(左),璽印上的圖案: 一隻類似鳳鳥的禽類似乎在說話(右)。(法新社)


 

二○○六年八月在洪都拉斯一個洞穴中發現的一塊刻有圖案的貝殼。(法新社)

璽印上一幅特別的圖案印象深刻:一隻類似鳳鳥的禽類嘴邊,出現了一個類似現代漫畫中的語言框,裏面充滿了各種不相同的符號。科學家認為這只鳥在說話,語言框中的幾個符號,與瑪雅日曆上的日期符號幾乎一模一樣。 

儘管奧爾梅克文字尚未得到破譯,但通過比較可以發現,它與其後的瑪雅文字有驚人的相似性。根據瑪雅文字習俗,一些學者更傾向於認為,這隻鳳鳥代表著一位地位尊貴的首領,公元五世紀時,一位瑪雅國王即被稱為「寶藍色鸚鵡」。從他口中說出的日期,很可能是一個重要的節日或祭祀日。 

較之璽印上的圖案,鐫刻在那塊綠玉殘片上的符號則複雜難懂得多,不過波爾認為,這恰好證明了奧爾梅克文字發展的漸進性與連續性。與專注於數學統計的中東古文字不同,美洲文字著重於政治含義的表達。君主的祭典、征伐,或日常起居,都是文獻記述的主要內容。 

但也有科學家表示,除非成系統的文字符號被發掘出來,否則奧爾梅克在文字發明上的地位就只能是一種假說。鑒於瑪雅文字是一種象形文字與拼音文字的奇妙混合體,如何判定古老的圖畫何時具備表音作用,的確是一件艱鉅的工作。 


奧爾梅克文化影響周邊文明

奧爾梅克文化的影響曾遍及中美洲各地區,唯一疏漏了一個地方,就是瑪雅。

二○○六年一月發現的「打坐的人」玉石像。(法新社)

雜技造型的奧爾梅克人像。(法新社)

在《科學》雜誌上的一篇報告裏,喬治華盛頓大學的考古學家傑弗里‧布洛姆斯博士和其他研究者詳細描述了奧爾梅克廣泛流傳的陶器輸出工業,藉以證明奧爾梅克文明先於其他任何文明,是中美洲文明的始祖。 

但是也有人認為,奧爾梅克文明只是當時文明的一個「姊妹」文明,算不上甚麼始祖。不過已有的證據似乎更支持前者:中美洲各地到處分散著帶有奧爾梅克風格和設計標記的陶器。而且科學家們猜想,奧爾梅克文明比當時許多其他臨近文明都高級。 

耶魯大學的考古學家邁克爾‧科博士在自己最新一版《瑪雅》中指出,奧爾梅克文化的影響曾遍及中美洲各地區,唯一疏漏了一個地方,就是瑪雅。科博士也感到很奇怪,但他猜測很可能是當時的瑪雅人對日益壯大的奧爾梅克絲毫不感興趣,所以沒有融進奧爾梅克文化。 

奧爾梅克文化和瑪雅文化都是人類文明史上的謎團,而且它們都曾存在並興盛於中美洲。所以,很多考古學家一直認為,二者之間必然存在著某種聯繫。 

近來,研究分析發現,奧爾梅克文化與瑪雅文化確實存在著密切關係。值得一提的是伊扎帕文化。伊扎帕是墨西哥恰帕斯內的一個地方,曾經有過很多古代寺廟。在這裏,你既可以看到奧爾梅克雕像,又能看到瑪雅油畫。

科學家猜測,可能是奧爾梅克文明間接的影響了瑪雅文化。不過瑪雅人所精通的天文曆法,似乎還沒有在奧爾梅克一方找到淵源。 

繼續挖掘中 愈見其重要影響 

關於奧爾梅克的新發現沒有結束,二○○六年一月,兩名十幾歲的孩子偶然間闖進了洪都拉斯的特古西高帕(Tegucigalpa)以東兩百六十公里的一個洞穴。在那裏,他們發現一個雕像和一塊刻有形象的貝殼。

雕像是玉製的,高廿九釐米,寬十七釐米,刻劃的是一個盤腿而坐的人。 

八月份,六位來自墨西哥、洪都拉斯、美國和意大利的考古學家聞訊趕來,開始對這個洞穴進行挖掘,尋找更多的奧爾梅克遺蹟。 

接著,二○○七年一、 二月間,考古學家又在墨西哥的前西班牙時期城市匝匝卡特拉(Zazacatla)地區發現了一個奧爾梅克聚居點。在那裏人們發現了甕和石像。這使科學家們更加確信,奧爾梅克文明在中美洲曾經有過重要影響。◇

考古學家在墨西哥匝匝卡特拉發現了奧爾梅克時代的甕。(法新社)

二○○六年八月考古學家在洪都拉斯的一個洞穴中蒐集奧爾梅克遺蹟。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