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付諸行動 讓夢想成真

?"
馬汀斯.魯本尼斯參加二○○六年都靈奧運會男子單人雪橇比賽。

「我長大以後,要當一名職業運動員。」這是十八年前馬汀斯‧魯本尼斯(Martins Rubenis)還是個十歲孩子時的夢想。回憶起兒時的夢想,馬汀斯說:「我一看到滑雪場,就知道那裏才是我要待的地方。」

願為世界自由和諧 付出努力


二○○六年,馬汀斯作為一名職業運動員,一舉奪得當年冬季奧運會無舵雪橇比賽專案的銅牌。自拉脫維亞一九九一年獨立以來,他是首位在冬奧會上贏得獎牌的運動員。

坐在奧運會發源地——希臘首都雅典炎熱的陽光下,馬汀斯不時用紙巾擦去額頭上的汗水:「我是從事冬季運動的運動員,很少來到這麼熱的地方。」馬汀斯常年在寒冷地區受訓,他告訴記者說,在八月的盛夏季節,此次抽空趕到烈日炎炎的希臘,是因為他還有一個夢想:「那就是生活在一個和諧、自由的世界上,可我們每個人都要為此付出努力。」 

二○○六年冬季奧運會單人平底滑雪項目銅牌得主馬汀斯.魯本尼斯。(Getty Images)

一頭金髮、瘦瘦高高的馬汀斯出生於拉脫維亞的首都里加,曾經師從第十三屆冬奧會無舵雪橇女子冠軍維拉‧佐祖拉(ZOZULA, Vera)。

繼二○○三年無舵雪橇世界盃賽中奪得銀牌之後,於二○○六年都靈奧運會男子單人雪橇專案中,他又奪得銅牌,並獲得拉脫維亞政府嘉獎。

馬汀斯一直對中國充滿了興趣。「我小時候,特別喜歡看有關中國的書和中國功夫片。」像很多西方男孩子一樣,功夫片中武功高強、行俠仗義的李小龍也是馬汀斯兒時的偶像。長大後,馬汀斯慢慢迷上了中國的山水和古老廟宇。在馬汀斯的眼中,中國的形象日漸豐盈,他心目中的中國古風猶存、風景秀麗、充滿了文明智慧。有關中國的任何消息強烈吸引著他的注意。

獲悉活摘真相 改變生活軌跡

二○○六年初,馬汀斯從都靈冬奧會凱旋歸來後不久,還被鮮花和讚譽包圍著的時候,一條從中國傳出的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馬汀斯回憶說,二○○六年三月,他首次聽說,在中國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身體器官被活體摘除。

讀著有關當代中國正在發生的、聞所未聞的人權迫害,馬汀斯意識到,這是他還不夠瞭解的現實,他頭腦中的中國畫面並不完整。他繼續在網上閱讀著有關中國器官移植業發展和人權迫害的資料,直到有一天,他讀到了加拿大獨立調查員大衛‧喬高和大衛‧馬塔斯聯合撰寫的調查報告,是有關中共在大陸勞教所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

在他閱讀這份報告時,馬汀斯還沒有想到,他的生活軌跡將會因此而發生改變,於報告中披露的真相,將會使他無法安心地再在休閒時靠在沙發上,閱讀有關中國文化的書籍,良心將會要求他在一年之後,作出一個重要的抉擇。

馬汀斯.魯本尼斯擔任歐洲人權聖火傳遞大使二○○七年八月九日在希臘雅典點燃聖火。

「我已經做出了我的選擇。」馬汀斯對記者說,在不久之前,當他決定參加由「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調查團(CIPFG)」發起的「人權聖火全球巡迴傳遞」活動,並擔任歐洲聖火傳遞大使的那一刻起,他決心走到世界舞臺上來,與喬高、馬塔斯以及國際社會眾多的正義人士站在一起,為維護奧運自由、和平的精神,致力於盡快結束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身體器官這一反人類罪行。

抗蘇獲援 助中國民眾以回報

馬汀斯出生時,拉脫維亞還在蘇聯的統治之下。馬汀斯已經過世的母親曾經積極參加過反抗蘇共統治的抵抗運動。「在蘇聯解體那段時間,我看著媽媽在街上忙忙碌碌的,她參加各種能使我們的國家贏得思想自由和言論自由的活動。十年後,我才真正明白了獨立、自由對我們的國家意味著什麼。可以肯定,如果沒有其他國家對我們的幫助,拉脫維亞不可能獨立。我們感激所有曾經幫助我們的人。」

馬汀斯表示:「現在到了我們回報的時候。」從出任歐洲人權聖火傳遞大使的那一刻起,馬汀斯認為,自己終於從一個中國文化的西方愛好者,轉變為一個真正願意身體力行的行動派,去支援中國民眾擺脫共產專制。

「當中國變成一個有精神信仰的、正常的,而不是在共產黨的統治之下的國家時,我希望我能去中國。」

馬汀斯的一位朋友透露說,他已經開始學一點中文。馬汀斯風趣地說:「我相信,我學中文肯定比學英文容易,因為我是從中學才開始學英文的,可我從小就對中國感興趣。」◇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