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俄關係發展:鋼絲上的「探戈」


圖為一個煉油廠。

北京與莫斯科在近期透過「中國俄羅斯年」、「俄羅斯中國年」、「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議」、「六國聯合軍事演習」等一系列大動作,努力對外,尤其是向西方展示兩者間的友好信任、緊密合作關係,但相互間的關係錯綜複雜多變,甚至使得雙方本身也感到棘手。目前,中俄之間在武器交易、能源合作、經濟發展、遠東移民、民間貿易等各方面,均已矛盾重重,競爭遠遠大於合作,這使得中南海與克林姆林宮對於展示友好合作的努力,看起來就像一曲鋼絲上的「探戈」。

武器交易走到胡同盡頭
可以說,在過去的十五年來,中俄之間的武器交易,也就是中方大量購買俄羅斯的武器,為兩國之間關係發展的重要篇章。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中國與俄羅斯共同簽署了軍事技術合作協議,之後,中國陸續向俄羅斯購買了大量的武器平臺,和與之相配套的重型武器。在這一個時期,中國向俄國購買武器的數量,比向其他國家購買的總量還要多。

雖然俄羅斯禁止向中國出口先進武器,但大量的俄羅斯常規武器,已經足以使得中方的武器庫更新換代。而來自中國的巨額軍火收益,也使得俄羅斯能夠為在當時幾乎是停產待業狀態的軍工研製、生產企業注入給養,使之得以繼續生存。

但是時至今日,這種單方向購買軍火的「胡同式」中俄軍事合作關係,已經走到盡頭。由於中方超強的仿製能力,俄方對中國的戒備心理,對中國出口先進武器的種種限制等因素,已經導致中俄之間的武器交易走到了胡同的盡頭。中方對於武器質量和技術含量的要求越來越高,俄羅斯能夠向中國提供的武器出口清單越來越少。中方開始僅僅從俄羅斯進口軍事技術,和一些關鍵的零件,之後將其消化到獨立設計的武器系統當中。而這將導致俄羅斯最終失去中國市場。

為了維持俄羅斯的武器在中國市場的占有率,俄羅斯需要撤銷對先進尖端武器出口中國的限制,但是卻無法解除對中國的戒備心理。即使是在重重限制之下對中國出口的武器,已經令俄羅斯各界不斷驚呼來自中國的威脅。

據俄羅斯媒體透露,向中國出口的蘇-30MKK戰鬥機,使中國空軍迅速成為遠東地區,最具攻擊能力的空中力量之一。但是俄羅斯空軍卻突然發現,自己的空軍和防空部隊中,居然找不出任何可以與之相匹敵的武器,更可怕的是,俄軍也沒有採購這一型號或類似機型的經費。

在向中方交付飛機的儀式上,空軍司令米哈伊洛夫‧弗拉基米爾‧謝爾蓋耶維奇大將,對國家安全會議祕書弗拉基米爾‧魯沙伊洛私下嘀咕說:「如果有一天,這些蘇-30進入我們的領空,請您不要指望我有什麼手段去攔截他們。遠東空軍和防空部隊,已經很久沒有更新他們的裝備了。」

俄羅斯的軍事專家們也在媒體報導中表示,中國軍工的超常仿製能力,已經使俄羅斯的武器出口企業,開始面對中國在第三世界國家武器市場上的有力競爭。中國工程師們在對進口的俄國武器系統進行仿製後,只在個別參數上作些許修改(比如將某型反導系統的口徑由一百毫米改成一○五毫米),就將其出口給其他國家。

例如在埃及和緬甸,這些以前主要購買蘇聯武器的發展中國家,俄羅斯企業已經被迫向售價更低的中國公司讓出了很多市場。如果中國最終有能力自己製造尖端武器系統用於出口(例如經過漫長等待的J-10型多用途戰鬥機),中國就會成為一個難對付的競爭對手。

為尋找出路,俄羅斯已經加強了與印度的軍事方面的合作。俄羅斯雖然聲稱和中國為「戰略夥伴關係」,但是,俄羅斯對印度的軍售,卻沒有像對中國軍售時關於禁止銷售核潛艇、航空母艦、戰略轟炸機等戰略武器,以及其他尖端武器等的限制。
中俄間武器交易已經走到了胡同進口,而由於擁有漫長邊境線,而導致相互間的強烈戒備心理,也使得各種軍事合作無法獲得實質進展。

能源合作處於十字路口
中國是世界上主要的能源消費國之一,俄羅斯是世界上主要的能源生產國之一,但是兩者之間的能源合作確實只能用「步履維艱」來形容。

俄羅斯遠東太平洋石油管道項目,可以說是中方心中「永遠的痛」。幾十年的反覆談判和簽署協議之後,在近期破土動工,但是關於通過這條石油管道,輸送給中國的石油價格問題仍然存在變數。

據俄羅斯《生意人報》七月廿七日報導,俄羅斯工業與能源部對外透露,在對將通過太平洋石油管道運輸的原油品質進行調查之後,俄羅斯專家表示,這種混合原油的品質比烏拉爾原油要好得多。這意味著,該種原油的售價應該更高。
除此之外,由於生態及其他問題所導致的該石油管道項目造價不斷的增長,使得中方最終將以什麼價格得到俄羅斯石油的問題,存在很多變數。

天然氣管道有可能「斷氣」
在俄羅斯希望開拓中國市場,以便在天然氣銷售方面減少對歐洲市場的依賴的背景下,二○○六年三月份,在普京訪華期間,中俄雙方敲定了天然氣合作項目。俄羅斯方面承諾,到二○一一年時,建成東西兩條天然氣管線,中方將通過兩條天然氣管道得到穩定供應的俄羅斯天然氣。

但是俄羅斯經濟發展部門在近期公布的數據顯示,如此「誘人」的天然氣管道項目即使建成,也有可能將因為俄羅斯本身的天然氣短缺,而出現「斷氣」局面。
俄羅斯經濟發展部部長格列夫對外表示,二○○七年到二○○九年期間,俄羅斯的天然氣開採量計劃增加二百一十億立方米,而俄國內市場需求將增加二百六十到二百七十億立方米的天然氣。俄羅斯能源政策研究所評估認為,到二○一○年時,俄羅斯國內天然氣短缺將會達到三百億立方米。

有評論表示,在目前俄羅斯天然氣開採能力已達極限,新的氣田勘探開採仍需時日的情況下,中俄之間龐大的天然氣管道項目究竟擁有有多大的實際意義,只能由時間來檢驗了。

中亞是中共一直努力的重點,但是由於俄羅斯對中共心存疑慮,中共希望鋪設的油管和天然氣管都遭遇巨大阻力。

電力合作遭遇困境
中俄雙方在電力方面的合作也同樣遭遇困境。俄國媒體報導,由於俄羅斯把向中國出口的電能大幅度提價,中國在今年二月份開始,拒絕了從俄羅斯進口電能。中方指責俄羅斯把向中國出口的電能價格提高,使之其價格比中國國內的電能價格高出兩倍的作法是不合理的。

俄羅斯媒體報導稱,由於遠東地區電能過剩,中國拒絕購買俄國電能給俄羅斯帶來了很多麻煩。因為俄羅斯幅員遼闊,但輸電線網非常少,電能運輸十分昂貴,因此幾乎不可能把遠東地區的電能運輸到歐洲地區。在中國拒絕購買電能後,布列亞水電站的幾臺發電機組不得不無負荷空轉。

有消息證實,為了解決遠東地區電能過剩的問題,俄羅斯統一電力公司已經計劃興建輸電網,希望能夠把遠東地區過剩的電能,出售到俄羅斯的中部和歐洲地區。

「大多數俄羅斯人不信任中國」
「大多數俄羅斯人認為中國人不錯,但卻是個危險的鄰居」,這是俄羅斯社會調查組織(VCIOM)在今年四月份公布的一項社會調查結果。

俄羅斯社會調查組織在二○○七年四月七、八日對全俄羅斯四十六個地區的一百五十三個市鎮的一千六百人進行了詢問調查。但當被問道:「俄羅斯遠東勞動力嚴重缺乏,該問題已經阻礙當地經濟發展,您如何看待在遠東工作的中國人?」時,百分之六十二的俄羅斯人表示「反對」中國人在遠東的存在,百分之十六的俄羅斯人認為「也許會有好處」;而在西伯利亞和遠東的俄羅斯人中,這個「比較贊同」的比例更低,只有百分之九和百分之十一。

中俄邊境居民間相互不信任感十分強烈。二○○七年二月五日,在中俄邊境口岸城市黑河市,發生一起當地居民與俄羅斯旅遊團衝突事件,事件導致一名俄羅斯人死亡、五人不同程度受傷。二○○七年七月十八日,位於中俄邊境附近的俄羅斯遠東城市哈巴羅夫斯克,發生了一起幾十名中國公民和俄羅斯公民的群毆事件,事件導致四名當地俄羅斯人被中國人用刀刺傷,送往醫院進行救治。

近日,「上海合作組織高峰會議」、「六國聯合軍事演習」已經結束。中南海和克林姆林宮已經為向西方展示自己並不孤單,以及展示為了兩者間友好合作關係做出極大投入,付出全力,但是在各方面正在浮現和激化的矛盾,使得這種努力看起來就像一曲鋼絲上的「探戈」。◇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