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盛開的罌粟花

在英國住了幾年,每到十月底、十一月初,都發現很多英國人在胸前別一朵紅花,開始不明就裡,直到前年才大體知道這是英國為紀念一戰、二戰,及所有在衛國維和戰爭中的陣亡將士,並為傷殘貧窮退伍軍人及軍眷捐款的一項活動的標誌。

轉眼今年又到了紅花滿眼的時候,前幾天,先生像發現新大陸似的告訴我,原來,那種被人們帶在胸前的紅花是罌粟花。這使我也吃了一驚。罌粟花給人的感覺一向不好,它結下的籽是鴉片、嗎啡、海洛因和可卡因等眾多毒品的原料。為甚麼英國人以這樣的「罪惡之花」作為這個活動的標誌?在這後面莫非有甚麼故事?

忍不住上網去查了一下,原來罌粟花成為紀念陣亡將士之花,是因為加拿大一名軍醫的一首動人的詩歌──In Flanders' Fields(佛蘭德斯戰場):

佛蘭德斯處於法國北部和比利時西南部,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好幾次的浴血奮戰都發生在那裡。為抵抗德軍的進攻,無數聯軍戰士獻出了生命,從而埋在了佛蘭德斯的黃土之下。第二年的春天,一大片的紅罌粟花到處盛開,覆蓋了整個戰場和戰士的墓地。

一九一五年的十月,加拿大的一名軍醫約翰.麥克瑞(John McCrae)中校,奉命前往佛蘭德斯接收加拿大陣亡將士。他親眼目睹了戰場的慘狀,目睹了紅透半邊天的罌粟花,抑制不住悲傷和激動,在一張碎紙片上寫下了十三行詩句。以紀念為正義之戰獻身的戰士,也激勵更多的年輕人英勇作戰,保衛家園,同時他的這首詩也蘊含著作者反對戰爭,和嚮往和平的心聲。當時他並不知道,他寫下的是一首傳世名作。他的詩是這樣開頭的:In Flanders fields the poppies blow(在佛蘭德斯戰場,罌粟花隨風飄蕩)。這首詩道出了千千萬萬戰士的心聲,很快便以民歌的形式在前線和後方廣為流傳。凡是聽到它的人,無不被它深深打動。

受這首詩歌的影響,美國人Moina Michael開始佩帶罌粟花來紀念戰死的戰士,她還出售罌粟花,把得到的錢用於幫助那些傷殘的退伍老兵。一九二○年,一位法國婦女出售手工製的罌粟花,集資用於幫助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兒童孤兒。不久,前英國司令官馬歇爾(Field-Marshall Earl Haig)鼓勵用出售紙罌粟花來資助退伍軍人。就這樣,在加拿大、美國、英國、法國,以罌粟花為標誌的「陣亡將士紀念日」,陸續建立並保持下來成為傳統,英國第一次「陣亡將士紀念日」是在一九二一年十一月十一日舉行的,每年一度,延續至今,已有八十多年。今年的紀念活動還有紀念二戰結束六十周年的特殊意義。

明白了這朵罌粟花的來歷,也使我想起在中國那片土地上,為抗擊日本侵略軍,而面對面地戰死在抗日疆場的二百零六位國民黨將軍,三百多萬犧牲、失蹤的海陸空官兵。真希望自己有機會為他們帶上一朵罌粟花。當然那時,英法美都是和當時中國國民黨政府站在同一個戰線上抗擊德意日的戰友,僅為這一點,作為中國人,我也很願意去買一朵罌粟花。並找出著名的「佛蘭德斯戰場」一詩的中譯文如下:

在佛蘭德斯戰場上,罌粟花隨風飄蕩
十字架林立的墓地
就是我們居住的地方
雲雀仍在天空中翱翔勇敢歌唱
槍聲卻不再作響
不久前,我們戰死沙場
我們曾經活著
感受過黎明和傍晚的霞光
我們曾經為人所愛
現在我們卻長眠於佛蘭德斯戰場
我們要繼續與敵人戰鬥
你從我們垂下的手中接過火炬
並把它高高舉在手中
如果你背棄我們的遺願
即使罌粟花開滿了佛蘭德斯
我們也不會安息◇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