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十七大常委名單背後的大揭祕

二○○七年九月六日至八日,亞太經合組織會議(APEC)將在澳洲舉行,雖然中共還未正式對外公佈,據悉,胡錦濤將依慣例前往赴會。以往的經驗表明,每逢胡溫有重要外訪,其政治對手都會通過在國際上製造事端來抹黑、製造麻煩,不失時機打壓對手胡溫。

常委人數成敏感話題
當前正值十七大前夜,圍繞政治局常委人選,各方勢力內鬥激烈,最終人選仍懸而未決,就連十七大的最後日期也還不能確定。江強調「連續性」,保持九常委制,儘可能地保持住江系人馬,最低限度也要保曾慶紅與周永康兩人入局。曾、周是鎮壓法輪功的血債性領軍人物,立在臺上可以保持江對法輪功的鎮壓路線,江也可因此安心。胡溫則欲縮小為五至七人常委人數,以「鍛鍊新人」 為口號 ,如此江系人馬就不得不被大幅壓縮。

據悉,胡錦濤、溫家寶、吳邦國被確定留任,而外界認為吳邦國雖是腳踩兩隻船,但有跡象表明,與胡越來越趨於合作。

十七大後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人數成敏感話題,因為人數確定的背後涉及法輪功等最敏感的爭議。

中共內鬥有一個特徵,哪一方先放出假消息,表明哪一方狀況吃緊。日前,江系人馬急於放出消息,言稱北京權威人士透露十七大政治局常委九位名單已定,即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曾慶紅、李克強、李長春、俞正聲、周永康,並就此宣稱「胡錦濤時代全面來臨」。

可是僅從名單上看,胡派人馬就處劣勢,何來「胡時代」一說,且文中還不斷地「透露」江始終在對胡不斷做指導工作,並用以後「別再徵詢我了」為江樹威,等於在說,小胡永遠也逃不了老江的手心,胡成為江的扶植對象。

此關鍵時刻,江曾放出此等邏輯消息,顯然針對即將出訪的胡錦濤或溫家寶,製造國際輿論。中共內鬥激烈,高層出現分裂,最近一段時間,每逢胡溫出訪,政敵一定會在國際上製造事端,打擊對手。

導彈摧毀舊太空氣象衛星
二○○七年一月中溫家寶出席東亞領導人系列會議並訪問菲律賓,前一天中共軍方則用導彈摧毀一顆舊的太空氣象衛星。而消息的傳開,正值溫在海外替胡就和平互利的外交政策背書,溫極其尷尬。中共打星後,引起各國的譴責和關注,胡拖了很久才出來圓場,以示不知情。美國軍方擔憂中共採用「超限戰」破壞軍事衛星,國會隨即立法加強防護。外界分析,這個事件本質上的意義是中共高層內鬥隨導彈進入太空。

二○○六年九月份溫家寶訪問歐洲時,在溫出訪的第二天,九月十日中共媒體高調重炒鉗制外媒的冷飯,隨後最高法院以加強新聞管制應和,顯然控制輿論的江派為溫出訪製造難堪。當時國際輿論譁然。
 

今年三月,俄羅斯安全部門將法輪功學員馬慧綁架回中國。圖為二○○七年五月十八日,香港法輪功學員聲援營救馬慧母女。
 

俄綁架法輪功學員回中國
二○○七年三月,胡錦濤訪問俄羅斯期間,江曾向俄施壓首次抓捕駐俄中領館前抗議的數十名法輪功學員,並夥同俄安全部門把合法居留、有聯合國難民身份的法輪功學員馬慧綁架回中國,意圖讓胡背上迫害的黑鍋。

隨後在四月中共總理溫家寶訪問日本前,曾慶紅操縱的中共特務機構突然放出高智晟律師的有關消息,鼓動外界把抓捕、折磨高智晟的矛頭指向溫家寶,給溫製造難堪。與此同時,國安匿名把溫的詳細行程通過傳真發往日本各大異議團體,給予其抗議最有效的配合。事後溫的實際行程與此前透露的行程竟然分秒不差,異議人士頓感驚訝,顯示江曾耳目已被安排在溫的隨訪核心位置。

香港七一群體遣返案
二○○七年,在七‧一香港主權移交十週年胡訪港參加慶典前,曾慶紅取消陪胡訪港計劃,在北京操縱港府暴力遣返八百多名台灣及亞洲各地和平抗議江羅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成為港府史上最大遣返案,在國際上引起喧然大波,各界紛紛譴責。

美國國會邀請遭暴力遣返的人士聽證,台灣政界也紛紛表達譴責。現場證人希望之聲記者指出,有大陸國安現場指揮,並有特別辦公禁區,而且執法人員特意在人流高峰期動手遣返,手法粗暴、有意挑釁。知悉遣返案背後涉及曾栽贓胡,意圖激怒法輪功給胡定性,拉胡下水。
 

胡錦濤今年八月出訪前夕,中共兩官員「有能力通過拋售使美元崩潰」的言論,在美國引起喧然大波。

「通過拋售崩潰美元」
八月十四日到十八日,胡錦濤出訪吉爾吉斯斯坦、出席上海合作組織比甚凱克峰會、赴俄羅斯觀摩軍演,並訪問哈薩克斯坦,外交部稱為「一次重大外交行動」。不過在此前一週內,中共兩官員放狠話稱「有能力通過拋售使美元崩潰」,在美國引起喧然大波。再次重演歷次胡溫出訪期間,政敵製造事端進行抹黑的戲碼。

美國總統布什就此接受福克斯電視採訪時說,中國如果真這麼做,等於是不顧後果的「蠻幹」,是過於「魯莽」的行為。與此同時,財政部長保爾森也在CNBC電視台上對這條傳聞發表評論。保爾森稱這個傳聞所暗示的做法「荒謬」。

美國專家分析,以拋售美元來報復美國要求提高人民幣匯率的呼聲,是一種兩敗俱傷的策略,政府高層很難出此下策。美國總統布什更質疑該言論是否代表「胡錦濤辦公室」的立場。

政敵處極度劣勢時的攤牌
外界認為,胡出訪時值中共十七大前中共高層內鬥最激烈的時刻,江曾故伎重演,兩個官員高調以與美元同歸於盡的勢態威脅,這種 「兩敗俱傷」的言論除了給胡抹黑之外,更是政敵處於極度劣勢時向胡和國際社會發出「同歸於盡」的攤牌信號。

今年九月亞太經合組織會議(APEC)將在澳洲舉行,加拿大法輪功學員呼籲加拿大總理哈珀在參加亞太經合組織會議時,直接向胡錦濤提出停止迫害法輪功。

由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發起的「人權聖火」 全球傳遞活動, 八月九日在希臘雅典點燃。

奧運會臨近,在海外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發起的「人權聖火」全球傳遞引人關注。由各國人權活動人士、律師、政要等近四百名社會精英組成的全球聯合調查團,提出關於要求進入大陸調查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及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等三點要求,在未得中共回應後,發起了「奧運與人權迫害不能同時進行」的「人權聖火」全球傳遞活動。類似針對中共奧運的人權活動也在其他相關團體展開,所以胡在海外必然要隨處面對中國惡劣人權,尤其是當前世界最大的人權侵犯即法輪功受迫害問題的質詢。

由於江澤民是鎮壓法輪功的元兇,鎮壓八年來,欠下大量血債,為逃避下台後被審判,江曾則必然會為逼迫胡繼續鎮壓法輪功而動手腳,並急於在十七大前把繼續鎮壓做實,再搞出個小氣候。

以奧運防範為藉口,近來羅幹、周永康(公安部部長)、曾慶紅等江澤民親信,多次向全國各地下達密令,大規模抓捕法輪功學員以阻止三退大潮的快速發展。

今年三月以來,羅幹、周永康等多次下達密令,在全國範圍內大面積抓捕法輪功學員。密令要求各地對法輪功展開「新一輪的嚴厲打壓」,各單位一把手負總責,抓捕行動要秘密進行,「外鬆內緊,特別注意不要被海外曝光」。

為監督密令的執行,羅幹曾在五月到石家莊,七月到山東濟南「督陣」。周永康也在五月到長春親自部署迫害方案,並在長春投入八千萬元購置電話語音監聽設備。七月五日周永康在電視電話會上明確強調,要加強對農村法輪功群眾的打壓,竭力阻止傳《九評》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

「大和解」繞不過法輪功
外界分析指出,胡提出的「和諧社會」及近來計劃的「大和解」策略,最終都無法繞過目前仍在延續的江鎮壓法輪功路線議題。無論胡在十七大如何高調,如果在這個問題上未能突破,胡溫的一切施政都將被嚴重拖累。

迫害政策製造的巨大財政黑洞超出了許多不瞭解真相人的想像。早在五年前,羅幹的嫡系、遼寧省司法廳某高級官員在馬三家勞教所大會上就曾公開宣稱:「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


上圖:自二○○○年五月十一日以來,中共動用所有國家機器,投入巨額資金鎮壓法輪功。圖為二○○○年五月十一日,公安在天安門前抓捕法輪功學員。 下圖:法輪功學員在海外二十多起訴訟案中,把江澤民告上法庭,令其隨時可能被繩之以法。圖為香港學員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展板。


從九九年七‧二○以來,為維持八年鎮壓,中共不得不動用所有國家機器,包括軍隊、媒體、公安、警察、武警、國安、司法系統、人大、外交、偽宗教團體等等,額外地投入巨額資金,為執行迫害政策開路。特別是如今的中國人,不給錢是沒人幹事的,中共內部不少官員抱怨,對法輪功的鎮壓是現行政府最大也最不必要的財政包袱。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調查發現,江澤民當時不顧中共政治局其他六個常委的反對,執意要鎮壓法輪功,結果只好謊言開道,金錢鋪路。

江澤民當年為鎮壓法輪功動用了外交、武警、國安、軍隊系統、國務院行政系統、黨務系統、財政系統等相關資源和人力,牽動的層面之廣、規模之大,至今仍然被有系統地掩蓋,甚至包括胡錦濤本人以及中共其他高層人員都不甚瞭解這場迫害的慘烈和動用國家資源的真實全貌。近年來隨著胡錦濤的主政,他也看出了些門道,瞭解到鎮壓法輪功的巨大財政負擔的嚴重程度,有消息稱,在最高峰時江不惜血本的鎮壓支出達國家財政一半的社會資源。

「鎮壓政策是錢堆出來的」
比如在國內鎮壓法輪功的人員開支上,全國各地的武警、公安、國安,數千個縣市的各級六一○成員及其大批僱傭人員,每年的工資花費就上千億元人民幣,在互聯網的封鎖和電話的監控,搞金盾工程以及監獄勞教所的擴建等,每項工程動輒數百億;在國外,中共為散佈其迫害「合法性」,花巨額資金收買了海外媒體,特別是華文報紙電視台等。這些年,中共為對付法輪功在國內外用錢開路,收買各國情報人員、官員、學者,還派出龐大的演出團全球巡演來針對法輪功學員舉辦的新年晚會;為躲避國際制裁,中共不得不搞銀彈外交,用犧牲經濟利益的辦法換取外國對中共人權迫害的沉默。

一位中共國務院財政部的官員私下說:「鎮壓政策是錢堆出來的,沒有錢,鎮壓就維持不下去。」中共用鎮壓法輪功名義撥款的資金大多都流入貪官私人手中。目前國內,維持鎮壓的唯一方式就是懸賞,舉報者可獲上百上千元,這些都要巨大的財力支撐。而中共相關機構部委為配合鎮壓更是在海外不惜血本開辦各類報紙,其中有半數由於胡財政收緊而紛紛倒閉,其他也在艱難維持之中。沒有財政撥款,這些以政治任務用錢堆起來的項目說倒就倒。

據悉,如今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巨大經濟投入已讓國庫不堪重負,迫害的真相逐步讓中共高層開始掌握,鎮壓法輪功產生的財政黑洞日漸曝光。中共黨內出於自保的考慮,呼籲逮捕江澤民等的意見越來越強烈。

法輪功問題成樞紐
外界分析指出,法輪功問題是江澤民的「軟七寸」, 同時也是胡錦濤手中最有利的寶劍。中共十七大江湖鬥(江澤民與胡錦濤)的焦點,歸根究底都圍繞著雙方在法輪功問題上的態度是否堅決和果斷,法輪功問題成了「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機關和樞紐。
江澤民一方竭力想把法輪功消滅以此來表明自己的「勝利」。八年過去了,法輪功不但沒倒下,反而越來越強大。二○○五年出版了《江澤民其人》,把其罪行廣而告之,令其臭名昭著。法輪功還在海外二十多起訴訟案中,把江澤民告上法庭,令其隨時可能被繩之以法,最近的一次是在中國本土(香港)上控告,引起江的極度恐慌。法輪功還多次呼籲中國政府「法辦江澤民、羅幹、周永康、劉京(六一○總頭目)」等人,為此江澤民非常懼怕胡在法輪功問題上轉向,他與曾合謀幾次派人暗殺胡錦濤,重要考慮之一也是為阻止胡在法輪功問題上掌握主動權。

江澤民目前擔心的不是他個人及家族的巨額貪污,因為中共官員幾乎無官不貪,中共的反腐只是政治內鬥中給老百姓看的華麗外衣;江澤民也不擔心他出賣的三百多萬平方公里本應屬於中華兒女國土的黑幕被揭開,因為中共體制內沒人敢捅破這層遮羞紙,誰這樣幹了就等於埋葬了中共自己。

江澤民最提心吊膽的就是被中共御用媒體謊稱為「已被消滅了」的法輪功。因為他與胡溫的最大差別就在於:作為迫害法輪功的始作俑者和頭號兇手,江澤民八年來對法輪功群眾欠下纍纍血債,如今國際社會呼聲最高、國內社會反抗最激烈的就是法輪功問題。江澤民對法輪功欠的血債太大,竭力逃避將被送上審判台的結局。
 

上圖:中共為了全力保北京奧運的如期舉行,正面對著巨大的國際壓力。圖為「記者無國界」組織二○○七年八月六日在北京召開記者會。 下圖:法輪功學員在海外二十多起訴訟案中,把江澤亞太經合組織會議將於二○○七年九月六日起在澳洲悉尼舉行三天。圖為悉尼市區加裝監視系統。

中共為了全力保北京奧運的如期舉行,就不得不面對巨大的國際壓力:調查中共勞教所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黑幕,就不得不揪出其幕後的政法委書記羅幹、公安部部長周永康、劉京、曾慶紅以及迫害元兇江澤民。

吳官正兒子在青島被殺
江曾處於危機之中,困獸猶鬥,鋌而走險的可能性極大。尤其是曾慶紅,把持書記處,各部都有耳目,完全具備政變的內外條件。近年來,江派不斷使出暗箭,暗殺胡錦濤。包括被媒體曝光的黃海演習暗殺胡的一幕。

據傳,吳官正兒子及其保鏢去年十二月在青島被殺就是標準的國安職業手法,與曾報復吳調查其兒子曾偉涉及魯能集團案有關。但是手法極其乾淨,未留任何證據,吳也只能以仇家尋仇了結。這與胡在黃海遭遇炮艦襲擊,卻被定為誤會,明知江曾所為,也只能忍氣吞聲,如出一轍。

當前局勢微妙,江曾的所謂暗殺,就如同被一隻無形的手捉弄,不僅殺不了胡,反而被胡反制一擊。這可能就是將要上演的中南海最戲劇性的一幕。◇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