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澳門特首何厚鏵成目標人物

香港、澳門作為海外與內地的政治樞紐在中共的權力鬥爭中一直是兵家必爭之地,過去長期被江、曾勢力把持。

澳門特首何厚鏵仕途看淡
近來,與曾慶紅關係密切的澳門掌門人—澳門特首何厚鏵被媒介爆料追打,被指有染賭場股份,仕途看淡,有消息稱胡、溫對何不滿,欲另立門戶。幾乎同時,對香港具有直接輻射力的深圳,雖屬江、曾勢力的南方大本營,卻意外被揭出南山司法腐敗案,涉案上百官員,被胡溫嫡系部門中紀委列為重大群體性腐敗案。據悉,中共高層有人不斷繞過中央港澳主管曾慶紅,多次直接對香港問題發重話,曾有大權旁落之嫌。

各種跡象綜合顯示,胡欲借十七大東風,重奪港澳失去多時的控制權,進一步削弱江曾派實權。分析認為,不僅如此,胡溫似有更深的戰略考量。一旦中共體制崩潰,香港則是最佳的政治緩衝區,既可外輸補缺,又能內納變形。

港澳在江的擎肘之下
在江有意拖拉的退位期間,胡掛名處理中央港澳事務,但一直在江的擎肘之下,未獲實權。二○○三年江意圖用香港二十三條控制法輪功、壓迫港人,結果引來香港人五十萬人上街抗議,大出中共高層預計,二十三條就此擱淺。

江藉機倒打一耙,推卸責任,以胡錦濤掌管港澳事務卻未能向中央提供準確的香港真實民情而造成決策失誤為由,把胡從港澳事務的名義權力上拿下來,讓心腹曾慶紅全面接管處理港澳事務。

二○○三年七月以後曾慶紅出任港澳事務協調小組組長,九月以後,港澳各界進京拜見新大佬,被媒界稱為「訪京潮」,曾也正式在港澳呼風喚雨,紅黑兩道通吃,並派其胞弟駐港督察,港澳逐漸成為曾的政治資本。

新加坡《海峽時報》駐中國特派員程翔,二○○五年在北京被以「洩露國家機密罪」判刑五年。圖為二○○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於香港,民眾在中聯辦前聲援程翔。

曾重罰胡的親信示警
二○○五年胡小心試探深淺,派手下人與香港資深記者聯合調研港澳情勢。結果觸雷,被曾狠狠給予顏色,以「洩密罪」抓捕了社科院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陸建華與港老牌記者程翔。陸被判二十年,程被判五年。

有人透露,曾有意重罰胡手下馬仔,以示警告。而陸建華也是官場上的聰明人,深諳此中玄機,始終不肯低頭。雖形式上吃虧被判重刑,但只要胡有朝一日得勢,必有救難之日,反得出頭之日,而若一時短視,賣主求榮,則頓無可用,必死無疑。

兩年來江胡一番惡鬥消長,江曾勢力折損不少重量級人馬,轉守劣勢。當下圍繞十七大高層人士爭奪,正是重新奪回曾手中港澳實權的大好時機。曾位子上的實權基土被掏空,屁股也就坐不下去了。

胡溫圍繞香港進行清剿
有跡象表明,配合十七大造勢,胡溫開始有計劃的圍繞香港進行周邊清剿。澳行政長官何厚鏵與曾關係密切,以黑道手法控制澳門頗得曾的賞識。結果卻是忽然來自香港廉署的一份揭發,並在胡溫反貪的高壓下,何厚鏵不得不拋出來與之長期共事的前運輸及工務司司長歐文龍,爆出「澳門最大腐敗案」 。

歐文龍「世紀巨貪案」
二○○六年十二月,何厚鏵報請北京中央政府罷免被廉政公署拘捕的歐文龍的職務。

歐文龍案又被稱為「世紀巨貪案」,調查員在歐文龍官邸和辦公室發現價值八億澳門元(一億兩百萬美元)的財物。澳門主權移交七年來,歐文龍一人掌管土地、交通、基建、運輸、通訊、環保、房屋、氣象等權力。只有一幅土地要競投,三百多幅土地藉協商賣出。外界紛紛置疑,這種公開的圈地運動,何厚鏵主導的澳門官方為何從未有任何異議。

澳門過度膨脹的賭業,使國民生產值高於香港,博彩收入超越拉斯維加斯,但畸形的經濟發展形勢,製造新的貧富懸殊和社會問題。今年五‧一節市民自發上街,要求上位者關注權益,卻招澳門司警的五聲槍響,引發世界注焦。

何厚鏵也有所預感,在隨後與多個傳媒組織代表見面時稱,有人想藉近期澳門發生的多宗事件,包括遊行暴力衝突和前運輸及工務司司長歐文龍涉嫌貪污案,以打擊他與澳門政府的威信。但他不敢想見,也許這正是胡溫的意向。

何厚鏵已成為靶子
何厚鏵已成為靶子,早些時候,媒體公開爆料,何厚鏵繼承父親持有的公司股份,而這家公司投資澳門賭場大亨何鴻燊旗下的一個賭場,並稱在今年六月二十九日發佈的財務報表中顯示何厚鏵仍持有該企業股份。何某又不得不出來否認,稱已經轉移股份給兄弟,且從未收受過賭場分紅。

但是,熟悉官場風向標的靈通人士,已經能夠明顯察覺何的仕途不妙,胡溫重立新人的盤算已開始撥動。澳門姓胡,香港就得姓半個胡。

二○○七年三月,兩會期間吳邦國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香港區人大代表,放言「有些事不能夠挑戰」,政治體制權力屬於中央而不是香港特區,口氣逼人。

六月六日吳邦國又借全國人大常委會召開香港《基本法》實施十週年座談會,會上吳還以權威者的口吻表示,「中央授權多少,香港就有多少權。」沒有明確的權力,稱根據《基本法》第二十條的規定,中央還可以向香港授權,不存在所謂「剩餘權力」問題。

這些言論,引發香港一場不小的地震。外界觀察認為,這些重磅言論本應是由主管香港的曾慶紅對外發佈,現在卻由吳邦國代言,顯示吳極有可能是胡意選架空曾慶紅港澳事務的下一波主政。

深圳爭奪戰
曾也不甘示弱。七‧一前,曾以江系深圳大本營為立足,那裏設有曾私人港澳辦人馬,紛紛進港活動收集狀況,其中並不避諱曾家名號,以示主人明察暗訪。深圳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江系地方勢力支持,使之成為曾威懾操控港澳政局的理想基地,同時又能遠避北京胡溫的鋒芒,胡鞭長末及。

深圳現有的官場班子基本上是前任書記黃麗滿定下的局,而黃麗滿則是公認的江的鐵幹女人。近兩年來,深圳官場雖然受到胡溫的冷遇,原地待位,少有陞遷。但是江、曾對深圳也施加了特別保護,胡溫一直沒有機會動手。所以深圳重地一直處於雙方勢力的平衡點,江、曾勢力長期盤踞,強龍難壓地頭蛇。

多大的腐敗也不是深圳的甚麼新聞,在這裏只是一種生活方式。深圳經濟上優勢,政治上極端保守,眾多的保護傘,盤根錯節。當地人稱,街上每一根天線都通著北京,可以說深圳每一個有來頭的官員在北京都有大小靠山,誰也不敢隨便動。這樣的地方要逆向揭開一個貪官的內幕比在內地要花多幾倍的力量。有人諷刺,要想知道其他人如何,就參照檢查院裏所謂最廉潔最有紀律的司法官員的腐敗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深圳官場大地震爆發
顯然,胡要奪取港澳控制權,必須剷平與香港一水之隔的江曾深圳巢穴,這是戰略方針。十七大前夕,深圳官場大地震終於爆發。此攻堅戰,胡溫就是挑了個「最廉潔最有紀律的司法官員」王澤民開刀(與江澤民僅差一字),結果扯出一大片,剛好一鍋端。

據悉,王澤民出任南山區檢察院檢察長期間,該區檢察院先後被最高人民檢察院授予「全國模範檢察院」、「全國文明接待室」等榮譽稱號,王澤民本人也被評為「廣東省優秀基層檢察長」 。


澳門畸形的經濟發展形勢,製造新的貧富懸殊和社會問題。

王落馬的表面起因是因超級豪華區政府辦公樓事件,他在雙規期間檢舉百餘名涉貪官員,其中更包括一些高層的領導。由於涉案者甚多,南山司法腐敗案已被中紀委列為重大群體性腐敗案,令深圳官場人心惶惶。

深圳關於豪華辦公樓已經出了兩件事,一個是寶安區公路局豪華辦公樓三千萬修大門,一個就是現在的這個南山區政府辦公樓。但據稱,深圳最豪華的辦公樓是市政府辦公樓,耗資幾十億,相比來講這些都是小巫見大巫,客觀事實從中央到地方人人皆知。

而胡特意選中從這個南山區的小檢察長入手,分析認為,胡溫從小人物入手,容易尋找到突破口,慢慢地撕開口子,最後就是打不死老虎,也能敲山震虎,嚇跑對手。

清剿深圳為最終收復香港權力鋪路,而香港特殊時期的特殊意義,恐怕遠超過了權力性。分析認為,胡也有為自己準備政治退路的考量。

消息人士透露,七‧一胡訪港前夕,胡派人專門找到香港某社會民主活躍團體負責人試探口風,問「國內萬一出現甚麼事情支援不住,用甚麼政黨來繼續下來﹖」

得到回答,據稱是:「你用甚麼都好,你就不要鎮壓異己人士,善待異己人士,善待法輪功,善待全國民眾。」

胡此舉還無法判斷其中虛實,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中共目前上下內亂嚴重,高層自知來日不多,胡也不得不考量未來出路。一旦中共垮台,可以依託打造政治變形金剛的地方,目前來看,最合適的也只有香港。◇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