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從飛行安全談科技與文化衝突

台灣的航空事故基本上是所謂的「文化衝突」問題,雖然有很多人並不同意這樣的看法。國內經過多年討論後所得到的結論,幾乎都局限在法規與管理的問題上,但是我覺得要從更根本的地方來看,比較能找到問題的癥結。我們可以從文化與航空科技發生衝突的現象來釐清一些問題。

波音公司曾經做過一個分析,他們根據一九八七至一九九六年全世界的航空事故的統計數據,計算全球各不同地區每起降一百萬次發生重大事故的次數。依照地緣關係所得到的統計數字是這樣的,北美洲0.5、南美洲5.7、歐洲0.9、非洲13、中東地區2.3、東南亞3.8、東北亞2.6、日本0.6、澳洲0.2,全世界的平均值則為1.5。很顯然的,東南亞、南美洲、非洲的失事率遠高於北美、歐洲、澳洲。

波音公司再進行更為詳盡的分析,他們把人為因素挑出來,並更進一步將人為因素中的具體行為再細分。統計顯示,在相當高比例的人為因素造成之意外事故裡,都出現了沒有遵照操作程序的具體行為。全世界所有的飛航事故中,出現這樣行為的失事幾乎占了一半。如果再以地緣來分,美國、加拿大的意外事件中有百分之四十一出現該行為,歐洲空難事故裡犯這種錯的占百分之三十八,中南美占百分之四十八、亞洲占百分之五十二。意思是說,亞洲飛航失事的原因中,有超過一半的事故中,均出現飛行員不遵守操作程序的具體行為。從這些數值的表面來看,可以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亞洲人果真比較不守規矩。但是,依個人觀點,這些數據所顯示的真正意義,並非如此的膚淺,反而清楚的顯示出問題的核心。

個人認為問題的根本關鍵,發生在人與飛機之間相容性的問題。西方人在建立航空系統之時,必然基於一些根植於西方社會的基本假設。同樣的,我們的飛行員在操作飛機時,必然也基於一些根植於東方社會的基本假設。這兩套極為不同的基本假設,在飛機的駕駛艙中相遇,要不發生衝突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因此,我個人認為唯有從文化的觀點來重新檢視飛安的問題,才有可能釐清真相!甚至也應以此觀點來看待與我國科技發展有關的問題。

根據嚴謹的學術研究發現,影響飛安最大的文化變數就是威權,尤其是東方國家的威權。中國人的威權文化深深蘊涵在我們的血液裡,並養成了我們根深蒂固的一些習性。很顯然的,中國的威權文化造成了駕駛艙中,西方人設計之正常的飛航操作程序受到明顯的扭曲,說明了我國文化與西方航空科技之間的衝突其實是相當嚴重的。如果我們從一個更宏觀的立場,來檢視我國文化與西方航空科技之間的衝突,我們將會發現,它只是我國在一百六十年來,學習西方科技所形成的諸多衝突中的一個例子而已!我認為這一百多年來學習西方科技的基本思維有問題,從一百多年前的師夷長技以制夷,到今天的徹底學習西方之科學哲學,基本上都是「移植」的思維。如果我們接受文化也是一種有演化現象的生命的話,我們應該可以接受「移植」的做法是不會成功的。亦即是我國的文化,在西方科技所造成的環境中,為了存活而不斷改變自身以求適應而已。

鴉片戰爭之後,西方知識的湧入過於快速,對中國人來講實在是快到讓人很難適應,環境變遷得太快,所以開始產生文化衝突。但是因為我們從來不回歸到最基本面,並從生命的本質來看這個問題,所以才會每次提出的方法,本質上都是移植,使得我國科技的發展,一再的墮入輪迴,無法覺悟、無法超脫。任何事件都有三個面相:第一個是事實,就是實質上發生的事實。第二個是真相,就是隱藏在背後的真理。第三個是解釋,也就是針對事實所提出的說明。舉最簡單的例子──月蝕來說,我們看到的事實是月亮不見了,真相是地球的影子遮住了月亮,然後解釋有千百種,包括月亮被天狗吃掉了等等。所有的科學思想與學說理論,只不過是一個解釋而已,牛頓力學是,相對論也是,通通都是,都只是個解釋而已。即便是科技,我們一樣可以建立屬於自己的解釋系統。針灸就是個最好的例子。針灸是建立在與西方醫學完全不同的思維上,所發展出來的學問。針灸是西方人所承認的醫療行為,但當把身體打開來看,卻看不到有甚麼經絡氣脈!所以,同樣的科技也可以存在不同的解釋架構。

因此,二十一世紀,確實是到了國人該思考如何面對科技,從生命本質開始建立源自我們自身文化,符合我們需要之全新解釋架構。我國需要重新面對科技,趕快建立一套觀點,教導所有人這些思想,讓他們有正確的觀念去面對科技,以免再重蹈移植的覆轍。也只有發展出自己的一套科技思想,才有跳出輪迴的機會。面對西方科技,我們只有站穩立場,走自己的路才有希望,除此之外別無他途。◇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