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收費型工商展現中國官吏怪胎

工商所是中國政府的一個基層單位,它履行著對工商企業的監管責任,是聯結政府和工商企業之間的紐帶。從這個解釋上,你絕對看不出甚麼問題來,反而會覺得工商部門猶如工商企業的保護人或者婆婆一樣,履行著教導、管理、監督等等職能。然而其實並不完全是這樣的,這只是工商職能中的一部份,而且是絕少的一部份,工商絕大多數時候是收費,是為收費而收費。工商費是構成中國龐大稅收體制──國稅、地稅、衛生費、環保費、綠化費等的一員,占地方財政中好大一部份呢。

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接觸了大量的工商所。在這些工商所,工商人員普遍反映「任務太重,已經不堪重負」。甚麼叫做任務重呢,就是他們的收費任務太重。在中國,工商人員的業績主要靠收費任務來進行考核,而一個工商所的成績,也是靠收費的多少來進行衡量的。

美其名曰叫做「完成任務的情況」。中國工商系統經常開展各種工商評比,甚麼優秀工商、甚麼「五好」工商所等等,最主要的一個條件就是完成任務,也就是收費的多少。如果完不成任務那你表現再好,也是白搭。

以我接觸的幾個工商所為例,合陽縣是個國家級貧困縣,老百姓連基本的溫飽都解決不了,這裡經濟落後,是個典型的農業縣,老百姓基本靠天吃飯,縣城的工商業狀況也是十分糟糕的,生意蕭條,門可羅雀,尤其是這些年來伴隨著中國經濟日益蕭條的大趨勢,生意難做,商戶們只要能維持住基本開支就算不錯了。可是工商任務不降反升。

這裡的一個工商所的年收費任務過去是八十多萬,今年漲到了一百萬。該所轄區內共有兩百四十戶各類工商企業,九十一戶私營企業,一千兩百戶在冊個體工商戶,四戶櫃檯租賃企業,平均到每戶頭上就是每月兩百元,一年就是兩千四百元,這對於那些效益比較好的企業並不算甚麼,可是對於那些效益較差尤其是許多個體戶來說,無疑是一筆較大的開支。對於工商費的上漲,不光個體戶納悶。就連工商部門的人員也很不理解,在三原縣的一個工商所裡,所長就說道:「任務太重了!為了完成任務,該優惠的不優惠,不該收的,就收了;不該罰的,也就罰了。」我所接觸的十多個工商所,普遍有這樣的情緒,他們埋怨道,任務壓得人喘不過氣來,也不知道上面是怎麼制定政策的,一點不考慮實際情況。這純粹是收費型工商,哪裡是政策上的監管型工商?

不可否認的是,因為國際的壓力和老百姓的抗議,這些年來工商形象有所好轉,像過去那種強吃扼要,動不動就「掘秤」,態度「生冷硬倔」的現象少多了。我記得96年時,我的一個親戚在西安醫學院市場擺攤賣涼皮,一個月就來了幾撥人收費,第一撥是市場管理方收市場管理費,第二撥是衛生局收衛生費,第三撥是國稅局收國稅,第四撥是地稅局收地稅,而工商所來的是一個中年人,也不穿制服,只拿著厚厚的一沓票,他先是來到了一家門面房,讓交費,該店主不交,於是他來了氣,叫了個三輪車,把店裡的桌椅板凳都拉走了。這一下子,攤點都愣住了,紛紛交了費。到了我們的涼皮攤,我滿臉堆笑的遞上一根「紅塔山」,看我卑微的樣子,中年人一揮手,說道:「少來這一套,繳費。」這樣算下來一個月要交各種費用近千元呢,而我們辛辛苦苦一個月下來,卻連生活都顧不過來,更別說掙錢了。無奈只好到了月底一走了之。

還有一次,在一家市場買東西時,就看到了這樣的一幕,一個農村老漢可能是因為攤子擺的地方不對,那個歪戴帽子的工商人員過去一腳踢飛了攤子,蘋果飛得滿地都是,有的滾到了人行道上,汽車都慢了下來,可還是有一輛汽車過來把蘋果壓得稀巴爛。老漢哭著央求工商人員手下留情,可憐可憐。可是那個工商人員仍然不為所動,堅持要求老漢交罰款,否則就要沒收掉全部的蘋果。這一下子,惹怒了圍觀的群眾,大家紛紛喊道:「這還讓人生活嗎?」、「真如土匪一樣!」

「土匪!」這就是工商給我留下的印象,不過這些年來,類似的現象很少見了,我們採訪時,那些經營戶就說道:「工商形象是跨了一大步。」

不過,形象的進步卻並不意味著本質的改變,中國的事情常常就這麼奇怪。工商所形象在各種壓力下雖然有所改變,但是以收費為主要工作的基本性質如果不改變,工商所永遠不會走向正常,如今的中國工商實際上是在一種畸形狀態下運轉著。

在今年的陝西省工商會議上,一個地區的工商局長說著說著就來了氣:「難啊,一邊要求執法和氣,要文明執法,要服務於群眾;一邊卻是收費,收費,還是收費。工商人員都快變成孫子了。為了收一點費,我們跑斷了腿;為了收一點費,我們求爺爺告奶奶!」因為任務太重,工商所是無處不有,無孔不入。在一些比較偏遠的地方,工商人員連山村開的小店也瞅上了,一個老太太說道:「現在國稅、地稅都不收了,就工商收呢!」為了十來元錢,工商人員常常不辭勞苦,收來的錢卻連路費都不夠,雖然工作精神可嘉,但本質上卻是一種混賬邏輯。

社會的發展需要文明執法,而文明執法的核心卻是文明的管理,但是把一切都建立在金錢基礎之上的收費型工商,當然不能很好的完成這一任務。類似的部門還有市容、城管、交警,甚至公安局、法院等等。而中國的種種現象實際上都折射著這個荒唐的邏輯──表裡不一,言行不一致,像國民經濟,一邊喊叫著保護環境,一邊卻又在發展中大肆破壞環境;像安全生產,一邊嚷嚷著注意安全,一邊卻每天都在發生著礦難,生命一批一批地消失著;像中央政府,一邊喊叫著執政為民,一邊卻又獨裁統治……如此,難怪中國社會在畸形中發展了。

原載「自由聖火」◇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