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十七大前香港民主論壇惹多方揣測

?"
九月七日在香港大學舉行了一場名為「民主社會主義論壇」的研討會,近期最爭議性的人物中國人民大學原副校長謝韜出席發言,引來了不少揣測。

賈甲說:共產黨推動政治體制改革是為了維護共產黨的利益,而不是站在人民利益上,現在老百姓已經忍無可忍,共產黨應該退出歷史舞臺。

九月七日在香港大學舉行了一場名為「民主社會主義論壇」的研討會,主辦單位是《明報月刊》。在十七大召開的前夕,在香港這個大陸的特區舉行一場討論體制的研討會,加上講者中包括了近期最爭議性的人物——中國人民大學原副校長謝韜,引來了不少揣測:莫非中共在面對當前中國社會現實變化,回應民眾的強烈訴求,準備政治改革?

今年二月,國內月刊《炎黃春秋》刊登了謝韜的一篇名為「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的文章。
文章中,謝韜說,根本就沒有什麼共產主義大目標,這是一個被馬克思主義創始人早年提出來晚年拋棄的命題:「什麼共產主義,這都是哄哄老百姓的空話。」

謝韜又對共產主義提出了進一步的質疑:「我常常想,德國人是不是應該比我們更懂得馬克思,俄國人是不是應該比我們更懂得列寧,就像我們比外國人更懂得孔夫子一樣。為什麼德國人揚棄了的馬克思主義不適合現實生活 的部分、為什麼俄國人拋棄了的列寧主義,而我們要當作神物供奉著?當作旗幟高舉著?」

謝韜認為,一個制度好不好,不是理論問題,而是實踐問題,中國的制度不能夠阻止把五十萬人打成右派,不能阻止人民公社和大躍進的瘋狂。當法西斯式的文革廢止中國憲法,停止議會活動的時候,中國的制度沒有任何反抗。他在文中呼籲中國政治體制改革不能再拖延,又呼籲胡錦濤和溫家寶要大膽直言,不要迴避爭論。

文章引起了多方的討論,而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共高層讓謝韜文章引發的爭論持續,多家黨報黨刊加入議論。
  在當天的研討會上,謝韜一開始說:「中國一句俗話說﹕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這是多少年來中國分析歷史朝代得失一個重要的觀點。」

他說,過去中國實行這套制度是蘇聯模式:「蘇聯共產黨前領導人總結蘇聯的解體,三個壟斷導致蘇聯解體﹕財產、權力、政治,今天我們也是財產、權力、政治的壟斷,但表現得更加露骨、更加粗暴。」

謝韜又說:現在中國的情況是不能急、不能等、只有促,從上面促進領導人接受歷史的反思。共產黨要向民主憲政方向前進,如果方向正確,慢步前進,可能要二、三十年之後才可以看到民主的曙光。

研討會上的另一位倍受矚目的人物是《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原中國新聞出版署署長杜導正。
 

圖左:九月七日,中國人民大學原副校長謝韜在香港大學「民主社會主義論壇」上發言。

圖右:九月七日「民主社會主義論壇」研討會上的另一位倍受矚目的人物是《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原中國新聞出版署署長杜導正。

新聞署署長突探訪

在會上,杜導正提到在謝韜文章發表後,在今年的四月三日,新聞署署長龍新民突然給他打電話,並到他家來:「坐了一個小時,前面半小時都是客氣話、套話,後來半小時說到主題,大意是,中央就要開十七大,也面臨比較嚴峻的形勢,《炎黃春秋》反映比較大,我們共同營造一個和諧的氛圍。說完後,我說,我懂了。」

他又提到來自中南海的可靠消息:「對謝的文章,第一不要轉載,第二不要批判,第三不要爭論,最後附加一條,可以表態!」

十七大要面對議題

對於國內對體制改革的意向有多強,去年十月在台灣尋求政治庇護,與中共公開決裂的中共高官賈甲說,這是中共這次十七大不能迴避的議題:「中華大地每天都在改革,共產黨的改革是受到人民的推動,或者是在無奈的情況下,為了維護它的局部利益,而進行它們的改革……溫家寶、胡錦濤都講了(要體制改革),不要說一般的黨員幹部。」

他說:「八九年六‧四,為什麼改革沒有成功,是因為大家沒有形成一個統一的認識。現在不同了,不只是中國人民認為共產黨是錯誤的,連共產黨本身的老幹部也都認為這個獨裁統治必須要改革。」賈甲認為,中國若不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兩年都過不去。

賈甲認為,中共十七大前允許社會討論謝韜的文章,又在香港出現這麼一個論壇是出自於中共的需要:「它(中共)也不是無緣無故的,也是因為黨內也有這個壓力……共產黨的一黨專制,是越走越難走、沒有路走,所以才有香港這個政治體制改革的研討會。」

漫長改革路是謊言

對於謝韜提到中國可能要等二、三十年之後才可以看到民主的曙光,賈甲說:「這是錯誤的。這是站在共產黨利益上所提出的。」他說,中國若進行真正的體制改革,兩、三年就完成,不可能拖得那麼長。要拖二、三十年的改革並不是實質的改革:「你(百姓)願意怎麼做,跟我(當官)沒有關係,那時我已經不當官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