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腐敗新招:以權謀色

?"
二零零七年九月五日,北京街頭的廣告牌。近年來因腐敗而下臺的十六位省部級高官中,絕大多數包養情婦。這是「以權謀錢」下發生的「以權謀色」,是腐敗的新特點:性腐敗。(Getty Images)


原中央政治局委員陳良宇是近十年來因貪汙遭到撤職的最高階官員。(Getty Images)

應《聯合國反腐敗公約》的要求,九月初,北京當局成立了國家預防腐敗局,剛上任的新任監察部女部長馬兼任預防腐敗局首任局長。BBC報導稱國家預防腐敗局沒有執法權,只是負責反腐的宣傳和教育,與中央紀委和監察部的職能是區分開的。


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在政協會議上,代表們聽取上海代表團有關社保案的報告。前上海市書記陳良宇涉嫌參與了非法使用四十四億人民幣的惡性腐敗案件。(法新社)

然而瀏覽九月初的大陸網站,最熱門的話題就是:「中國十六巨貪,近九成包養情婦」、「十七大前政治拚殺白熱化,情婦門火熱登場」之類。說到近年來的反腐成就,老百姓都說是:「越反越腐」。貪汙腐敗的規模、範圍、數量、氣勢和級別都是一年更比一年火。一個新特點就是「以權謀色」。九成的貪官都擁有情婦,情婦現象成了新時代中共腐敗的新特色,情婦一詞甚至進入了法律檔。

據中紀委公佈的案例顯示,二零零三年各級紀檢監察機關給予黨紀政紀處分十七萬多人,其中省部級幹部十六人。零五年處理了十一萬黨員,零六年處分了九萬多黨員。儘管中紀委給出的數據呈下降趨勢,但老百姓都知道,這並不意味著腐敗官員的減少,相反,這是官官相護的結果。那些被懲處的貪官只能說他們運氣不好,更多貪官還在陽光下茁壯成長著。

據統計,在這十六位嚴重腐敗的省部級以上官員中,十四位包養了情婦,十位與房地產商勾結。他們的落馬大多與色、賭、洗錢三大基本方式有關。他們中包括貴州省原省委書記劉方仁、國家電力公司原總經理高嚴、安徽省原副省長王懷忠、黑龍江省政協原主席韓桂芝、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原院長吳振漢、安徽省政協原副主席王昭耀、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王有傑、福建省委原常委和宣傳部長荊福生、天津市人民檢察院原檢察長李寶金、山東省委原副書記和青島市委原書記杜世成、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國家統計局原局長邱曉華、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原局長鄭筱萸等。

目前,原中央政治局委員陳良宇是近十年來因貪汙遭到撤職的最高階官員。去年九月社保案作為陳落馬的導火索,引發出了陳良宇挪用貪汙四十四點五億元人民幣的大案。此外,「利用職權玩弄女性,搞權色交易」是陳良宇的又一罪名。陳從九一年開始,先後與兩名女子長期保持不正當性關係,其中一人懷孕三次,在陳的要求下都做了人流。除這兩名長期情婦外,陳還與多名女子發生過性關係,並為這些「女友」的家人安排工作。

十一名高官共用的公用情婦

最近網民談論最多的可能是一位四十多歲、相貌平平的李姓女子。據中紀委可靠消息稱,這名女人竟是多名部級高官的公用情婦,由她牽扯出來的腐敗高官竟多達十一位以上,難怪胡錦濤震怒不已。

據悉早在二零零三年雲南省前省長李嘉廷濫權貪色,栽倒在只有小學四年級文化程度的徐福英的石榴裙下時,李還有另外一個情人,即這位李姓女子。李嘉廷鋃鐺入獄之後,該女子另擇木而棲,從雲南走向了山東,走向了全國。

首先被這女人選中的是八五年曾任雲南省副省長,後任財政部長的金人慶。這位常穿深色西裝、白色襯衫,打著一貫鍾愛的紅色領帶的「亞洲最佳財長」,從李嘉廷手中接過了該女人,隨後將她介紹給了當時還在北京擔任國務院建設部長、黨組書記的俞正聲,以及中石化董事長陳同海,而俞正聲再將之介紹給他昔日的部下杜世成。再後來,中共政治局委員、新疆黨委書記王樂泉,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主任馬凱也加入到這個共用情婦行列中。

據說,與這位李姓女子保持性關係的高官至少十一人。有網友評論說,不管這位女子如何床上功夫高深,如何能採陰補陽,難道中共的高官們就管不住自己那「活兒」,非要把情婦變成高官們的「公共廁所」嗎?

文章稱,在十三億愚民面前,中共高官們永遠被偉光正的中共包裝得道貌岸然六根清靜的樣子,在臺上大講「八恥八榮」,私底下大搞性交易、拉皮條,還仿效延安時代的女人「共產制」。現在媒體說是「公共情婦」,說白了就是中共高官的「公共廁所」。胡總再不管好他的高官,公共廁所都要爆滿了!

金人慶情婦被曝光後,有消息說金的妻子患有精神病,直到前年才獲中央組織部批准離婚。前國家統計局長邱曉華的重婚罪曝光之後,也有人披露說他的妻子患有紅斑狼瘡的不孕症,言外之意,他們越軌行為情有可原。有網友稱這些開脫之詞純屬藉口,中共官員們的性腐敗可不是幾個特例所能涵蓋的。

「情婦」一詞進中國反腐法律檔

從毛澤東糜爛的個人性生活,到周恩來道貌岸然下的私生女,中共領導人的私生活歷來被列為「國家機密」不得洩漏。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貪官被揭發包養情婦後,「情婦」一詞也以「特定關係人」的身份納入了中國現行反腐法律中。有消息稱,中共中央曾要求入選十七大的中央委員沒有情婦緋聞。

中紀委常委、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王振川指出,「情婦」一詞進入有關受賄罪的司法解釋,直接結果就是增加公眾對政府官員私德的關注。不過,大陸輿論對「情婦」進入司法解釋也持不同看法,多數人表示贊同,認為貪官以權貪色、霸色,再經色路而貪錢、洗錢,已成為一種富有「中國特色」的腐敗模式。權-錢-色交易軸心既然事實存在,法網不應疏漏。少數人也擔憂「情婦」本身難以準確定義,實踐中易出誤差。

何謂情婦呢?一網友寫到:與已婚男人以非法定妻子身份發生並保持性關係的女人。情婦不同於一夜情,也不是付點鈔票買來的一夜女色。情婦比情人無疑更近幾分,其區別當在情人與妻子之間,因情而升格為「婦」。

情婦等於偷情,不管國家法律還是民間道德都是不允許的,為什麼中共的官方檔還特意規定呢?就像攔路搶劫、詐騙偷盜一樣,為何中央不把這些也列為不得入選中央委員的規定之中呢?這說明「情婦」現象在官員階層已到了有禁不止、非禁不可的地步。

官員養情婦五大類型

大陸民眾把官員養情婦歸納出五種類型:恃權玩弄型、炫耀擺譜型、心理變態型、尋花問柳型、傳宗接代型等五種類型。其中,「恃權玩弄型」是眾多貪官包養情婦的一種普遍心理,自恃有權有錢,便按捺不住內心的躁動玩弄女性。如湖南郴州原副市長雷淵利就曾包養九名情婦;湖北天門市原市委書記張二江先後與一百零七個女人有染;江蘇省建設廳原廳長徐其耀竟玩弄了一百四十六個女性。

擺譜炫耀型貪官不但不以包養情婦為恥,反認為是一種身份和權力的象徵。福建周甯縣原縣委書記林龍飛與二十二名女性長期保持不正當兩性關係,並且每兩年為情婦舉辦一次「群芳宴」,設置「年度佳麗獎」;南京奶業集團公司原總經理金維芝更是赤裸裸地說:「像我這樣級別的領導幹部沒有幾個情人,別人會打心眼裏瞧不起。」

尋花問柳型貪官往往風流成性、貪婪女色。江西省原副省長胡長清每到一個地方,一見到長得漂亮的女人就會眼直失態,全然沒有了高官的風度;重慶市宣傳部原部長張宗海即使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也不甘寂寞包養一女大學生。

十一名情婦告倒省級貪官

九月初,大陸媒體大量轉載了一則生動的情婦反貪案例:六十二歲的陝西省原政協副主席龐家鈺落馬記。八六年,龐家鈺在一家工廠當副廠長,而正廠長李思民比他小十歲,且大權獨攬,根本沒把龐家鈺放在眼裡,對此龐懷恨在心。兩年後龐家鈺時來運轉,九四年升任寶雞市長時,李思民還只是一個副局長。

見李思民的妻子曾倩年輕漂亮氣質優雅,龐想出了一個絕好的報復方法。一天,龐家鈺把李思民與一陌生女郎赤裸裸糾纏在一起的照片給曾倩看,曾捂著臉痛哭。龐一邊安慰她,一邊給她沖了杯放了安眠藥的熱茶。第二天曾醒來時發現龐一絲不掛地睡在自己身旁。曾倩一方面怨恨丈夫的背叛,一方面又迫於龐的權勢,於是充當了龐的情婦。龐經常當著眾人的面,一語雙關地羞辱李思民:「你媳婦最近表現不錯,我很滿意……」李氣得面色青紫,但官大一級壓死人,他只好忍受著。

九七年寶雞市幹部大輪崗,找龐家鈺送禮說情的人絡繹不絕。曾倩感到自己一人無法滿足龐的需要,於是放出風聲:龐市長對送禮不感興趣,他婚姻生活不太和諧,最喜歡找個紅顏知己……為了得到提拔,或是懼怕打擊報復,一些擔心官位不保的官員都按照要求讓自己的妻子與市長「談話」。一時間,寶雞市的幹部流傳著這樣一句話:「捨不得媳婦套不著狼。」背地裏,大家都罵龐家鈺為「高衙內」,叫他為霸占別人妻子的「拉鏈市長」。

九八年官運亨通的龐家鈺當上了寶雞市市委書記。身陷紅顏的龐家鈺發現,要想穩住他那龐大的情婦團隊,沒有錢絕對不行。於是在龐的支援下,李思民成立了一家金融投資公司,並擔任公司總經理,龐的情婦梁梅和另一名情婦鄭潔的丈夫擔任副總經理。僅一年該公司就非法取得一點二億的黑色收入,情婦們個個發財,對龐更是百依百順。

寶雞是個缺水城市,為了緩解居民用水困難,陝西省決定投資建設馮家山引水工程。龐家鈺將工程解包打碎,分派給情婦們臨時成立的皮包公司。龐家鈺的妻子潘玉芝得知後跑來大鬧一場,最後龐把工程的管道安裝轉包給妻子。原本一點五億財政預算的工程最後成本高達三點二億。

工程竣工後不到半年就發生坍方和管道爆裂等嚴重事故。零二年冬天,龐家鈺正率領六名情婦到南非「考察招商」,引水工程第六次爆管,事故引起中央有關部門高度重視,龐家鈺把妻子送出國後,最後又通過各種手段使事故處理不了了之。

零三年龐家鈺升任陝西省政協副主席時,他批准成立的那家金融投資公司因非法經營,導致九千萬元國債無法收回,大批市民到北京上訪。一周後,李思民被公安機關拘留,梁梅和鄭潔的丈夫也被司法機關控制。

曾倩趕到西安向龐家鈺討主意,龐臉色一沉說:「你傳話給李思民,讓他放聰明點,把所有的責任都攬過去,那樣我可以通融關係,至多判個三年緩期,而且還能保留公職;如果他管不住自己的嘴,把屎盆子往我頭上扣,我馬上就可以判他死刑!」

於是李思民在調查時承攬了全部罪責,讓他意想不到的是卻被法院判處了死刑。梁梅和鄭潔的丈夫也分別獲刑十六年和十年。事後曾倩質問龐:「我丈夫是替你死的,你不是人!」龐冷笑道:「李思民死不足惜, 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不會虧待你的。」

曾倩發誓要告龐家鈺,於是她聯合了龐家鈺的十一位情婦聯名上告,她們中有人提供了龐家鈺非法收取賄賂的票據;有人掌握了龐家鈺妻子公司的資金帳目,於是這十一位情婦告倒了省政協副主席。

情婦成「反貪功臣」

近年來情婦成「反貪功臣」的例子越來越多。比如原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中將的罪行,若沒有他的情人之一、南京軍區文工團演員蔣某串聯其他情婦,鍥而不捨寫舉報信,天天站在海軍司令部門口散發傳單,是不會敗露的。而最近剛剛從重慶調任國務院僑辦副主任馬儒沛,竟然是栽在別人的情婦手下:重慶某區一名副區長未能守諾與從事房地產的情婦結婚,這名情婦就告到中紀委,舉報他詐騙行賄數百萬元,受賄者就有時任市委組織部長的馬儒沛。

再比如,以「學者官員」自譽的安徽省宣城市原市委副書記楊楓,因有一大堆情婦,經常爭風吃醋,於是他運用其所學過MBA管理知識,將眾多情婦按特點分出類型:愛錢型、愛帥哥型、愛權力型、愛吃醋型,交由「首席情婦」鄒某統一管理。為此,楊楓和情婦們彼此滿意,相安無事。直到最後因「首席情婦」鄒某失寵,轉而告發,楊楓才在二零零五年幡然落馬。

再比如,為討回寫給情婦的所謂「愛情宣言」,原湖南省專用通信管理局局長曾國華竟僱用兇手捅傷情婦,結果被識破真相的情婦檢舉告發;江西省原副省長胡長清為幫情婦胡某辦理調動手續,在昆明開會期間神秘失蹤,引起中紀委高度關注,拔出蘿蔔帶出泥,結果查出一個巨貪高官。

最近大陸還流傳著「情婦求助網路舉報人,十九天告倒婚外情副市長」的事。 今年六月初,有「中國第一職業舉報人」之稱的瀋陽百姓姜煥文,收到了一個叫「杜醒悟」的商場女子的電子郵箱。杜稱自己是雲南省個舊市副市長童外元的情婦,為童做過多次人工流產,而如今童某另找新歡,還當眾毆打了她。舉報信還揭發了童市長的其他罪行。

姜煥文通過調查確認情況屬實後,把消息公佈到了網上。十九天後,就在許多人還為這封網路公開舉報信的真實性和可靠性四處求證時,雲南當地媒體率先披露說,個舊市人大常委會已依法罷免了童外元的副市長職務。

網友評論說,情婦成為貪官的剋星,正應了「紅顏禍水」的古訓。不過貪官與情婦,一個以權謀色,一個以色謀財,典型的權色買賣,本是一丘之貉,誰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若非貪官與情婦之間的利益共同體內部分贓不均出現內訌,這些貪官說不定還「官照升、舞照跳、錢照貪、情婦照找」呢!

據中央紀委介紹,在二零零六年查處的案件中,有百分之四十六來源於信訪舉報。比如福建省宣傳部長荊福生、江蘇省人大副主任王武龍、安徽省原副省長何閩旭的案件,就是根據信訪舉報查清的。據說現在貪官有五怕:一怕事故、二怕刁民、三怕小偷、四怕意外、五怕情人。

民眾評論說,民間力量反腐已越來越成為中國反腐史中的主導力量,悲耶?幸耶?既然「自古貪官多好色」,提拔幹部時不妨多考察其「生活圈」,清查貪官時不妨多留意其「夜生活」。畢竟把一個關涉國運興衰的反腐事業,寄託在幾個風塵女子身上,實在有些玄乎!

中外情婦的差異

在民主國家,政府官員的隱私生活所受到的法律保護往往低於普通公民的隱私生活。如果媒體報導一個普通公民的婚外性生活可能會吃官司,被訴侵犯隱私權,但官員的婚外情、性生活就會成為社會質疑的對象,一旦媒體報導,經常會成為醜聞。因為情婦使得一些很有前途的官員身敗名裂。

像中國貪官這樣公開包養情婦的事在西方很少發現。最典型的例外就是美國前總統克林頓與前白宮實習生萊溫斯基的婚外情。雖然獨立檢察官斯塔爾花了幾千萬美元調查,國會也啟動了彈劾程式,但克林頓安然過關,總統照當。為什麼他會如此幸運?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還在於他沒讓萊溫斯基弄權、沒有批工程、沒有放走私船、也沒有讓她以自己的名義受賄。

大陸網友評論說,「這並不是因為克林頓比陳良宇們『覺悟』更高,而是美國的體制在約束人。在美國,即使總統也只能在法律許可的範圍內行使自己的權力;國會裏虎視眈眈的反對黨議員不必說了,關鍵時刻本黨議員也不見得能靠得住;媒體記者沒事還要找事,有事就更得像蒼蠅嗅到血腥了;還有一個天不怕地不怕且誰也奈何不得、專找總統碴兒的獨立檢察官;至於美國民眾的脾氣更是了得,據說當年尼克森的『水門事件』被揭露後,一天打往白宮的抗議電話就達三十多萬個。

但誰來監督成克傑、陳良宇、段義和們呢?民眾嗎?民眾根本就不知道書記、市長們在幹什麼;媒體嗎?媒體動不動就會被指侵犯了名譽權,沒有哪個編輯、記者願拿自己的飯碗開玩笑;紀委嗎?陳良宇是市委書記,紀委還要向他匯報工作。可以說,這些高官基本上處於不受監督的狀態。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一個電話就可以成千上萬地賺錢,誰能經得住這樣的誘惑?所以問題的關鍵不在情婦身上,而在監督制約的制度上。」


二零零七年八月七日北京街頭的電影海報。針對高官段義和用汽車炸彈炸死年輕情婦的案件,北京當局再次承認腐敗在黨內的蔓延,貪色在幹部墮落方面的惡劣現狀。 (Getty Images)

面對如洪水猛獸席捲而來的貪汙腐敗,中共高層總是強調道德問題,胡錦濤提出從思想道德教育入手,提倡八榮八恥來解決貪汙腐敗問題。許多人稱中共此舉是迴避實質問題,轉移公眾視線。因為中共的下級服從上級、禁止公眾制約監督的專制體制,從理論上就不能解決如何杜絕腐敗的問題,在實踐上更是根本就行不通的。

要消除貪官的情婦門,不但要從道德入手,更要從制度變革開始。當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包養歌星的緋聞不斷時,人們還能希望下樑有多正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