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乞丐經濟學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六日,台北縣中和警分局警察逮到兩名由中國來台行乞者。這兩名殘疾男子係以商務考察之名來的,才四天就各乞討一萬多元新台幣。他倆並坦承,曾多次到馬來西亞及新加坡行乞,都沒被識破,沒想到第一次到台灣就被抓。

這起事件透露出「行乞已跨國化」,或許也已全球化了呢!該事件在台灣被關切的焦點在政府對中國人士來台審核出現大漏洞。這當然是必須檢討的問題,但更根本和有趣的問題是:行乞事件為何出現?它會消失還是會擴張?答案端視世人是否能抓到根源並根除之。由簡單的經濟學供需原理解析或許就可尋到根、探到源。

就我來說,看到這則新聞報導,腦中立即浮現出一八八五年紐康(Simon Newcomb)這位由天文學家改行為經濟學家的先生,在那麼久遠之前就以經濟學的供需原理分析「乞食行為」之所以存在的情景。總括一句話:有需求。對乞丐有需求的情景是:看到路旁有人行乞,路過者就掏錢給。我們都知道,乞丐選擇的地點是熙來攘往、人群眾多之處,其收入當然可觀,而行乞者的「機會成本」又幾近於零,「無本生意」即便是有殺頭的風險都有人幹了,何況這種幾乎毫無風險的行乞行為!

為何人們對乞丐有需求?按人們對一般物品產生需求的兩個要件,亦即「意願或偏好」和「能力」就可清楚了解。對乞丐有需求的第一個要件顯現在「人具有同情、憐憫心」上,而亞聖孟子在那麼久遠之前不是就明白告訴我們「世人皆有惻隱之心」了嗎?我想人們應不至於會像喜歡一般物品一樣的對待乞丐吧?也就是應該不會看到乞丐就高興而獲得滿足或效用。至於另一個要件「能力」,就更明顯了,那就是「有錢」,亦即有多餘的所得來滿足「憐憫或惻隱之心」。

那麼,進而要問的是:台灣人民對這兩個中國乞丐是否另眼相待?也就是說,是不是因為他倆是「中國乞丐」才給錢?答案應該是否定的,因為這兩人如果沒被警察逮到,根本不知他們是中國乞丐。所以,台灣人民對於乞丐是有需求的。由這兩位跨國乞丐第四次到馬來西亞和一次到新加坡行乞,以及本次到台灣來,可知在中國行乞最不易,沒啥賺頭。而在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都沒被識破,但不繼續在這兩地行乞卻到台灣來,也似乎可推知在台行乞被認為較有賺頭,才四天就有一萬多元收入或可證明。有趣的問題是:台灣人民較有惻隱之心,或者較有餘錢?

雖說世風日下,人心已不古,但台灣民間依然瀰漫著「做善事」的風氣,或者也正是台灣人敬天敬神,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積德行善會有福報」的具體反應吧!由林立廟宇且香火鼎盛也可見端倪,而民間慈善機構的普遍和地震、風災,甚至個別家庭或個人遭遇不幸,也都紛紛有援手伸出,都是台灣人民有著惻隱之心的明證。如此,對於狀似可憐的乞丐生出同情心,應是很自然的,而「有餘錢」也當然是行善事的必要條件了。此外,台灣人掏錢給乞丐者不少,間接說明台灣經濟並不差,至少沒有一些媒體所形容的那般不堪情境。

值得嚴肅思索的問題是:乞丐應不應存在?如果乞丐真是無法且無力謀生者,是政府應成立收容所或任由他們行乞?或民間善心之士設立收容所來解決?大家應比較贊同不論是政府或民間以收容所這種方式吧?由種種事實可知,當今的乞丐們有些是冒牌貨,甚至由於行乞好賺,竟然形成幫派、行業了呢!而竟然將小孩打殘逼迫行乞的案例也所在多有,於是對乞丐有需求乃產生「愛之適足以害之」的不堪後果。

那麼,善心的人們,除了有「溫暖的心」之外,是否更應該要有「冷靜的腦」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