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陳破空:簽署公約 北京的緩兵之計

?"
中共向蘇丹軍政府提供軍火,慫恿蘇丹軍政府在實施種族大屠殺,受到國際譴責。圖為二零零七年二月,一名流离失所的苏丹婦女坐在蘇丹達爾富爾地區薩卡利軍營的前面。

八月底,北京宣布,從今年起,中國將參加聯合國軍費透明制度。依照這一制度,中共當局將負責每年向聯合國提交上年度的軍費開支基本數據。北京同時宣布,恢復向聯合國提供常規武器登記。之前,中共以「有國家向台灣提供武器」為由,從一九九六年起,就中斷了這項登記。

中共的上述兩項決定,顯然是國際社會的長期壓力促成。尤其是,明年將在北京舉辦奧運會,國際社會的目光一致投向中國。距離國際社會的文明準則,中國尚需大量改造,包括人權保障、新聞自由、軍事透明,等等領域。

其中,中共向蘇丹軍政府源源不斷地提供軍火,慫恿蘇丹軍政府在達爾富爾地區實施種族大屠殺,尤其受到國際譴責。中共長期阻撓聯合國解決蘇丹問題的決議,更令國際社會難以容忍。中共的蘇丹政策,成為各國抵制北京奧運會的最大口實。

在國際輿論的同聲撻伐之下,中共最後不得不做出讓步:同意聯合國向蘇丹派遣規模巨大的維和部隊。隨後,中共又同意參加聯合國軍費透明制度,並恢復向國際社會提供常規武器登記。這一切,都可解讀為:為了北京奧運會的順利舉行,中共不得已而作出的妥協。這在一定程度上,似乎可以證明,國際壓力奏效。

但中共的妥協,從來都是表面的、暫時的,因而也是靠不住的,鑒於其本性未改,隨時都可能故態復萌、故技重施。是權宜之計,也是緩兵之計。

比如,中共先後簽署加入的國際人權公約,就多達二十一項。但這些人權公約,放諸中國國內,中共當局或者宣稱「保留」,拒絕國際監督和審查;或者偷換概念,自行其是;或者陽奉陰違,拒不執行;或者,乾脆擱置,束之高閣,不讓公約生效。

其中,至關重要的《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中共當局於一九九七年簽署,簽署時,宣稱對其中的「工人有權組織、選擇工會,並有權罷工」等條款持「保留」。簽署後,又拖了四年,至二零零一年,才由「人大」「批准生效」。但實際上,在中國,這一國際公約,從未被執行。

一九九八年,中共當局還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但卻故意不讓「人大」批准,以至於,九年過去了,這一公約,至今仍未能在中國境內「生效」,更遠遠談不上實行。

至於《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中共當局於一九八六年就簽署,一九八八年就由「人大」「批准生效」,但不僅從不執行,還故意違反,大量製造酷刑。就在《國際公約》的高懸之下,為數眾多的中國公民,慘死於中共的血腥酷刑。

為了應付奧運會,中共還曾許諾,從二零零七年一月起,外國記者和媒體可在中國境內自由採訪,然而,大半年下來,多數外國記者表示,中國政府並未兌現承諾,他們的採訪,常常受到中共各級政府的限制和干預。

鑒於中共一貫地口是心非、不守信用、自毀信譽,玩弄國際社會,人們有理由懷疑,中共參加聯合國軍費透明制度的誠意和用心。就在宣布參加聯合國軍費透明制度幾天後,中共又語帶保留地說:「軍事透明,不可能有統一的標準。」為耍花招和隨時變卦埋下伏筆。

與此同時,中共軍方駭客對文明國家的攻擊,一刻也未停止,更達到甚囂塵上、肆無忌憚的地步。英國、德國、和美國方面,近期先後披露相關情形。在阿富汗,頻頻襲擊國際維和部隊的恐怖組織塔利班,手持的,大多是中國武器,其中有些還是近期才從中國出產的。

中共居心叵測的所作所為,處處加深著國際社會的憂慮,為「中國威脅」論背書。中共雖然勉強加入國際軍費透明制度,但國際社會對中共的動止,仍需睜大眼睛,保持警覺,「察其言,觀其行」。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