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皮埃爾的槍聲和機靈的掌聲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佛吉尼亞大學唐納德.布萊克(Donald Black)教授是研究衝突管理的鼻祖,他把衝突作了基本的分類、並給出了社會學的解釋。另一位貢獻突出的是諾貝爾獎得主、經濟學家托馬斯.謝靈(Thomas C. Schelling),他認為討價還價和談判的理論是必須的,因為衝突無處不在,沒有兩個團體的利益是完全重合的。

所謂衝突,是指人們之間因為態度、信仰、價值觀、或需求不同所產生的自然分歧。需求不同時,比方說在忽略了他人的需求時,可能會產生衝突;人們對同一事情的認知不同、對其嚴重性、因果認識不同,可能產生衝突;權力的界定和使用無疑會成為衝突的來源,也影響到衝突的管理;價值觀是我們各自認為最重要的信念和原則,價值觀不同、不匹配、或不認可別人的價值觀時,就會產生衝突;情感導致衝突,那更是每一個曾經陷入「情」中的人、以及仍然在其中掙扎的人,都可以輕易理解的。

冷眼看世間,從兄弟鬩牆、夫妻反目、鄰里械鬥、種族糾紛、到國際爭端、世界大戰,衝突確實是無時不有、無所不在。因此,保持社會和諧,或想建立和諧社會,解決人際衝突是一個關鍵的問題。

《南方都市報》報導說,廣東東莞有一法資企業,經理是個叫皮埃爾(Pierre)的法國人。一次開會時,因對一中國女工的回答不滿,皮埃爾突然掏出手槍朝天花板開了一槍,這位陳姓的女士被嚇呆了,在場的其他中國員工也嚇呆了。企業競爭的壓力之下,勞資關係緊張,導致有人動怒發飆,有人害怕,都可以理解,世界各地也都時有發生。但東莞衝突不可思議的,還在後面。

槍聲過後,一位「機靈」的中國男員工居然領頭鼓掌,其他人也跟著鼓掌,這時,皮埃爾「才心滿意足地揚長而去」。這已經不是皮第一次開槍了,「去年在總廠的五金部兩幫工人打群架,沒法勸開,後來皮埃爾朝天開了兩槍,才把打架的人給鎮住。」

皮埃爾的名字相當於英語的彼得(Peter),法語中是石頭的意思。東莞這塊脾氣暴躁的法國石頭看來又臭又硬,不是一個合格的經理人選。皮埃爾在法國做經理時,應該是不敢這樣做的,因為法國法律要求槍支申請人遞交醫療和犯罪紀錄,精神有病的人是不許擁槍的。

中國媒體在報導這件事的時候,一面倒的譴責皮埃爾,感嘆「大國如何才能崛起」、「外國人何以在中國如此肆虐」,甚至「法租界」、「洋大人」都用上了。但是,這些報導都忽略了我們自己的問題,沒在中國人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在中國,民眾沒有持槍的自由,皮的手槍是哪來的呢?從法國去中國,不太可能坐船,多半是坐飛機去的,坐飛機這年頭帶槍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他的槍應該是在中國得到的。是誰給了他這個特權呢?皮埃爾上次開槍後,持槍公開了,警方又哪裏去了呢?

更荒唐的是,面對公然的暴力,「機靈」的中國員工居然鼓掌,其他人也立即附和。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心理呢?難得不是這些對施暴者的獻媚、對暴力行為的屈服、甚至捧場、支持、阿諛奉承,才助長了暴力的氾濫,使皮埃爾又一次拔出槍來了嗎?我們自己的奴性展現無遺,自己屈辱了自己的人格、把別人抬到了「大人」的位置上,還有什麼資格談「租界」是否回來了呢?

衝突也不總是不好的,如果解決得好,衝突可能是健康的。健康的衝突可以導致創新和成長、新的思路、和更好的管理。國際衝突管理學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nflict Management)就是為理解、解決家庭、社會、和國際間的衝突而設立的機構。

解決衝突的辦法包括分析衝突、制訂戰略、和談判;解決衝突的戰略,則有合作(Collaboration)、妥協(Compromise)、競爭(Competition)、通融(Accommodation)、和迴避(Avoidance)幾種。合作是雙贏的局面,妥協是有輸有贏,競爭是你輸我贏或我輸你贏,通融也是一輸一贏,而迴避則是雙輸。

分析東莞的衝突前後,會發現其根源除了法國經理人的低劣,還有國人心理的變態,及對暴力的屈服和縱容。再深入下去,會發現這已是社會的通病,並且病入膏肓。對施暴者的獻媚、對暴力行為的支持、和對暴力的屈服,其現代中國的肇端,其實是六四的槍聲。皮埃爾的子彈,只不過是長安街、五棵松槍聲的繼續而已。

不是人人都會相信,但始作俑者,其無後乎?暴力氾濫若此,今天受害的,是東莞的百姓,最後吞食苦果的,則一定是施暴者自己。◇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