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竹幕鑲金盾死保十七大?

?"
十七大前中共突加強網絡封鎖,各IDC服務商必須強制關閉所有論壇、博客、留言板等交互性網站。圖為北京一網站遭到封鎖 。(法新社)

十七大前,中國照例網事繁忙。對內,從今年四月以來中共對互聯網的監管力度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由資訊產業部統一部署,全國封網。對外,中共軍方黑客頻頻攻擊英、德、法、美等國家政府部門的電腦系統,再度令外界懷疑、猜測中國文職領袖是否還能指揮得動權勢日益坐大的武裝部隊、以及十七大前後中國社會的變遷。

七天零六小時的斷網

「八月二十八日十七點二十五分被關,當時沒有任何徵兆,」藍芒網市場部負責人詹小姐在上海的辦公室接受新紀元的越洋電話採訪。她坦言,雖然事前得到一些當局要專項整治的通知,但完全沒有想到會被封網。汕頭是他們公司最大的機房,可以說損失慘重。當中被關的不少是受歡迎的討論區,就連大陸最多人使用的網上討論區軟件英文叫Discuz的官方網站也被關閉。

「主要原因是國家對這些違規訊息、虛假訊息的嚴打,現在不只是針對汕頭或者河南紫田,很多地方也是有相應的措施。這個整頓力度比較大。」藍芒在封網後才得到當局的一些解釋。

什麼是不良訊息呢?「國家信息產業部有定義,包括政治或色情類,以及法輪功等。」因為汕頭當局始終沒有公布解封的時間,藍芒能做的只有將機器從汕頭搬遷到廈門等地。詹小姐表示,相對後來被封的上海外高橋機房來說,藍芒還算幸運,因為上海規定所有所謂違規的機器一律不准搬走。在這場不可預測的斷網風波中,『我們一共花了七天零六小時才恢復了運作。』

對提供網絡服務的服務商來說,時間就是金錢。詹小姐坦言在這次封網中損失不小,尤其他們的一些商業客戶,包括一些做證券交易的客戶,還有辦教育的網站招生考試等都受到影響。但所幸大的客戶都保留下來了,有三個小的用戶流失掉。

經歷這一波的斷網風波,除了向客戶提供多一個月的延長使用期限外,藍芒的生存之道,就是學會配合當局這一波整治潮,在網頁上加上更多的過濾條目,包括每周主動和當地公安局溝通等。

博客、論壇下一波被封

繼網絡服務商外,博客、論壇等是下一波被封的對象。博客,又稱為網絡日誌,在大陸近年來非常盛行。很多人通過博客傳遞官方媒體不報導的訊息,抒發對當局的不滿。但當局逐漸加強了對博客的管理,包括實施實名制博客外,原本辦論壇只需要去信息產業部的備案網站登記一下就行了,按照最新的《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現在想要辦論壇,還需要去當地通信管理局登記備案。

年僅二十五歲的湖南青年周曙光(Zola)的個人新聞台登載著很多民間維權的故事,但和其他想在大陸生存的博客主一樣,網頁的語言卻非常含蓄。他是中國大陸近年興起的「公民記者」,今年三月單槍匹馬報導重慶釘子戶事件令他聲名鵲起。

周曙光被封的第一次經驗是在今年四月二日,當時是釘子戶最火紅的時候,點擊率不斷上升。周曙光在從南昌到長沙的火車上通過手機接受越洋採訪時說,「我的個人報導從三月二十八日持續到四月二日,國內國外都關注,GFW(註:Great Fire Wall,防火長城,即中共在其管轄互聯網內部建立的多套網絡審查系統的總稱)後來封掉了我的目錄,但網頁還在。」當天「我全力檢查,發現就是zuola.com/weblog/這個路徑被政府的防火牆屏蔽。」「六月十一日,我的網頁的IP整個被封。」 「之後六月到八月,我換了五次IP,每次不到十二小時就被關了。」

疑胡溫主導此輪國內封網

中共《求是》雜誌有言:在互聯網等資訊網路上,思想理論領域雜音、噪音的傳播、虛假資訊和不良情緒的擴散、腐朽文化和落後文化的蔓延等,使我國意識形態領域多元、多樣、多變的特點突顯,抵禦境內外敵對勢力西化、分化戰略圖謀的任務進一步加重。目前,「形勢極其嚴峻」。

中國電信集團則披露,配合資訊產業部「淨化優化網路環境,打擊網路淫穢色情」專項行動,中國電信已經切斷經公安部門確定的非法網站網址共八千八百零八個,切斷無許可證IDC和虛擬主機二百六十五個、切斷未經備案、許可網站九千五百九十三個,代為備案四萬八千多個。中國網通則稱,目前已切斷沒有取得IDC、ISP的接入服務未經備案、未取得許可的網站五百八十七個,代為備案一萬六千七百一十九個,切斷無IDC/ISP證的網站一百一十二個。


自九月一日起,大陸幾大門戶網站,每半小時就會有男警、女警兩種卡通人物的網絡員警穿行於頁面。(法新社)

從九月一日開始,北京的互聯網站有兩名虛擬警察值勤,分別以「汽車、摩托車和徒步」三種方式巡邏,每半小時從網頁底部的一邊出現,點擊該動畫,就會自動鏈接到北京市公安局資訊網絡安全報警服務網站。在此之前,深圳、重慶、杭州、寧波、青島、廈門、廣州、武漢等八個互聯網發達城市已先後設立了虛擬警察。

網絡封鎖突破專家、海外動態網總裁夏比爾表示,中共警方此舉是希望藉由網路監控的心理效應,達到網民不看中共不喜歡的網站的目的。

分析指出,十七大之前的這輪淨網行動,可能是由胡溫主導,意在給十七大營造白開水般的純淨氣氛。就像稿子一旦寫定,就需要刪除清理參考文件。胡溫似乎已基本確定十七大及以後的中共政治走向,為了能夠專心在十七大上把此壺白水燒開,需要儘可能的減少外界環境的噪聲及額外的思想負荷。內鬥中消耗太大的胡溫,也力圖把十七大前的社會背景搞得簡單而可控。

維權訴訟抗議封網

在上海和北京,幾乎同步開始了兩宗關於封網的起訴官司。

杜冬勁是上海一名財務軟體工程師,他做了一個財務軟體類網站放在國外服務器上。年初某一天,他突然發現自己的網站無法登錄,後來在一系列技術手段測試下,他明白自己的網站被自己的互聯網接入商中國電信封鎖了。

實在搞不懂自己網頁為何被封的杜冬勁決定起訴中國電信。起訴前,他到公證處對自己所獲中國電信封鎖他網站的技術證據進行了公證,三月九日他正式提出訴訟,法院對此案竟然受理了。這是中國第一個被受理的與互聯網管制相關的案件,第一次將中共當局的網絡封堵置於法律體系中考量。

劉曉原是一位提出訴訟的北京律師,他的博客被搜狐網隱性屏蔽掉,他在八月中向北京海淀法院提請了訴訟。顯然,剛開始他對訴訟受理不報希望,因為之前無論是公民維權網的李健還是北大法學教授賀衛方的訴訟案,都未被受理。

「八月十六日,我派了我的一位助手去法院,提出訴訟,沒想到他們進去研究了一個小時後,居然同意接案,」劉曉原在九月十一日接受新紀元採訪時說到。律師身分使他提出訴訟變得容易,因為起碼不用付律師費,而且他會取證,這一點對其他網民來說是一個頗為撓頭的事情。

然而僅僅在訪問次日,劉曉原就接到了北京海淀法院裁定駁回的通知。他對於法院最終不受理感到不滿,決定十天內提出上訴。他對記者說,「他們駁回的法律程序不對。我的案件現在已經轉到民事庭,但今天卻是立案庭來通知說不接案,第二,他沒有理由不接案。」他估計案件不獲受理的原因是因為這種訴訟太敏感,如果訴訟繼續打下去,擔心會引起連串訴訟。


網絡言論已成為中共統治下最大的反對力量,無數的博客言論與手機短信的傳播,遠非中共幾十萬網警所能監管。(Getty Images)

網路文化大軍或加速中共危機

但是,中國的互連網軍團已經今非昔比。《求是》雜誌說,中國有一支令世界吃驚的網路文化參與大軍。到去年年底,在十三億的中國人口中,有一點三七億網民,其中80%的網民為三十五歲以下的青少年。另有四點六億手機用戶,二者相加近六億人口。也就是說,中國有46%的人口是網路文化的參與者。難怪這一事實聚集了《求是》的注意力,無聲無息之中,它加劇了中共意識形態的危機。

在今年中國新年的七天長假中,全國手機短信發送量達到152億條,平均每個手機用戶的短信發送量超過33條。中國網路文化的參與者以每年20%以上的速度增長,網絡言論已成為中共統治下最大的反對力量,無數的博客言論與手機短信的傳播,遠非中共幾十萬網警所能監管。近來,接受中宣部指令審查網絡的國安部又招募了大約三萬名網絡警察,專門窺探電子通訊。目前,中共審查的主要考量是政治性的言論,以應在十月召開的十七大的急需。


在十三億的中國人口中,有一點三七億網民,其中百分之八十的網民為三十五歲以下的青少年。圖為北京一家網吧。( 法新社)
 

賠本的網吧吧主

阿勝在中國南方一個城市經營了四家網吧,在當地小有規模。他接受新紀元採訪時,對十七大前的封網似乎沒有特別的感覺,可能因為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這波浪潮還沒有特別波及到他的網吧。

但對於無所不在的網絡警察,和公安局很熟的他卻有些不屑一故的神情。「這些警察學校畢業的公安根本不行。他們和我都很熟,我知道他們的做法,他們就一般盯大的BBS,有人發反共訊息、法輪功訊息、黃色訊息等,就封IP地址。他們根本管不過來。」他坦言自己的網吧論壇對方就沒有過問,而他見到用戶要登錄一些禁止的網站,包括使用代理服務器上網等,他也睜隻眼閉隻眼。

網民潘成是位於中國西南部一個省城的女老闆。她經營了一家琴行,並設立了一個網站為自已的業務推銷。「今年中,有人在我的網站上發了法輪功的帖子,過了兩天,我的網站就被封了,」她告訴新紀元記者,這樣的情況在身邊比比皆是。「我只是個不起眼的網站,也成為被封的對象,他們的網舖得很開。」

軍方黑客對外攻擊 胡溫成活靶

網事的另一景觀,則是具有攻擊性的中共軍方黑客的連續對外攻擊。從各種跡象看來,在這輪對外的行動中,胡溫非但不是主導,還幾乎成為間接的活靶。

繼外媒連續披露中共軍方黑客攻擊德國、英國、美國、法國等西方政府部門,美國國防部的報告說,中國軍隊的電腦黑客正在擬制一份以毀滅性網絡攻擊致使美國航空母艦特混艦隊癱瘓的詳盡計畫。中國試圖在與敵國爆發衝突的初期發動電腦黑客攻擊,使敵方在軍事、金融、交通等各領域陷於癱瘓狀態。

美國情報部門也認為,中共正擬訂對美網路的攻擊計畫。美國國防部的報告更具體的指出,北京計畫在二零五零年之前取得對美國、英國、俄羅斯以及韓國的「電子優勢」,而針對美國航母艦隊的網絡黑客攻擊計畫是這一戰略構想的組成部分。在這種新形式的軍備競賽中,中國軍方把電腦黑客攻擊視為在戰爭第一階段掌握主動權的關鍵。

西方評論指出,中國軍方黑客頻頻攻擊西方政府電腦系統,再度令外界懷疑中國文職領袖是否還能指揮得動權勢日益坐大的武裝部隊。這些指控讓包括國家主席胡錦濤與總理溫家寶在內的北京高官面臨外交上的困窘,而且可能讓北京向美國與其他亞洲大國再三保證不用擔心中國崛起的努力,毀於一旦。

顯然,胡溫一廂情願的企圖刷白的背景之牆,一夜之間就被政治對手塗鴉一片。分析認為,這是中共高層內鬥戰火的延伸。

西方不識捆綁 中共屢屢得逞

但是無論中共對內、對外或是互鬥,更深層次的驅動還是源於其危機生存的方式在外部的表現。中共的一套價值觀對人類社會來說是反人性的異類表達,它與生俱來的特徵就是與正常國際社會的敵對。

攻擊性的「鬥」 或是「威脅」,是中共一種在謀取恐怖心理平衡中提升地位的本能手法。而它與世界最終的穩定態則落在「改造全世界」的終極目標之中。如果世界不能被中共同化,作為先天缺失的中共就只有暗地裡長存恐懼和仇視。而當今社會中共欲實現意識形態的「改造全世界」已成為痴人說夢,但中共另一手騰轉的「捆綁」 術,確仍然不為西方所識,從而屢屢得逞。

就在西方世界還在精神層面與中共拉鋸網路道義之時,華爾街股票交易傳來一片騷動。中國數字監控技術領先供應商CSST(簡稱「China Security」)在華爾街正式掛牌上市。CSST是中國目前唯一一家在美國掛牌上市的安防企業,公安部科技委主任李潤森則是這家快速高成長公司的主管、董事會成員,而李潤森本人又是中共投入巨資以封鎖網路為實質內核的「金盾工程」領導小組的成員。

「金盾工程」名義上是公安自動化系統,實際是一個綜合、多層、包括網絡各個環節的網絡封鎖和監視系統。而且,這是個「槍口向內」的全國大系統。

CSST在中國的管理機構是深圳的安防科技(中國)有限公司,註冊資本六億人民幣,完全是公安部一手掌控的公司,從事政府安全工程、網吧、交通管理與從銀行到監獄的所有監控工程。也就是說,公安部把左手設計的金盾項目交給右手的安防公司完工,由此產生的高業績高增長,把美國人看傻了眼,投資商紛紛注資,趨之若狂。而一旦被中共以此金融模式捆綁成功,西方就很難脫身了。如此一來,備受美國譴責的中共金盾工程,就這樣歡歡喜喜的被美國人用自己的錢來精心打造。

在中共的遊戲裡,中共就這樣邪惡的扮演著「無辜者」的角色,它只不過幫著天真的美國人實現一個高難度的惡夢:用自己的錢,把自己擊垮。 想想看,難道不是如此?誰又能保證攻擊美國的中共軍方黑客不是在用美國人的投資在刻苦攻關呢?


近來,接受中宣部指令審查網絡的國安部又招募了大約三萬名網絡警察,專門窺探電子通訊。(Getty Images)

魔高一尺 道高一丈

如果說上述被封或被刪的博客僅僅因為點擊量和話題的敏感引起了官方的注意力,六四天網則是中共重點攻擊的對象,他們在網頁中毫不留情地批判中共政權,第一時間曝光中共違反人權的案件。天網網主黃琦是幾乎完全不懂電腦的四川小伙子,在過去八年間,他奇蹟般地和當局多次在網絡搏擊戰中交鋒。

「我的體會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黃琦對記者這麼說到。本來是尋人網的天網,因為民間冤情太多,後來自動成為民間新聞發布網,背後也有一大群義工,包括大學生支持他們,及進行網絡支持服務。

二零零零年六四前夕,黃琦被中共以「為六四鳴冤、為民運吶喊、為法輪功叫屈,擬把天網辦成中國第一個人權網站」的名義遭到逮捕,一年後被判刑五年,成為第一位因為網絡入獄的大陸民主人士。

二零零五年六月四日出獄後,黃琦很快東山再起,二零零六年正式宣布成立天網,在丹麥等地也設立了很多分部。在海外技術人員的支持下,網絡每天向外界發送大量的違反人權的案件。今年八月十八日凌晨一點三十分左右,天網突然無法瀏覽,十小時後接到通知「永久關閉服務器」。

「美國的朋友說,他們同時動用了五、六台服務器專門攻擊我們。但我們還有其他辦法傳送,包括建立天網電子報,以及建立天網備用網站。」黃琦這麼解釋到。對蹲過大牢的黃琦來說,網絡封鎖只是小菜一碟。他的上海朋友范子良談起黃琦的幽默,就笑不攏嘴。他對記者背誦了一段和黃琦的網絡對話。「我告訴他,十七大前關閉博客,他對我說,我們應該感到高興,因為他們封網,反而不會坐牢。這說明中共是越來越弱。」范子良和黃琦最愛說的一句話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總部設在美國的中文媒體博訊的總編韋石說,中共的本性,加上十七大前權力鬥爭的激烈,加上第五代人選未定,最近的確比以前厲害,也反映出中共的緊張和不踏實。 但韋石說,網絡的發展和其在社會中起到的作用史無前例,網絡的出現給很多人發表自己言論的機會,並且讓很多人都能嘗試一下自己的夢想。政府的管制越嚴,普通民眾要發言、要表達自己觀點的欲望就越強烈。

《動向》雜誌總編張偉國認為,也許封網還會持續一段時間。但是中共是不可能封鎖成功的,因為邪不勝正。互連網本來就是為正的因素而來的,有無限的空間,有充分的可能性。如果出現挫折,出現不如意的情況,都是暫時的,終究會煙消雲散的。 張說,網站就像人的血管,就像一個生命,只要人活著,哪怕主血管不通,毛細血管也會通,還要流,這是阻不斷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