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路遇小車要敬禮?

前年筆者指導創辦《文化人》雜誌試刊號,轉發過一篇稿子〈路遇小車要敬禮〉,我沒太注意具體細節。

在四川的邊遠州縣,如阿壩藏族自治州、川南宜賓南溪縣等,的確有縣委縣政府責成教育局發文要求,全縣中小學生路遇小車要敬禮,無須彎腰低頭鞠躬,而是停步於路邊,抬頭挺身立正,兩眼平視前方小車,揮舉右手略高於頭頂,手掌朝前,指尖向左上方,目送小車遠去,才啟步繼續行走。

聽來像個笑話,在淳樸的鄉村孩子心裡,卻是十分自然而莊重的事件。縣上之所以如此要求,首要理由是改善投資環境。因為邊遠山鄉,很少有小車來,坐上小車上的,要麼是幹部,要麼是老闆,要麼是專家,都是些「有身份」的人,「有能量」的人。這些人「來之不易」啊!

然而,等孩子們長大了才明白,可能他們敬禮的對象,也許是貪官,也許是奸商,也許是不學無術、四處拿紅包的偽專家。他們可能會感到淳樸的心態有曾被愚弄的感覺。

話說回來,路遇小車敬個禮有啥不可以呢?小車到邊遠山區,總是有一種臣服天下的感覺,狂奔而來,揚長而去。小學生站在路邊上停下來,揮舉一下手,至少可以減少交通安全事故。他們的老師這樣說。

假設,某個老闆覺著這個地方生態環境好,資源尚可開發,見自己原本混混變成紳士,在大中城市無人注意,在這裡受到如此禮遇,心一軟,良心發現,硬是投點資金搞個項目,讓山鄉百姓受點益處,又有啥不可以?

或則,某位官員下來檢查(視察)工作,受如此禮遇,一感動,大筆一揮,為山鄉批點專項資金來,修個希望小學甚麼的,或補貼給農民多種經營,雖然吃點回扣拿點土特產回去,也是合乎情理的。

我們何止幾代人,曾經向暴君出巡敬過真禮,為酷吏暴斃哭過假喪,對於未經有高薪養廉的官員或盡快投機而先富的商賈,小朋友們童心性善,揮揮手(敬個禮)又何妨?

即使是一些孩子少年早慧,似乎明白了一點甚麼,也不要緊,也可以承繼一下儒家傳統教育的溫良恭儉讓,還可以學習一回道家的超然物外,為了賴以生存的山鄉發展,甚至可以任怨負重,表達一下禮儀之邦的戲劇動作,想像著要恨不得搧那些不該對其敬禮的人一耳光,只不過手突然停在半空,警示一下而已。只是揮一揮手嘛,又沒有叩頭。況且,誰知道,也來不及分辨,對哪部小車不該敬禮,哪部小車確實該敬,好人畢竟還是有坐小車的嘛。索性就一視同仁,用同一種手勢表達不同的意思,表情莊嚴些就是了。

轉自「民主論壇」◇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