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吃壽司的自由和中美首腦的早課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研究中國的西方知識界有個人人喜歡、也津津樂道、經常引用的說法:去中國旅遊一天,你能寫本書;逛一個星期,你可以寫一章;逗留一個月,只敢寫一節;而待上一年,就只能寫一頁了。不知是因為浸淫其中久了變得麻木,還是研究愈深入發掘的未知愈多。不管怎麼說,在美國的人即使來自中國,也會關注「外國人」看中國的角度,常常覺得這些觀察是很有趣的。

《財富》(Fortune)雜誌編輯大衛‧科克派屈克(David Kirkpatrick)最近的中國之行,不知待了多久,但他寫了篇蠻有意思的文章。他每次去中國都能發現許多,科技水平對中國人的國際形象很重要,互聯網也很普及,但吃飯最好不要吃壽司。為甚麼一個美國佬對在中國能否吃到日本料理會感興趣呢?

大衛從北京去大連,參加世界經濟論壇的會議。那天晚上在旅館的日本餐廳裡,他點了一份壽司。女服務員用不太流利的英語問,「你是來參加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嗎?」他回答是的。按美國人的標準,這詢問略微有些過頭,但還不太過份,可算作健談的侍者套近乎、閒聊的開場。但後來的言語,就讓大衛大吃一驚了。

聽到他的回答,女侍者肯定但還蠻友好的命令說,「那就不能吃壽司了。」

原來,為減低論壇與會者鬧肚子的機會、進而給大會帶來「負面的」影響,當局下令餐廳不得讓論壇與會者吃生魚。其他顧客都沒有問題,可以放心的吃,就是參加會議的人不能吃,所以有了女侍者前面的一幕。

這種黑社會老大一類的政府干預、對自由的侵犯,許多國人已經意識不到了。加拿大溫哥華有位導遊,是個基督徒,他常開車把他的客人帶到中領館前並放慢車速,讓他們看法輪功的展板和請願靜坐。大陸遊客多是政府官員和企業老闆,他們感到非常的震驚,問中領館為甚麼能讓他們這樣做,以及加拿大警察為甚麼不來抓人。

另一個有趣的發現,是位駐華美國公司高管告訴大衛的,說中共最高領導人們每天早上第一件事,是瀏覽前一天閱讀最多的十個博客(或稱部落格、Blogg)的帖子。人們都知道美國總統每天早晨做的第一件事,是閱讀中央情報局的簡報,看看有沒有針對美國的外來威脅。或許,中共首腦們認為對政權的威脅不是來自外部,而是來自內部、來自百姓的自由言論?也未可知。

若果真如此,上層能夠讀博客來體察民情,倒也是件好事,這還能為上訪的冤民們開通新的渠道。目前中國每年信訪一千萬件、上訪五十萬人次,但只有0.2%的上訪者的問題能獲得解決。開一個博客,把冤情寫得精彩一些,讀的人多了,也許就可以上達天聽。

吃壽司的自由和中美首腦的早課,看起來不太相干,其實是緊密聯繫的。壽司給不給吃,表明社會控制和自由被限制的程度;早課的內容,則表明控制者雖然剝奪了別人的諸多自由,但還是戰戰兢兢,在認識到「水能覆舟」的危險之後,總想探測一下舟的下面,那滾滾的水流的深度和溫度。

也許,等中南海袞袞諸公多看一些自由的博客,社會控制放鬆一些,那舟內的人和載舟之人,就都可以放鬆一些,享受一些久違了的自由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