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鴨禽流感廣東大爆發

?"
最近廣東番禺傳出鴨隻染病,並確診為禽流感。外界擔憂禽流感病毒正在發生變異,傳染給人的機率有可能增大。

廣東番禺近萬只鴨離奇死亡﹐當局秘密斬殺三萬只鴨﹐在大陸敢言媒體揭露下﹐事件才得以曝光。當局一度指鴨瘟﹐後才向外公佈是禽流感。中共掩蓋疫情陰影再現﹐禽流感是否再次發生變異﹐威脅人類的安全﹐都是讓人擔懮的事情。

臨近中秋,中國家家戶戶都在為傳統的團圓節日準備豐盛的食品,但最近廣東番禺傳出鴨隻染病,並確診為禽流感之後,當局據稱已展開殺戮行動,令粵港兩地的活家禽輸出量大減。目前除了香港市面的活家禽價格突升外,九月不尋常的鴨禽流感,也提醒著人們,禽流感仍然是中國社會還未解決的公共健康危機。

經確診,此次番禺鴨隻感染的是H5N1亞型禽流感。大陸傳染病學專家透露,過去大多是雞隻感染禽流感病毒,鴨隻「帶毒不發病」,這次番禺近萬隻鴨感染禽流感比較罕見,顯示禽流感病毒正在發生變異,傳染給人的機率有可能增大。

近萬隻鴨突死
從本月六日開始,廣州番禺新造鎮思賢村養殖戶發現零星鴨子病死,至十日開始,死鴨數量大增,至十三日共有九千八百三十隻。番禺相關部門事後殺死及活埋逾三點二萬隻發病活鴨。番禺公安分局及新造鎮派出所,更派出數十名民警封鎖該村多個進村路口,嚴禁陌生人進入。

中共農業部隨後於十七日通報,指廣東省番禺區部分鴨場爆發的疫情已確診為感染高致命性的H5N1亞型禽流感。有關負責人表示,將對以禽流感疫點為圓心﹑半徑三公裡的疫區范圍內十萬只家禽全部扑殺,疫區邊緣向外延伸五公里內區域實行強制免疫、防疫消毒、加強監測等措施,並將關閉疫點十三公里範圍內活禽及禽類產品交易市場,禁止活禽類產品交易。據悉,思賢村現有二十多個養鴨戶,養鴨超過六萬隻。部分養鴨戶表示已交出活鴨銷毀,但政府部門迄今未為村民檢查身體。

事件引起香港各界及醫學專家高度關注,港府宣布即日起暫停疫區新造鎮二十四公里半徑範圍以內農場的活禽鳥、雞苗、禽蛋、冰鮮及冷藏禽肉,為期二十一天。

病毒發生變異
香港中文大學防治傳染病研究中心主管沈祖堯教授表示,過往流感病毒容易使雞隻死亡,但鴨的免疫系統天生比較特別,感染流感後未必會即時死亡,反而會帶有病毒。但這次番禺有大批鴨隻死亡,是較為罕見的情況。他不排除病毒已經出現變種。
大陸媒體報導,由於此次傳出疫情的病鴨全部都曾注射疫苗,部分還進行過二次防疫,更顯示病毒不但發生變異,甚至連現有疫苗都無法發揮預防作用,傳染給人類的機會有可能增加。

而台灣農委會防檢局副局長黃國青表示,關鍵在「用什麼疫苗」,只要施打過合格的禽流感疫苗,疫情容易控制下去,家禽就不會感染病毒發病,大陸一向是疫情不明的地區,到底養禽場給鴨群施打的疫苗是什麼疫苗,是大陸自製的禽流感疫苗,還是國際上廣泛被接受的合格疫苗,都會影響到鴨群的免疫力。

美國衛生研究總署的研究人員龐玉濱醫生接受新紀元採訪表示,專家結論,疫苗的生產根本趕不上變異的速度,從目前水禽發生感染的情況,包括這麼多鴨子死亡,這說明病毒毒性有變化,還在變異,一旦變異到可以傳人,就有可能發生大瘟疫了。

媒體首揭疫情
最早揭露這次大批鴨死亡的是廣東省媒體《南方都市報》。這家零三年兩次率先披露當局隱瞞沙斯(SARS)疫情而遭到當局報復,多位主編和負責人被冤判的大陸敢言媒體,沒有因為當局的打壓而沉默下去。

該報在九月十四日率先刊登一篇《番禺九千隻鴨子暴斃》,揭開了番禺區秘密銷毀活鴨的內幕。文中稱「番禺區相關部門以及養殖戶仍在對剩下的鴨子進行緊急毀滅,避免病情進一步擴散。據番禺區畜牧服務中心負責人稱,該村鴨子一共死了九千多隻,另有三萬隻鴨子被緊急活埋。,但當時這位畜牧服務中心楊姓負責人對外解釋的理由是「鴨瘟綜合症」 ,爆發原因是鴨場存在殘留病原體,導致鴨子染病。

其後香港《明報》也追訪,也同樣被番禺宣傳部告知非死於禽流感,疫情已受到控制。直到農業部於三日後向外公布爆發禽流感,事件才真正向外曝光。

香港傳染病學家勞永樂批評,大陸當局對疫情反應慢,「快速測試一日內有結果,當地最初還辯稱是鴨瘟綜合症,很明顯是反應不恰當!」

圖1:中共當局宣稱,在廣州禽流感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疫區三公里內的活家禽全數宰殺,但內地傳媒卻發現當地仍有活鴨出現。圖為今年一月重慶小販在售賣活鴨。 圖2:世界衛生組織警告,禽流感在全人類蔓延只是一個時間問題,香港醫學專家管軼則透露,禽流感病毒的來源就在南中國。 圖3:香港由十七日起,停止輸入番禺疫區二十四公里半徑範圍以內農場的活禽鳥、雞苗、禽蛋、冰鮮及冷藏禽肉,為期二十一天。這次鴨禽流是否因為中共當局延遲通報而擴散,令人擔憂。

疫區仍見活鴨
對於這次禽流感爆發,中共官方喉舌新華社九月十九日報導稱「廣州禽流感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文中稱﹕「為確保市民和市場安全,根據國家有關法律法規,廣州番禺區十七日已下達捕殺令,在以疫點為圓心、半徑三公里的疫區範圍內的十萬隻家禽全部進行捕殺,並對疫區進行消毒。截至九月十八日,疫區沒有發現人感染病例,禽流感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

但《南方都市報》的記者到現場採訪時,卻發現該村海運路旁邊的一家鴨場,池塘中仍然有幾百隻鴨子。隨後,在該村後面的一片菜地中間的一個鴨場裏,也發現了數百隻鴨子。兩個養鴨場沒有見到死鴨,在其中一個鴨場旁,一名村民說,村裏不是所有的養鴨場都出現了死鴨,所以這裡的鴨子暫時還沒有被處理。

「不就是鴨子死嗎,有什麼關係」,海運路旁的一個鴨場外,一名村民說,他不懂什麼叫做「疑似高致病性禽流感」。記者在村內現場採訪十多位村民,大部分都不知道人也有可能因動物而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

香港《太陽報》報導稱,疫情傳出後,思賢村內未有特別衛生隔離措施,出入口無封閉,外人仍可自由出入。

中共被批隱瞞疫情
外界質疑中共再次隱瞞疫情。《華盛頓郵報》說,儘管北京的農業部對外宣稱對疫情的每一個步驟都在監控之下,但是廣州番禺區的官員以及其他地方政府都拒絕回答具體問題。他們說,要等待一個統一的聲明,然後再對媒體交代。

報導說,廣州的媒體被要求不要自行報導疫情,要等待中國官方的新華社來統一口徑發布聲明。

香港《明報》評論稱﹕從鴨子開始大範圍死亡到上報該村獸醫站及番禺區政府,中間就經歷了整整八日,而番禺區政府也是在相隔了一整天後,才上報廣東省動物防疫監督總所(動防所)。

內地的禽流感疫情通報機制明顯存在嚴重漏洞,即使是在廣東這種對禽流感防治最有經驗的省份,家禽的大範圍死亡,亦不能做到在第一時間上報。內地的禽流感預警系統,可以說根本不存在,國務院的相關規定形同虛設。

龐玉濱醫生批評,如果沒有媒體的率先報導,番禺鴨禽流感可能和其他中共爆發的疫情一樣再次被隱瞞下去。「中共的本性就是靠謊言和暴力來維持自己的統治,所以隱瞞疫情是他們一貫的做法,在處理SARS時候,中共雖然撤換了衛生官員,但在疫情平緩時,這些衛生官員又重新獲得任命,這說明中共從來不把人命當回事情。」

他並擔憂番禺是否如中共宣稱沒有人感染的個案,「中共是否會隱瞞起來,這個我們都不知道。」

北京的公共衛生活躍人士胡佳則表示,中共當局對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的信息披露機制還不如二零零三年SARS時期那麼透明:「我們在做民間工作的時候發現想要獲知疫情的準確信息越來越困難了。公開政策的退化、乃至基本醫療資訊的缺乏,造成了各種各樣傳染病在中國大陸流行的時候,發現很慢,預警就更慢了,到真正治療的時候已經造成了很大的損失。」

胡佳說,中共官員把疫情的披露看做是對自己仕途和當地經濟的傷害。「各級領導把自己的面子、自己的政績看得比老百姓的生命還要重要得多。在這種觀念下他們就在公共衛生事件中有能掩蓋就掩蓋,能過去就過去的心態。很多地方都是這樣,而真正讓衛生部、農業部知道的時候已經是到了無法收拾的殘局了。」

香港成雞發現H9病毒 可傳染人
就在專家正質疑番禺區禽流感病毒是否變種之際,香港大學近日在菜市場雞檔抽取的六千多個環境樣本中,發現百分之五帶有可傳染人類的H9病毒。

港大抽查的六千零四十一個雞檔環境樣本中,有三百二十三個驗出H9病毒,幸好並無發現H5及H7病毒。

港大微生物學系系主任袁國勇向媒體指出,H9病毒的毒性雖不及H5,但H9病毒可傳染人,不排除H9病毒與其他禽流感病毒產生洗牌效應而出現更惡的病毒,假使人類感染,後果可以很嚴重。

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已經有大約兩百人死於H5N1禽流感病毒,超過一億五千萬隻家禽病死或者為防止疫情蔓延而被撲殺。而被美國《時代週刊》選為「禽流獵手」的香港醫學專家管軼早前接受《大紀元時報》專訪時說,「據我們現在所有的科學證據,這個病毒的起源就是在南中國,在那裏往外輸送。」

管軼評估認為,禽流感「爆發的可能性很大,不爆發的可能性很小」。他又引用世界衛生組織的原話說,現在已不用再問「禽流感會不會爆發,而是在何時爆發」。◇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