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禽流感、瘟疫和朝代變遷

?"
伴隨著對基督徒的迫害,古羅馬發生了多次瘟疫,如「黑死病」,其慘烈的情景令人刻骨銘心。

踏入中秋,廣東番禺鴨證實禽流感,再掀禽流感恐慌。世界衛生組織不斷發出警告,禽流感在全人類蔓延只是一個時間問題,致命的H5N1型病毒可能變異成人傳人的病毒,導致一場大瘟疫。世衛說,一九一八年造成四千萬人死亡的流感就是來源於禽類的病毒。
現在科學認為,疾病的流行是由細菌或病毒引起的,實證科學無法證明道德與疾病的關係。但是,從人類歷史來看,大面積的瘟疫和洪水、地震等其他天災一樣,在人類社會大變遷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如羅馬帝國的衰落和中國朝代的消長等。

顯赫一時的古羅馬帝國就是在一次次的天災和瘟疫的打擊下走向沒落。當瘟疫消退,城裡百分之四十的人死亡。像這種瘟疫改變一個帝國的命運在華夏幾千年文明歷史中也是比比皆是。

正見網「人與環境」欄目的編輯周同在接受新紀元採訪時說:「中國歷史上發生的很多瘟疫,大多與朝代變遷相關。在每個朝代末期,往往是統治者昏庸無道,天災人禍不斷,洪水氾濫、地震頻繁、饑不裹腹的民眾四處起義,整個社會十分動盪。最後,大批人在瘟疫、洪水、戰亂中死去,一個朝代就結束了。幾乎每個朝代的變遷都是這樣的。」

元明清末期瘟疫
正見網詳細列舉了中國歷朝歷代末期瘟疫流行的史料。下面僅簡單摘選元明清末期發生的瘟疫。

元朝最後一個皇帝是順帝,他在位三十五年(一三三三年至一三六八年)是元朝歷史上疫病流行最多的時期,史書載有十二次之多。平均每三年就有一次疫病發生,死人無數。到順帝後期,幾乎每年都有一場疫病。一三六八年朱元璋部將徐達兵逼大都,順帝北走,元亡。

到明朝末期崇禎年間,天災頻繁,農民起義不斷,社會秩序十分混亂。許多地方流行鼠疫,尤其是崇禎末年,各地瘟疫一場接一場。崇禎十年(一六三七年),山西瘟疫大流行,「瘟疫盛作,死者過半」。疫情也傳到河南地區,「瘟疫大作,死者十九,滅絕者無數」。

崇禎十四年(一六四一年)江蘇吳江爆發疫情。崇禎十六年(一六四三年),京師內外疫病流行進入高峰。崇禎十七年春,吳江再次瘟疫大流行,得病者主要症狀是口中不時噴血,不久便斃命不起。這場大疫持續了一個多月,死人無數。

同年,京師鼠疫大作,造成「十室九空,甚至戶丁盡絕,無人收斂者」的慘狀。感染疫病者時間長的,一兩天死亡;時間短的,早晨得病,晚上就死。崇禎十七年,明亡。
清朝末年也是這種厄運,疫病流行頻繁。光緒帝在位三十四年,其中十九年有疫病,宣統帝在位三年,其中兩年有疫病。當時主要疾病是霍亂、鼠疫和瘧疾。一九零二年,京津地區霍亂流行,死人無數,「有以頃刻死者,有半日死者」。這年黑龍江璦琿出現嚴重的霍亂轉筋,半個月後,「市斷人稀,街面幾無人跡」,每日死亡有七、八百人。一九一零年鼠疫在東北流行,並傳染到關內一些地區,死人無數。

天災由人禍而起
據史料記載,秦朝末年,出現了罕見的水災。當時山東、安徽等地方因久雨成災,成了水鄉澤國。西漢後期從元帝起,水災、旱災、蟲災等連年不斷,一直持續到西漢滅亡。而處於歷史變更的三國兩晉時期,共發生旱災六十次、水災五十六次、風災五十四次、地震五十三次、雨雹之災三十五次、疫災十七次、蝗災十四次、歉饑十三次、霜雪、「地沸」各兩次。

為什麼在王朝的後期和末年災禍如此頻繁和慘烈?
周同說:「中國古人早已有言:天災與人禍緊密相連。天災由人禍而起,而造成人禍的一個重要原因在於君王不修德政。歷代明君往往把天災視為上天的警示,並反省自己的修為,進而修正錯誤。而不行仁德之政的末世之王,或昏聵或殘暴,往往無視上天的警示,其滅亡的命運最終無可避免。」

古羅馬帝國的沒落
而西方歷史上,一個值得人類銘記的教訓就是古羅馬帝國的沒落。
西元六十四年尼祿火燒羅馬城,並嫁禍於基督徒,這是羅馬帝國歷史上對基督徒的第一次大迫害。尼祿之後又有多位羅馬帝王迫害基督教徒,從西元六十四年到西元四世紀初大迫害共進行了十次之多。西元三零三年二月二十三日,戴凱瑞先皇帝在羅馬帝國東部發動了最大的一次迫害:摧毀教會、收繳聖經,基督徒們要麼選擇悔過,要麼選擇死亡。伴隨著對基督徒的迫害,古羅馬發生了多次瘟疫如「黑死病」,其慘烈的情景令人類刻骨銘心。在不斷遭到天災和瘟疫的打擊下,古羅馬走向沒落。

周同指出:「歷史總是在重覆上演,只不過換了主角和場景。現在中共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迫害和歷史上尼祿對基督教的迫害何其相似。而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從資料和數據來看,中國大陸天災明顯增加,如罕見的沙塵暴、赤潮、颱風、水災、礦難、SARS、禽流感等接連不斷。」

他還說﹕「給全世界帶來災難的禽流感和SARS都是起源於中國大陸。禽流感最早出現是一九九七年,然後從中國傳到東南亞。新一波的禽流感也是二零零五年五月從青海大批候鳥死亡開始,現在已傳遍 了世界很多地區我認為,這些天災與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及中共的命運有關聯,也都是上天的警告。」

「神警示人並給了人時間」
正見網刊登了中外歷史上著名預言,如諸葛亮的預言《馬前課》、唐代預言《推背圖》、明代劉伯溫預言《燒餅歌》、北宋邵雍的預言《梅花詩》、西方的《聖經啟示錄》、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等等,以及這些預言對今天人類的警示。其中劉伯溫預言《金陵塔碑文》和另一則預言《百載基業血熔始洪水毒禍添瘟疫》,都很明確地描述了將要發生的大瘟疫的景象。

周同說:「神是慈悲於人的。為什麼禽流感遲遲未變異成大流感?在頻頻的天災人禍中神警示人並給了人時間。不論是禽流感,還是其他瘟疫或自然災害,終有一場災難將來臨,『這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格庵遺錄》對這場大瘟疫以「六角千山鳥飛絕,八人萬徑人跡滅」來形容,六角指天(天的字形有六個頂角),八人指火,天火在古字中有瘟疫之意,故這句話是說當大瘟疫來臨時,千山將看不見飛鳥、萬徑人跡滅絕,形容死亡人數慘烈之餘,似也透露出禽鳥與瘟疫有關的天機。

明朝《劉伯溫碑記》預言也預測了瘟疫的存在。預言中說﹕「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平地無有五穀種,謹防四野絕人煙,若問瘟疫何時現,但看九冬十月間,行善之人得一見,作惡之人不得觀,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人類只有行善才能避過災劫。◇
 

您也許會喜歡